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看着自己的**被苏寒直接折断,冈本清水整个人都惊呆了!

他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,随之又是涨红起来,最后已经完全变得青黑!

作为一个武士,手中的**竟然被人折断,这是奇耻大辱!

“我杀了你!”冈本清水恼羞成怒,怒吼着就冲了过去,挥起一拳,狠狠朝着苏寒的脑袋砸去。

只是,就凭他的实力,当初就不是苏寒的对手,如今过了这些时日,他是提升了,但苏寒比他提升得更多!

“砰!”

几乎都没有看到苏寒是怎么出手的,只听得一声轻响,冈本清水整个人就趴在地上,好似一只死狗,狼狈不已。

武士服都已经碎开,露出胸口一撮黑毛,看起来还算性感。

“你——!”冈本清水感觉自己受了奇耻大辱,可想反抗却知道,自己根本就不是苏寒的对手,他抬头看着苏寒,眼里满是不甘和愤怒。

“我说了,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弱,毫无挑战性。”

苏寒转头看了冈本清水一眼,对他没有什么好感,更不想跟他有什么牵扯,“我不想杀你,滚吧。”

这样的人,根本就不配做自己对手,若不是他来找自己麻烦,苏寒都懒得理会。

不仅被苏寒再次打败,甚至还被轻视成这样,冈本清水,只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地疼,好似被苏寒这一巴掌,已经打的自尊心全部破碎了。

他看了一眼地上已经断裂的**,就连想切腹,都做不到。

“今日之辱,他日百倍奉还!”冈本清水站了起来,盯着苏寒,冷冷喝道。

然而,苏寒根本就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,自顾自地喝茶,完全将冈本清水无视,这让冈本清水的脸,涨红一片,几乎要滴下血水一般。

站在那,尴尬到了极点,若非这里没有外人,冈本清水可能真的会捡起已经断裂的**,狠狠切腹自尽!

这种羞辱对他来说,根本就是不可能弥补的。

苏寒来东都的目的,可不是这冈本清水,自然不想理会。

而对冈本清水来说,被打败就算了,被再次打败就算了,可这样被无视,他根本就无法接受,看着断裂的**,冈本清水眼里闪过一丝狠光,捡起断裂的刀,狠狠刺进自己的小腹!

“噗——!”

献血飞溅。

冈本清水死死盯着苏寒,似乎想让他看看,自己是无惧死亡的!

可苏寒依旧,没有理会,喝完了自己泡的茶,便丢出一把钱在桌上:“老板,结账。”

说完,看都没有看冈本清水一眼,径直离开。

这仿佛一并重锤,狠狠将冈本清水的心脏都打得支离破碎……

完全被无视,饶是自己行使了武士精神,用切腹来证明自己,苏寒看都没有看一眼?

冈本清水,瞪着眼睛,感觉着自己的血液在不断流逝,似乎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软,他越发愤怒,可就算愤怒,也已经毫无办法……

“扑通!”

冈本清水重重倒了下去,献血流了一地,直到死他都无法接受,自己竟然败得如此彻底。

“啊啊啊……!”

茶馆老板惊声尖叫,看到冈本清水竟然自己自杀,吓得整张脸煞白。

没过多久,便有人赶来,同样穿着武道服,看过去跟冈本清水,就是同门。

“师叔死了!”其中一个脚踩着木屐鞋,头上还扎着小辫子的男子惊呼道,“他是切腹死的!”

其他几个人脸色都十分难看:“这是东都!什么人敢让师叔切腹自尽?真不把我们冈本家族放在眼里了么!”

那个人将茶馆老板给抓了过来,冷哼道:“到底是什么人?说!”

“是……是一个华国人,他太可怕了,就坐在那喝茶,他真的……啊!”

他话还没说完,就被一把推倒在地上:“八嘎!什么华国人?在哪!快说在哪!”

茶馆老板被吓得瑟瑟发抖,哪里还敢说什么,他根本就不知道苏寒去哪里了,那样的高手,他怎么可能有胆子去追啊。

苏寒从茶馆离开,就直接回了酒店休息。

现在还没什么消息,铁炮等人也在外面尽可能搜寻相关信息。

他们把消息传递出去,说苍之空现在在自己的手里,那庆贺一族,既然想把仓子晴和苍之空两姐妹都抓到手,自然就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。

在酒店呆了一会儿,铁炮等人就回来了。

“苏先生,没有消息,有不少人应该对这消息很感兴趣,但不知道会不会包括庆贺一族。”

毕竟忍者势力,都算十分神秘的,不会轻易暴露自己。

哪怕得到了这消息,也不会轻易相信,显得足够小心而谨慎。

苏寒微微皱眉,按照苍之空说的,仓子晴被抓,这都已经过去三天了,三天的时间,足够发生很多事情,再这样耽误下去,恐怕会变得更加麻烦。

但这东都,他们人生地不熟的,想要找到庆贺一族所在,哪里有那么容易。

“这东都,也有地下圈子?”苏寒突然心中一动,看着铁炮等人。

“肯定有,在东都地下圈子是完全合法的,甚至地位还不低,这东都大大小小的地下圈子势力还不少,”铁炮想了想,忙道,“有一个我们之前还接触过。”

“哦?”苏寒诧异不已。

“就是冈本家族。”铁炮开口道,“当初那冈本清水带着他外甥在省城胡作非为,不就是被我们拦在省道上了。”铁炮可是记得清清楚楚。

就是从那个时候起,他们心里的苏先生,就已经是那种无敌的形象了。

苏寒突然笑了起来,笑得铁炮几个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。

说到这冈本家族,苏先生怎么这么开心?

“我刚刚就碰到了冈本清水,可能你们散播我来了东都的消息,反倒是他先得到了,所以才会又来挑战我。”

苏寒开口道,“只可惜,这么长的时间,他依旧没有什么长进,自己自杀了。”

所谓的武士道精神,就是输了之后自杀?

在苏寒看来,这跟傻子有什么两样?活着,比什么都重要。

“自杀了?”铁炮眉毛一挑,“那这就麻烦了。”

ps:思路有些卡,让我捋一捋,晚上继续更新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