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错,问题就在这里,是这画中的怨气,侵蚀了范总的身体,让你觉得疲惫,而且这种疲惫感是消除不了的,只会不断侵蚀你的身体,让你腑脏、关节、血管、神经都不断衰竭。”

苏寒的话,让范忠喜脸色微变,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情绪变化,可听到苏寒这话,再也压抑不住。

刚刚苏寒所说的话,竟然都是对的,他身体现在的主要问题就是在全面衰竭,所以才有医生判断出,自己活不过半年!

这些,自己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,苏寒竟然只是看自己一眼,就能看的出来?

范忠喜的脸上有些难以置信,难得地深呼吸一次,眼神有些颤动:“苏先生,那可有什么办法解决?实不相瞒,我一把年纪该活的都活够了,但现在就想多争取些时间,能为我立洋投资集团培养好继承人,再多给我一年,一年就足够了!”

他的情绪有些激动,让站在一边的柳管家都忍不住心惊。

能让范忠喜如此激动的人,这么多年,还就只有苏寒一个啊!

难不成这个年轻人,真的有能力,让范总再多活一年?

想到自己刚刚对苏寒轻视无礼,柳管家此刻心里有些后悔,更是有些局促,忙恭恭敬敬道:“苏先生,若是有办法,还请帮帮范总,我老柳愿意做任何事情,恳请苏先生出手帮忙!”

看到就连柳管家的态度都变了,高经理脸色更是煞白,他看了虚空道长一眼,而虚空道长同样慌乱。

他哪里看不出来,苏寒是有真本事的人!

现在范忠喜已经相信他,而自己……连问题是什么都看不出来,范忠喜哪里还会相信自己,他现在在这,都觉得尴尬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而关云心中大喜,显得十分激动,自己请苏先生来,果然没有请错,苏先生才是真正的大师!

“一年?”

苏寒听到范忠喜的请求,微微皱眉。

“不能么?那只要比半年多,尽可能就行,能多争取一天,我都感激不尽!”范忠喜声音有些沙哑,哽咽道。

不能多活一年,就算是八个月,十个月,那也比半年好啊!

“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苏寒笑了笑,眉头舒展开,看着范忠喜,“我的意思是,这问题不大,我能解决,范总的身体还算硬朗,好好调理,再活个十几年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翁——

听到苏寒的话,所有人都楞了,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,楞楞地看着苏寒,似乎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里刚刚听到的话。

“十几……年?”

柳管家挖了挖自己的耳朵,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高经理更是脑袋轰鸣,自己送的画,让范忠喜差点活不过半年,现在苏寒一出手,便能让范忠喜再活十几年?

虚空道长张了张嘴,很想呵斥苏寒,想辩驳,想从苏寒的话里,找到一丝可以反击的机会,可他根本就找不到。

而关云脸色涨红,显然是因为激动!

就连范忠喜也都楞了一下,饶是他这种级别的人物,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,内心早就波澜不惊,恐怕就是现在眼前生再可怕的事情,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。

可听到苏寒的话,说自己可以再活个十几年……

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!

“真、真的么?”范忠喜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我是一名医生,从不骗人,”苏寒笑了笑,“只要解决了这些怨气侵蚀的问题,我再为范总开几方药,便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“那这画……”柳管家忙问道。

说到这画,高经理的心悬了起来,浑身瑟瑟抖。

“这画不错,只要再加工一下,便可以了,”苏寒知道范忠喜喜欢这画,否则不会接受下属送的东西,他让柳管家将画取了下来,伸手轻抚,手指上的铜钱戒指,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光,将隐藏在那画中的怨气,瞬间吸收,“好了。”

“好了”

苏寒似乎什么都没做,只是伸手,好似扫了扫灰尘而已,就好了?

范忠喜此刻再看去,仕女图上的人物,似乎更为传神,原本眼神之中带着丝丝怨气,但此刻看去,光亮不已,看一眼,让自己的心境都变得通透起来。

他心中大惊,没想到苏寒竟然有如此能耐!

“苏先生真大师也!”

范忠喜闭上眼睛,好一会儿才睁开,换换吐出一口气,对苏寒,彻底服了!

他开了口,柳管家连忙拱手:“感谢苏先生!之前所有冒犯,还请苏先生恕罪!”

态度恭敬,让高经理跟虚空道长,心里五味杂陈,不过转眼间,苏寒成了座上宾,而他们反倒成了江湖骗子。

苏寒只是微微点头:“无妨,我并没有放在心上,只是希望柳管家以后注意,不要以貌取人。”

“是,苏先生教训的是,老柳记住了。”柳管家恭敬道。

苏寒没再说什么,用铜钱戒指,吸收了画和范忠喜身上的怨气,顿时让范忠喜感觉浑身一阵轻松,仿佛身上背着的一座大山被卸下来了。

这种感觉很舒服,让他更是对苏寒敬佩不已。

如此年轻,就有这般能耐,当真是不简单,这魔都,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人物了?

“这些药方,柳管家你拿去抓药,每日一次,三碗水熬成一碗,只需要一周,便可彻底祛除疲倦感,”

苏寒将写好的药方交给柳管家,吩咐道,“另外,我再开一张调理身子的药方,等身体恢复后再吃一个月,可保范总再多活十几年。”

柳管家恭敬接过苏寒给的药方子,在他眼里,这药方子,价值连城啊!

“苏先生,我可真是服了,没想到你如此年轻,却有如此精湛的医术,甚至还懂风水之术。”范忠喜的脸上,满是诧异和惊喜,“不瞒你说,我有认识的朋友,也懂这些风水之术,但来我家几次,都没有现这画的问题啊。”

“懂一些,跟精通,这是两码事。”苏寒笑笑道。

范忠喜一怔,随之大笑起来,像个孩子一样:“哈哈哈,没错没错,这下我可以嘲笑他了,让他知道知道,什么叫做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啊,他若是知道有个这么年轻的高手,恐怕都激动地一晚上睡不着!”

他说完,转头看着高经理跟虚空道长,脸色微微沉了下来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