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的语气很平静,并非有那种咄咄‘逼’人的气势,但却让人心底生畏!

冈本家族族长,喉结滑动,看着苏寒的脸,跟自己听说过的事情不断重合,心猛地一颤。。。!

“庆贺一族,乃是忍者联盟的势力,我等地下圈子之人,不敢造次。”族长忧郁了片刻,还是开口道。

他看着苏寒,正想再解释一番,却见苏寒的眼神,瞬间冷了下来。

族长不禁心头一颤,感觉自己喉咙都已经发干:“但若是洪‘门’想要知道,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些。”

他一开口,站在边的武士,脸‘色’微变,想说什么,可却不敢,族长说话,还轮不到他来反驳,只是族长怎么会答应?

苏寒他们不禁如此强势‘门’,让他们冈本家族颜面何在?

更何况,还打伤这么多人,‘逼’得冈本清水切腹自尽啊!

武士心里恼怒,可却不敢说什么,这一家,还是族长说了算。

“说。”苏寒只有一个字,浑身散发着强悍的气息。

他没有那么多时间消耗,仓子晴的命,可不会等着。

“庆贺一族擅长飞刀,所以他们的居住地,并不在东都城市里,而是郊外的密林,那一整片密林都属于他们庆贺一族。”

族长战战兢兢道,“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么多。”

“郊外密林?那不是保护区么。”铁炮诧异道,“据说是什么动物保护区,禁止外人进入。”

他猛地转头,“老头,你是不是‘蒙’我们呢?”

族长一听,忙摇了摇头:“我怎敢。那的确是庆贺一族的领地,保护区只是借口而已,毕竟忍者修炼,是很神秘的,不愿意被人知道。”

苏寒看了他一眼,点了点头:“你应该知道骗我的后果。”

说完,苏寒便不再理会,直接带着铁炮等人离开。

看到苏寒他们的背影消失,族长这才松了一口气,他感觉自己的后背都已经打湿了,满是汗水,站在苏寒面前,算他是一族之长,也毫无底气啊!

“族长,你怎么能告诉他们,这样我们得罪庆贺一族了!”武士忍不住道,脸满是愤怒。

他手里握着长刀,“该杀了他们!”

“得罪庆贺一族,那也得罪洪‘门’要好!”族长看了武士一眼,无奈摇头,“你根本不知道洪‘门’有多可怕。”

“可他伤了我们冈本家族这么多人,难道这么算了?”武士气恼,十分不甘心。

“你若是动手,那今天伤的人更多,甚至连我都得倒下。”族长平静道。

想到国际的传闻,洪‘门’经历过血洗,连本‘门’造反的十二个长老使者都被杀了,动手的说是一个年轻的新‘门’主!

所有的描述,都跟眼前的苏寒一模一样,他怎么能不忌惮?

“那他‘逼’得清水君切腹自尽……”

“技不如人,死又如何?”族长依旧语气很轻,他看着武士,知道他心里不甘,可那又能如何,“我知道你心里不甘,我也一样,但我告诉你,维持一个家族的长远发展,不是意气用事,能屈能伸你知道么,有时候,你不得不低头,因为你不低头,那你的头颅会被人砍下来!”

森冷的话语,让武士浑身一颤,握紧武士刀的手,也猛地松开。

他此刻才发现,自己的手心,竟然已经都是汗水。

洪‘门’之威……当真如此可怕么?

“族长,难道连一战之力都没有?”武士还是有些不甘心,喃喃道。

族长苦笑,听到这话,仿佛像听到什么最好听的笑话一般。

他环顾四周,看着百个武士,不禁摇头:“我们这么多人,都不是那洪‘门’‘门’主一个人的对手,你觉得还有什么一战之力?”

他无奈,也痛苦,更是憋屈,但在洪‘门’面前,只能低头!

洪‘门’的强势,谁人不知?

洪‘门’的强悍,谁人不知?

招惹洪‘门’,那等于是自己找了一把刀,横在脖子,随时可能被人砍下头颅!

武士整个人呆在那里,心脏猛地一沉,仿佛掉入了万丈冰窟,瞬间变得绝望。

那一抹恐惧感袭心头,让他更是禁不住身子发颤!

……

从冈本家族离开,苏寒便先回了酒店。

郊外的密林,是保护区,想要直接进入,的确有些麻烦。

至少白天想潜入进去,没那么容易。

他们不惧怕庆贺一族,但却不得不警惕当地的官府,避免多生枝节。

乔雨珊回来了,看起来脸‘色’并不好看。

“岛国的医‘药’行业当真是霸道,他们掌握了世界前沿的医‘药’科技,可以目无人了么?”

乔雨珊愤愤不平,“这些人想得到我们的神‘药’‘药’方,说可以用等价的‘药’方来‘交’换,哼,他们拿得出等价的‘药’方?”

别说没有,算真的有,乔雨珊也不可能把苏寒的东西拿出去‘交’换,这‘药’方属于苏寒,谁都不能拿走。

“没关系,慢慢谈,想从我们这占便宜,没那么容易,更何况,这些东西他们也拿不走。”

苏寒笑道。

真正的神‘药’,只有他能炼制,岛国这些人拿走也炼制不出真正的神‘药’,只有外表而没有内涵的东西,又有什么用?

“我知道,这次来谈判,是表明一个态度,我们乔氏宁愿不合作,也不会给他们任何占便宜的机会。”

乔雨珊认真道。

她想跟岛国医‘药’行业合作,正是因为岛国的医‘药’行业发达,从他们这能学到很多东西,毕竟国内现在的技术水平还不够高,需要虚心学习。

但这代价,并非是将自己的东西,完全送出去,他们这根本是想掠夺!

休想!

她转头看着苏寒,有些担心道:“那你这边情况怎么样?”

乔雨珊说的,自然是仓子晴的事情。

苏寒的眸子瞬间变得犀利,带着一种冷冽。

“已经找到了,晚,我去要人。”

庆贺一族又如何?忍者联盟又如何?

苏寒要救人,不会管他们是什么东西,如果像洪一刀所说,仓子晴手里掌握的东西,跟自己有关。

那或许,是了吧。

想到的经,尤其是天之卷的经,苏寒心里依旧好,他总有一种怪的感觉,似乎自己手里地之卷和人之卷,本身是天之卷的其之一……

如同“临字诀”一般,那地之卷跟人之卷,又是什么“字诀”?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