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手指的铜钱戒指,轻轻一颤,黑‘色’的影子一闪而过,苏寒便立刻明白了。.。

他在石破山的身施展了地术,是为了窃取重要的信息,没想到果然跟他们猜的一样,背后的人,是那个已经消失很久的主!

神秘的主,强悍无的主!

“影子,做得不错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苏寒低头轻语,没想到主竟然如此厉害,让影子都受伤了。

看来自己的地术,未必能对付得了这主,真不知道这家伙,到底是什么境界。

虽然越发了解主的信息,但苏寒同样也了解到,主现在不敢杀自己,甚至不敢出手,所以才需要借别人的手来对付自己。

“他忌惮我的师父老道人么?”苏寒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“哼,你现在忌惮的是我师父,给我时间成长,未来忌惮的,是我!”

他的脸满是自信,知道了主在背后动手脚,那一切都清楚了。

这个家伙,总算是浮出水面。

而在另一端,石破山才恍然过来,看着主,声音轻颤:“发生了什么事?我被人盯了?”

他有些惶恐,若是自己灭杀贺家满‘门’的消息走漏了,那他可完了!

“哼,废物!”

主恼怒,没想到苏寒竟然还有这么一手,“九字真经,看来苏寒的手里,至少掌控了两页经书。”

他心暗暗道。

见石破山依旧惶恐不安,主更是有些恼火,虽然知道是自己,但这张面具下的脸,算苏寒的地术再厉害,也发现不了。

“你放心,只要按照我的计划去做,没人会知道,这武道隐‘门’,风平‘浪’静这么多年,也该有些乐趣了……”

那张面具之下的眸子,散发着一种狠光。

……

将捕捉到的消息高手了黑鹰等人,让他们做好万全准备,既然背后是那主在搞鬼,那他肯定不会此罢休!

苏寒也能够确定,这主的目的,是自己身的经书。

“果然是那王八蛋,他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?”连黑鹰也‘弄’不明白了。

苏寒摇头:“说不准,虎使者临死之前说了,当年主受过重伤之后,好像换了一个人,恐怕现在的主,早已经换了人。”

透过影子的视线,苏寒也只能看到一张面具,哪怕对那双眼睛印象深刻,但苏寒依旧没有任何有关于这双眼睛的记忆。

“大家做好准备,现在内忧外患,压力不小,你们都要打起十二分的‘精’神来,切不可大意。”

苏寒认真道。

现在国内武道隐‘门’风雨‘欲’来,有主在背后掀起风雨,很难预测到底会发生什么。

而海外,他算了算时间,忍者联盟恐怕也已经查到,庆贺一族死之前,是跟自己接触过,肯定会来找麻烦,该死的杀手组织,可真会给自己惹麻烦。

“‘门’主放心,天海这边,我们会盯着!”黑鹰顿了顿,继续道,“要不要把老‘门’主请过来,有他在的话,更稳妥了。”

有洪一刀在这坐镇,那天海市绝对会成为铁壁一块!

苏寒想了想:“你联系一刀前辈看看,他若是有空,请他来一趟。”

他本想请江龙或者海龙帮忙,但想到他们的身份,还是有些不太合适。

“忍者联盟的人或许会来报复,有一刀前辈在,我会放心一点,”苏寒想了想,转头看着铁炮等人,“那石破山既然是灭杀贺家满‘门’的凶手,那不能放过他!”

贼喊捉贼,身为凶手的石破山,竟然还敢来天海找洪‘门’的麻烦,怪不得这家伙一心想挑起双方厮杀,只要有死人,这事情闹大了。

到时候算洪‘门’不是真凶,都会因此而被整个武道隐‘门’针对!

太‘阴’险了!

“那石破山‘阴’险狡诈,分明是故意想让洪‘门’当替死鬼,要不是苏先生明察秋毫,我们麻烦了。”

杨子成惊诧不已,连他都没看出来,那石破山有问题,但苏寒却注意到了。

也因此,苏寒在石破山身施展地术,便发现了这个真相。

“现在大家分头行动,”苏寒看着众人道,“黑鹰前辈,你联系一刀前辈,然后坐镇天海,保护这里人的安全,老杨,这些你协助黑鹰前辈,无确保雨珊她们的安全,铁炮,你们几个,跟我去英雄岛,石破山这个王八蛋,不能放过!”

这泼到洪‘门’身的脏水,要让那石破山,全部吞进去!

“是!”

几个人立刻应道。

他们分头行动,按照计划来,天海市的安全,苏寒并不是太担心,经过这么一次,整个城市的团结,让他对天海市的安全,很有信心。

更好可,把洪一刀请来,乔雨珊等人的安全,绝对不会有问题。

层层防御之下,算主有三头六臂,来了也休想再离开!

而苏寒,带着铁炮跟黑鬼几个人,直接朝着东川英雄岛而去。

东川,靠近东海附近,这种沿海城市,跟天海市有些不同,这里的经济发展落后,能说得出口的,也只有旅游业了。

“那英雄岛听说算是个风景区,而石破山他们的‘门’派开宗立派也有七八十年的历史了,”铁炮查了相关资料,有些不屑道,“发展了这么久,培养出石破山这种人渣么?”

苏寒微微皱眉,并没有说话。

七八十年,不过才两代人吧,能培养出一个化神境界的高手,已经很不容易了,若非是只有略显封闭的环境,没有外界那么多‘诱’‘惑’,恐怕还做不到。

只是,算石破山实力高强,也未必能做到一人灭杀贺家满‘门’!

没有主出手?

苏寒不太相信,他来的目的,一是让石破山认罪伏法,还洪‘门’清白,二是从石破山的口,得到更多消息,关于主的消息。

主的身份是个‘迷’,现在的苏寒,也只知道,他的目的是,却忌惮自己的师父,而不敢对自己下手。

可他若已经换了一个身份,恐怕都没有跟自己的师父‘交’过手吧?

又怎么会忌惮自己的师父呢?

难道这个家伙,早跟自己的师父认识,又或者……跟自己也认识?

这像是一个谜,让苏寒现在也丝毫没有头绪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