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有些尴尬,忙道:“你别这样!我是有老婆的人!”

算自己救了她姐姐,也不用以身相许,这让苏寒顿时有些为难起来。.。

苍之空忍不住噗嗤一笑:“苏先生,不是的呢,我姐姐送我的礼物,在这。”

她说着,指了指锁骨前的一颗吊坠,看过去是一把钥匙。

苏寒楞了一下,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,看了那吊坠一眼,不经意间差点被带进那沟壑之:“这是一把钥匙?”

苍之空将吊坠取了下来,递给苏寒,苏寒心莫名突然多了一种失落感,似乎这钥匙吊坠,还在它本来的位置,才是最好的吧……

“我也不知道,这是我姐姐送给我的,让我好好保管,应该是这东西。”苍之空摇了摇头,也不敢确定。

但这钥匙吊坠的确是仓子晴给自己的,要说具体是什么,她也不清楚。

“看来只能等你姐姐醒来再问问看了。”

苏寒看着那钥匙吊坠,微微皱眉,这钥匙吊坠,是杀手组织一直看重的东西?

只是不知道这到底是哪里的钥匙,又或者……是什么的的钥匙。

他看了苍之空一眼:“要不,这钥匙吊坠还是先放你那?”

苍之空摇了摇头:“还是放苏先生那吧,更安全一些。”

她知道这东西很重要,放在自己这,若是丢了,那她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姐姐?

苍之空笑着,拉起了衣领,让苏寒心一阵叹息,只好将吊坠收了起来:“那行,先放我这,等你姐姐醒来再说。”

“嗯嗯!”

苍之空点了点头,似乎看到了苏寒眼里闪过的一丝失落,忍不住笑了起来,她那双美眸看着苏寒,声音娇媚,好似能让的骨头都酥软起来。

“苏先生,这次真的要谢谢你。”

苏寒已经救了她们姐妹两个两次了!

对她来说,苏寒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每一次都能及时出现,及时帮助自己,让她十分感动。

“你们都是我的朋友,我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出事。”

苏寒淡淡道,“好了,那你继续休息吧,我有事先去忙。”

苍之空张了张嘴,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,见苏寒要离开,还是没说,乖巧地点了点头:“好的,苏先生您去忙。”

她像个贤惠的妻子,对自己的男人,不会有半点忤逆。

见苏寒已经离开,苍之空那张脸才渐渐变得绯红,忍不住低头看了自己那饱满的山峰一眼:“苏先生会喜欢么……”

她可是知道,华国有个什么传统,好似都是英雄救美之后,‘女’人都要以身相许的,不知道这个传统,现在还保留下来了没有……

苏寒带着钥匙吊坠离开,便直接去了乔氏医院。

他已经将从仓子晴身提取的血液送了过去,用作分析和化验。

这种毒,他从来没见过,必须要了解才行,否则若是再有人毒,而没有解‘药’,那可麻烦了。

许老跟张老这两天,几乎没休息,彻夜做实验,为了尽早将这毒‘性’分析出来。

见苏寒来了,张老的眼睛里满是血丝,还有意思压抑不住的兴奋。

“苏寒,我们两个老头子,没有辜负你的信任,这毒,分析出来了!”张老叹了一口气,“不得不说,这种毒,十分惊人,我们也是第一次见,拥有如此强大活‘性’的毒素。”

苏寒点了点头:“的确,这毒不好解,算是我,没有解‘药’的前提下,想要破解,恐怕都要‘花’费大量的时间和‘精’力,张老,你们有什么发现么?”

这种毒很不一般,连苏寒都这样开口了,自然不是凡物。

“经过我们对分析,这属于蛇毒。”

许老二人相视一眼,慎重道,“如此活‘性’的蛇毒,我们没有见过,算是世界十大毒蛇的黑曼巴等蛇毒,都没有这等活‘性’,所以我们很好,难道是有新品种的毒蛇出现了?”

除了是新品种的毒蛇,那只可能是人类还没发现的毒蛇。

“确定是蛇毒?”

苏寒有些诧异,没想到竟然会是蛇毒。

动物毒素和植物毒素是不一样的,在华国,大多数的毒素都是植物毒素,活‘性’并不强,哪怕毒‘性’强,也容易解。

但动物毒素,可不一样了,尤其是像这种活‘性’强,仿佛有生命力一般,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变化,一般人根本没有办法去解。

许老跟张老两个人,都是老医生,对待这方面是十分慎重的,没有确定肯定不会‘乱’说。

“的确是蛇毒,只是跟以往的蛇毒不太一样,所以,”张老开口道,“这毒蛇,恐怕不简单,苏寒,你要小心。”

苏寒既然能带回这种毒素,那肯定是因为他遇了,而这种毒的确很不简单,一旦毒,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。

苏寒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他取来化验报告,便立刻离开了。

看来岛国的确还有不少秘密,至少这蛇毒,不简单,庆贺一族能有这种蛇毒?还是从别的地方获取来的?

苏寒现在考虑不了那么多,带着化验报告离开,他必须尽快炼制出可以控制这种蛇毒的解‘药’来,以免未来有所需要。

他直接去了城西一条街,老张的‘药’铺依旧开着,见苏寒来了,老张的小眼睛里,满是好。

“哎哟喂,苏先生你可好久没来了啊!”

老张眯着眼睛,笑了起来,“你这一来,肯定是有事,老张我猜得对不对?”

“你什么时候改行算命了。”

苏寒白了他一眼,将蛇毒的化验报告丢给他,“从岛国带回来的蛇毒,见过么?”

老张拿起来认真看了又看,时而咂咂嘴,时而又皱眉,手指在桌面轻轻敲着,才道:“没见过,但听说过。”

他似乎组织了一下语言,开口道,“苏先生,你可知道,岛国有图腾?”

“嗯?图腾?”苏寒诧异,还真没听说过。

“像我华国的图腾是龙一样,他们岛国啊,”老张眯着的眼睛里,多了一丝不屑,“是蛇。”

龙的形象大气而高贵,而蛇,尽显‘阴’险和毒辣!

“岛国很多东西都是从我们这学去的,连图腾都一样,只是蛇这种生物,如何能跟高贵的龙相?”

老张哼了一声,脸满是骄傲,身为龙的传人,他很自豪!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