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下意识嗅了嗅,还以为自己身有什么气味留下来。



“我不胜酒力,刚去房间休息了一下。”苏寒解释了一句。



他转头看了看四周,不禁笑了起来:“今天这么多人来,都是看在老范你的面子,真的很感谢。”



玄气传媒要来魔都发展,这一步十分关键。



若不是范忠喜今日来捧场,还真是会有些冷清。



虽然苏寒并不是特别在意,但对玄气传媒的员工来说,却会是一种打击。



“他们只是还不知道你的厉害,否则,恐怕都会求着要来呢。”范忠喜笑道。



他看着苏寒:“我等你好久,是有事想问问你的意见。”



苏寒点了点头。



范忠喜立刻将官建信喊了过来,看到苏寒出现了,官建信顾不得跟其他人了解,忙走了过来,有些迫不及待道:“终于可以说我的事了?”



看着官建信这着急的模样,苏寒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官前辈,你这是有什么事,急成这个样子。”



范忠喜也只能摇头,笑骂道:“你可真是个猴,急!”



官建信哪里还管范忠喜说他什么,连忙开口:“苏小子,我是有事想找你帮忙,可能有些唐突,但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。”



他看着苏寒,语速飞快:“是这么回事,我是风水协会的,只是帮一个人看了风水,结果他家出了事,说是出了风水问题,几乎要牵扯到人命了,让我十分头疼。”



官建信脸‘色’有些尴尬:“我感觉是沾染不干净的东西了,但我……还没有这种实力,去解决这个问题,这不老范跟我说,你有这能耐,我急急忙忙赶来了,要是有什么冒犯的地方,你别跟我这老家伙一般见识。”



面对这等‘精’通风水的高人,算年纪自己小,官建信一样保持着敬畏。



毕竟,达者为先,尤其是在这些‘门’之术。



他不过是兴趣爱好,能成为这风水协会的会长,已经是他这辈子很自豪的事情,但没能用自己的兴趣帮到别人,反而似乎给别人惹来麻烦。



官建信哪里能不急啊。



“苏寒,你也不必为难,能帮帮,不能帮也不用勉强,老官他们这是民间组织,自发成立的,我早劝过他,水平没到层次,别做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事,这不出事了。”



范忠喜开口道,“这也当是给他一个教训,省得他以后闹出更多问题来。”



语气之满是责备,但苏寒哪里听不出来,范忠喜都是关心,是希望自己能出手的。



事情等到这宴会都快结束了才说,只能说范忠喜也是考虑良久,认真想过该怎么说。



官建信一脸焦急,在等苏寒的答复,而范忠喜同样认真看着苏寒,希望苏寒能帮老官一把。



“你们两个别这样看着我,”苏寒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这不是什么大事,权当‘交’流了,这样吧,我明天去看一看,没到现场看,我也不好说什么。”



见苏寒答应下来,官建信‘激’动地眼睛都红了。



他忙道:“那苏小子,我明天可等着你了!”



“好,我明天早联系你,去了现场看看,知道是什么问题了。”



没了解具体情况,饶是苏寒有一手通天的本事,也不可能从官建信的身看出来吧。



有了苏寒这话,官建信总算放下心来。



“苏寒,那要麻烦你了,尽力好,不要太勉强。”范忠喜叮嘱道。



他可不想苏寒因为帮忙,而让自己受伤,要不是老官的确有麻烦范忠喜都不愿意让苏寒去冒险。



“放心吧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



苏寒笑道。



宴会也已经到了尾声,不少人渐渐离场,苏寒送范忠喜等人到‘门’口。



“行了,别送了,回去早点休息,”范忠喜笑道,“我代表魔都各行业,欢迎你的到来。”



敢代表魔都各行业的人,在这魔都可没有几个人,范忠喜说了这话,很明显是将苏寒当做自己真正的朋友。



“谢谢老范,你们慢走,我不送了。”



一辆辆车离开,酒店才渐渐安静下来。



整个庆功宴,让魔都有些震动,尤其是范忠喜出席,更是带着魔都各大行业的翘楚到来,这让很多人猜测,这苏寒到底是什么来头,不过是一个沿海小城市的娱乐公司,怎么会跟范忠喜有如此关系?



而那些一直没把玄气传媒放在眼里的人,现在已经悔青了肠子。



可世没有后悔‘药’,至少对苏寒来说,这是一次筛选,直接将那些不可能成为朋友的人,第一步剔除出去。



回到酒店房间,乔雨珊几个人都喝了些酒,早早睡去了。



苏寒本来还想去乔雨珊那,跟她好好谈谈人生,毕竟喝过酒的‘女’人,都会变得格外‘迷’人,刚刚的余丽思,不是这样?



见几个人‘女’人都已经睡去,苏寒只要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

他一番洗漱,整个人变得清醒,盘‘腿’坐在‘床’,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闭眼睛。



“有时候真的搞不懂这天经了。”苏寒撇嘴,他知道跟不同的‘女’人欢愉,都能得到一次提升的机会,次是跟林美妤,差一步,他能突破道还虚之境。



没想到这次,跟醉酒的余丽思,那种紧张刺‘激’之下的冲刺,让他能爆发出如此惊人的潜力。



似乎情绪变化越大,这突破得越发凶猛!



“炼神还虚,果然与众不同啊。”



真正一步迈入这个层次,苏寒才感觉到这种境界的玄妙,起化神境界,完全不一样的感觉,自己的身体,似乎都有了变化,而丹田之,玄气浮浮沉沉,已经不断在液化、浓缩!



要产生质的变化!



他眸子突然开阖,爆‘射’出两道神光,若是在黑夜,恐怕都能看到实质‘性’的光芒!



十分骇人!



苏寒抬起手,看着手指的铜钱戒指,心有些‘激’动,他手指一颤,一道玄气若隐若现包裹着铜钱戒指。



“啵”的一声,好似玻璃泡破碎一般,随之,一道黑‘色’的影子从那戒指钻了出来,好似一团黑气,飞快扭动了两下,悬浮在苏寒的面前。



苏寒看着那团黑气,淡淡笑道:“很高兴跟你见面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