苏寒等人太强悍了,连铁炮那些都不是好惹的,足以见得现在的洪‘门’,到底有多可怕,整个英雄岛的宗‘门’,没有一个能抵抗的么?



若苏寒真是来灭杀是英雄岛的,那今天算他们来了,也根本无济于事!



“洪‘门’归来,这是大事,必须立刻报!”



张天宝深吸一口气,咬着牙道,“我们立刻回去,把石破山带回去,好好调查!”



想到又要再坐轮渡,几个人的脸顿时绿了,要不是石破山这王八蛋,他们哪里要受这种折磨。品書網



苏寒等人离开。



既然洪‘门’要回归国‘门’,那自然要遵守国内的规矩,当初去京都请示老教官的时候,老教官是这么说的。



今时不同往日,算是不一样的圈子,也依旧要遵守规矩,在合理的规矩做事。



苏寒要做的,不仅仅是带着洪‘门’回来,更是要洗去百年前,洪‘门’留下的臭名声。



“苏先生,那裁决者机构,真的会去调查?若是让他石破山跑了,可麻烦了。”



铁炮忍不住道。



“铁炮,你太笨了,石破山跑不跑,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黑鬼翻了个白眼,“他若是跑,反而更能证明他心里有鬼,贺家灭‘门’惨案,是他做的,他根本不敢跑。”



铁炮楞了一下。



“更何况,算他跑了,贺家灭‘门’惨案,也不会再算到我们洪‘门’头。”黑鬼哼道,一巴掌拍在铁炮的脑袋,“苏先生考虑事情你周全得多,你瞎‘操’什么心。”



铁炮‘摸’了‘摸’自己的脑袋,才恍然过来。



“这件事我们暂时不用担心了,武道隐‘门’这个圈子,有这个圈子的规则,我们能做的,是尽力遵守这样的规则。”



苏寒认真道,“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,该遵守的规则我们遵守便是。”



“是!”



铁炮几个人喝道。



既然已经控制住了石破山,那要调查出来,根本不是什么难事,更何况贺名威兄弟那两个活死人被藏在英雄岛之,石破山还有话好说?



石破山被裁决者带走的消息,很快传了出去,让武道隐‘门’不少势力都有些吃惊。



谁都没想到,贺家灭‘门’惨案,竟然是石破山做的!



更没人想到,查到这一真相的,是刚刚回国的洪‘门’!



川都,蜀山。



自古以来,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,这里曾经无辉煌,可到了现在这种年代,也开始逐渐没落,能达到化神境界这种层次的高手,整个蜀山,也只有李正阳一人。



从天海市回来之后,李正阳的情绪一直都很低落。



在天海丢了那么大的人,可真是把蜀山这千百年的脸都给丢光了!



“你说,那石破山到底安的什么心?”李正阳怒气横生,“他竟然能掩饰得那么好!杀了贺家满‘门’,竟然还敢跟我们一起,去天海讨伐洪‘门’!你说他怎么如此大胆!”



李正阳恨不得一件杀死这王八蛋,害的他蜀山跟乾坤‘门’,都丢人丢大发了。



坐在一侧的陈啸天叹了一口气:“我也没想到,竟然会是他,这个王八蛋,贼喊捉贼,把我们害得好惨!”



他咬牙,怒拍桌子,“连我乾坤‘门’,也会被同道耻笑!”



李正阳跟陈啸天两个人唉声叹气,气恼不已,苏寒给他们机会,让他们把事情调查清楚,结果还是苏寒自己,把事情查了个水落石出。



可谁也想不到,不久之前还口口声声喊着要替天行道,要帮贺家讨回公道的石破山,是杀人凶手。



“师父,陈‘门’主,那石破山已经被裁决者结构带走,定会有一个公正的审判的,你们不用太生气了。”



李正阳的大弟子飞龙,忧郁了片刻,开口道,“这件事谁也没想到,那石破山太过狡猾了,只是……他为何要灭杀贺家,似乎英雄岛这么多年一直都很低调,跟贺家没有什么仇恨吧?”



“啪!”



李正阳怒拍桌子,更是愤怒起来:“无仇无怨,却灭杀贺家满‘门’,石破山丧心病狂,该杀啊!”



他叹了一口气:“我恨不得一剑诛杀这个十恶不赦的‘混’蛋!”



陈啸天看了他一眼:“我现在反倒更头疼,如何跟洪‘门’道歉。”



在天海市的时候,陈啸天说了,若是苏寒是被冤枉的,他定负荆请罪,没想到……



“该承认的错误,自当要承认,你要去的时候,我跟你一起。”李正阳看着陈啸天道,“这件事,说起来还是因我而起,没想到会发展到这一步,既然错怪了洪‘门’,更是给他们带来了不好的影响,的确应该道歉。”



陈啸天点了点头。



“师父,我们两个‘门’派去跟他道歉,这会不会……太丢人?”飞龙有些为难道。



“哼,还能更丢人么!”



李正阳怒吼,“我们还能更丢人么?贼喊捉贼啊!我们跟着石破山贼喊捉贼啊!还能这更丢人?”



被李正阳呵斥,飞龙一句话不敢再说,脸满是无奈。



陈啸天见李正阳发怒,忙伸手拉着他:“好了好了,别生气了,这事这么定吧,改日我便‘门’道歉,这是我应该做的,对了,我这次来,是想问你,你次说的那事,还没办法解决么?”



听到陈啸天提起这事,李正阳更是无奈,眼里满是疲倦:“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,蜀山的掌‘门’都换了两个,镇邪塔已经松动了,我技艺不‘精’,无法修复镇邪塔的问题,啸天,我请你来,是想看看你的‘门’之术,是否可以相助。”



陈啸天皱起眉头。



他很清楚蜀山镇邪塔出了问题,意味着什么,只是以他的能力,也未必可行啊。



“那我试试吧。”



陈啸天看着李正阳,‘欲’言又止,他很想说,论‘门’之术,恐怕苏寒他要厉害得多啊。



若是可以请到苏寒出手,那自己把握要大得多,只是,现在他们还欠苏寒一个道歉,哪里还好意思,去求别人帮忙。



可要是事情变得麻烦,他们也顾不得这些了,跟‘门’的未来相,自己的面子又算得了什么。



镇邪塔真要出了问题,那不是小事,‘门’之,能够安稳这么多年,镇邪塔可是至关重要,容不得有半点意外。



“真若到了那时候,那我亲自来求苏寒吧。”陈啸天心里暗想着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