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气急败坏的石破山,李正阳跟陈啸天两个人相视一眼,脸‘色’都不好看,被人骂作懦弱,他们还能说什么?

“这事看来不简单。。。”李正阳不得不承认,“刚刚苏寒的话,提醒我了,很有可能,我们都被利用了。”

贺家并不算是很厉害的隐‘门’,以苏寒一个人的实力,足以将他们灭杀,而且做得滴水不漏,怎么可能会傻到在墙写下洪‘门’的名字?

尤其是在洪‘门’刚回国,想要站稳脚跟的时候,这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苏寒像那种没脑子的人么?

很显然不是,那只有一个原因,有人想陷害洪‘门’,不希望洪‘门’在国‘门’之内立足!

而他们,被当做枪用了。

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要查清楚,一方面给洪‘门’一个‘交’代,一方面……哼,谁敢利用我们,也要让他付出代价!”

陈啸天哼了一声,他已经相信洪‘门’是被冤枉的,自己是被利用了。

别的不知道,单单说苏寒‘精’通‘门’之术,他若是想不留痕迹抹除一个人,太简单不过了,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痕迹。

贺家灭‘门’惨案,越想越不对劲。

他还想说什么,突然脸‘色’一变。

“怎么了?”李正阳看到,忙道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陈啸天摇了摇头,他缓缓抬起那只被苏寒折断的手臂,有些惊诧道:“我这断臂,自己恢复了……”

两个人脸都满是震惊,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。

陈啸天的手,明明被苏寒折断,那清脆的骨裂声音,他们可都听到了,而陈啸天更能清楚感觉到那股疼痛啊。

可现在……竟然完好如初?

“好可怕的人啊!”

李正阳不禁感慨,“医武双修,‘精’通‘门’之术,这等人物……”

他突然转头,跟陈啸天猛地对视,眸子里满是惊骇,似乎根本不敢相信,“当年那个……传人?”

陈啸天忙捂住李正阳的嘴,脸‘色’煞白:“噤声!”

当年的事,如同贺家灭‘门’惨案一样,没有亲眼见过,根本不敢断言,他们已经吃过一次亏,不能再犯错了。

如果苏寒跟那个传人有关……那更值得他们信任了。

“你我二人此别过,想办法调查清楚,贺家灭‘门’惨案,必须查个水落石出!”陈啸天严肃道,他跟李正阳‘交’流了片刻,便分开了。

东川英雄岛。

位于东海附近,这种小岛以旅游业为主。

出行靠的都是游轮,传闻这英雄岛很多年前,很多武林英雄,都会选择来这隐居,苦修,才得以英雄之名。

在英雄岛最高的山峰之,便是英雄岛这个‘门’派!

传扬武学,修炼拳法,在当地也算是十分有名,而岛主石破山,更是传闻拥有一身神力,可只拳破山!

只是,此刻传闻拥有神力的石破山,脸‘色’十分难看。

地,不少东西都已经被他摔得粉碎!

脸,苏寒打的五指印,丝毫没有消退,也不知道苏寒用了什么手段,仿佛是故意要留在石破山的脸,狠狠羞辱他!

“这到底是什么‘药’?怎么会没用!去请大夫!再去请!请最好的!”

看着镜子里的脸,两边依旧是鲜红的五指印,分明是那苏寒故意羞辱自己所为,‘混’蛋!

“啪!”的一声,镜子瞬间支离破碎,吓得手下‘门’徒,一个个都胆颤心惊,谁还敢提这件事?

他们的岛主,被人打了耳光,而且是当着三个‘门’派所有人的面,重重打了两记耳光,清脆地在每个人的心里都留下了印象啊。

大堂,空无一人,没人敢留下来,惹恼了暴怒的岛主石破山,他们真怕被当做山,让石破山一拳打破。

石破山脸‘色’狰狞,呼吸急促,坐在头最大的石椅,眸子里满是戾气。

“你不是说回国的洪‘门’,不堪一击么?这是你说的不堪一击?哼!”

石破山突然开口,可这大堂却是空无一人,感觉过去十分怪异。

突然间——

从那石椅之后,走出一道身影,魁梧不已,仿佛一尊魔神,浑身散发着的气息,让人喉咙都会发干。

只是那张脸,戴着面具,黝黑的面具,似笑非笑,看起来十分怪异,根本看不出他的样貌,更无从知道他的真实身份。

“小小还虚境界高手,难道算不不堪一击?”面具之下的眸子里,满是不屑,更带着一丝笑意。

石破山看着那双眼睛,咬牙道:“对你来说,自然是不堪一击,可对我来说呢?你为何不自己动手!”

要是他自己动手,苏寒哪里会是对手?

恐怕早被杀了吧!

面具人淡淡笑了笑:“我不能出手,也不屑出手,否则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机会?”

他眸子里的光芒深邃不已,他又如何不想杀苏寒?

可他不能杀!

一旦他出手,算他从苏寒身得到了九字真经,那必死无疑!

那个老道人……太可怕了!有命得到经书,却没命活着,那有什么用?要杀苏寒,也得要等到合适的机会!至少要让自己能够全身而退!

想到当年老道人一根手指头,便将自己重伤,他此刻还心有余悸,这也愈发让他觊觎九字真经!

只要能得到九字真经,假以时日,他日的耻辱,都能百倍奉还!

见石破山脸‘色’依旧不好看,面具人哼了一声:“你已经没有退路了,贺家满‘门’被杀……你可脱不了干系。”

石破山身子猛地一颤:“人是你杀的!与我无关!”

“是么?”面具人笑得很邪魅,让石破山更是咬牙切齿,“你别忘了,还有两个活死人,可在你英雄岛……”

石破山面‘色’苍白,后背都起伏着,死死盯着面具人,愤怒却又没有任何办法,他知道自己被利用了,而且了这贼船,想下来根本不可能。

“你别无选择,现在想办法,陷害洪‘门’,陷害苏寒,我不杀他,但你可以!”面具人的声音冷了下来,“必要的时候,我会出手的,只是现在时机还未到。”

他的眸子里,狠光乍现!

突然间,他冷哼一声,瞬间冲了出去,手指点在石破山的‘胸’口,怒斥起来:“被人动了手脚,你竟然浑然不觉!”

啪的一声!

好似气泡破灭一般,石破山整个人有些呆滞,根本没反应过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而此刻,远在天海的苏寒,正盘‘腿’坐在‘床’,突然猛地睁开眼,眸子里爆‘射’出一阵寒光:“主……果然是你!”

ps:内忧外患,都得解决!

真正的凶手,你们希望怎么灭他们?

另外昨天不少兄弟加群进来了,欢迎大家一起进来聊天打屁,讨论剧情,然后还可以风‘骚’催更!

hiahiahia~~~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