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人穿着一身唐装,显得温儒雅,但这急迫的样子,让周围的人都不禁诧异,跟他的形象形成了鲜明对。

尤其是他口那一声老范,让人明白,他的身份肯定不低,否则哪里敢这样称呼范忠喜?

苏寒转头看去,一个头发‘花’白的老头,眼里满是着急,直接跑了进来,哪里有什么大人物的沉稳样子,反倒像个急切的小孩。

那人跑道范忠喜跟前,还有些气喘:“你这家伙,让你等等我,你先来了,害我一通急赶,你快告诉我,那个风水大师在哪?”

范忠喜忍不住笑了起来,手指着那个老头,连连摇头:“老官啊,你天天吹嘘自己懂风水,现在风水大师站在你面前,你都看不出来?”

他打趣着,看了苏寒一眼笑道:“喏,这位是我跟你说的风水大师,苏寒。”

官建信转头看了苏寒一眼,眼神里满是诧异,随之便笑了起来:“老范,咱们认识三十多年,你还想忽悠我?哪里有这么年轻的风水大师。”

他认真打量了苏寒一眼,忍不住点头:“不过这小伙子‘精’气神十足,不是简单人物啊。”

官建信毫不吝惜自己的夸奖,看着苏寒笑道:“你好,我叫官建信,风水协会的会长,小伙子你很不错。”

能让范忠喜点名夸奖的人,绝对不是普通人。

苏寒笑了笑,感觉得到,官建信并非是轻视自己,作为一个长辈,能主动跟自己打招呼,已经很不错了。

不过是看自己年轻,不敢相信自己懂风水而已。

“官前辈你好。”苏寒笑道。

“前辈?你喊我前辈?”官建信可不是普通人,活了这一把年纪,光是听别人说话,一个字眼都能注意到,苏寒称呼他的方式,似乎让他有些意外。

“我都说了,苏寒是那个风水大师,难道我范忠喜会说谎?”范忠喜挑了挑眉‘毛’,“我身这‘毛’病,都是苏寒帮我解决的,老官,不是我说你,你去我家那么多次,怎么没见你发现问题啊。”

这一句话,让官建信不禁红了脸,嘟囔着:“老范,这么多人呢,一点面子都不给我,过分了啊。”

他才不理会范忠喜的话,眨了眨眼睛,再次认真盯着苏寒,依旧有些不敢相信:“小伙子,你真的懂风水?”

苏寒点了点头:“‘阴’阳五行,八卦开阖,乾坤斗转,星罗往缺,以风来,以水去,是谓风水……”

他随意说了一段风水地术的经,官建信胡子都翘起来了,眼神里的光,仿佛发展了一块瑰宝!

“天啊,这是……风水之术的经口诀?”算没有见过,但听到这些,官建信能确定,眼前的苏寒,的确是懂风水之术的,甚至造诣还不低!

苏寒笑了笑:“这是风水地术的总纲,真正的风水之术都是从这延伸出去的。”

官建信张着嘴,足以塞进一颗‘鸡’蛋!

半天,都说不出话来,风水之术的总纲……他竟然从来都没听过。

“小伙子,你老师是谁?”官建信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连忙问道。

“只是一个隐居深山的老道士。”老道士的身份,苏寒还不想随意公开,毕竟师父那等人物,可是连老教官都十分佩服的存在。

官建信若有所思点了点头,心道自己肯定不认识了,能教出这么优秀徒弟的人,自己哪里有机会认识啊。

“老官,现在信了吧?”

站在一边的范忠喜忍不住得意道,“我这小兄弟,实力不凡,我原本只能活半年,但有他出手帮忙解决问题,现在再活个十来年,恐怕都没有问题了。”

这等可以续命的能耐,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。

结‘交’一个像苏寒这样的大师,那等于是得到一种生命的保障啊。

“你老范说的话,我敢不信?”老官耸了耸肩,脸的表情颇有些老顽童的意味。

范忠喜是个极为聪明的人,眼光更是毒辣到极点,他说苏寒厉害,那绝对是厉害,至少这么多年,能让范忠喜夸奖的人本来少,不被他骂是笨蛋不错了。

苏寒倒是显得很平静,并未因为范忠喜他们的夸奖而真正飘起来。

因为他很清楚,在自己的这个领域,恐怕还有不少事情等待自己去发现,至少,没达到还虚境界,他连铜钱戒指都没法完美‘操’控。

风水地术,可深奥着呢。

更不用说这一部经,更是复杂而神秘到了极点。

“今天是苏寒的公司开庆功宴,大家别拘着了,活动活动,跟这些年轻人站在一块,不觉得自己也变得年轻了么?”

见官建信要开口,范忠喜立刻知道他想问什么,忙开口拦住了他。

“苏寒,你去忙你的吧,不用管我们这些老家伙,我们也活动活动。”范忠喜笑了笑道。

既然来了,那自然要帮苏寒做足面子,他要进入魔都这个城市,范忠喜欢迎至极。

苏寒点了点头:“好,那老范你们先聊着,我去招待一下其他客人。”

他跟几个人打了招呼,便先离开。

苏寒刚走,官建信便转头看着范忠喜,微微皱眉:“老范,怎么的,这刚认识的朋友,不要老朋友了?我想请苏寒帮个忙,他不是‘精’通风水么?”

官建信有些无奈,自己刚准备开口呢,范忠喜拦着自己。

“老官,今天是场合啊,我知道你着急,等这庆功宴结束,我帮你问如何?”

范忠喜笑着道,“哪有刚见面认识,喊人帮忙的啊,我这老脸,可没那么值钱呢。”

官建信一阵无语,在这魔都,范忠喜的面子都不值钱,那谁的面子还值钱?

他知道范忠喜之所以这么谨慎,是因为十分看重苏寒,不想让苏寒误会,觉得自己今天来撑场面是有所图。

这老家伙,真当自己看不出来啊。

“没想到,还能有一个如此出‘色’的年轻人,让你这么看重。”官建信嘿嘿笑了起来,“老范,还好你‘女’儿已经结婚了,不然啊,我看你都有像把‘女’儿许配给苏寒的冲动!”

范忠喜指着官建信,笑骂道:“你这老家伙,没个正经!”

走在人群的余丽思,美‘艳’至极几杯红酒下去,更是让她的脸,仿佛熟透的苹果,美得不可方物。

“酒醉人更美。”苏寒走到余丽思的身边,轻声道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