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水问题?

来看病就看病,来骗人就骗人,但说人没问题,是这里的风水问题?这不只是在骗人,而是在侮辱人了!

虚空道长,面红耳赤,气得身子都颤抖起来,他感觉苏寒是在羞辱自己!

他手指着苏寒,声音颤:“一派胡言!简直一派胡言!”

这怎么可能是什么风水问题?

苏寒没有理会虚空道长,甚至丝毫就没有把他的话放在眼里,他正要继续解释,虚空道长三两步冲倒苏寒跟前,脸色极为难看:“小子,骗人不是你们这样骗的,风水问题?你别在这信口雌黄!”

“那骗人应该是像道长这样骗的么?”

苏寒看了虚空道长一眼,轻飘飘道。

“你——!”虚空道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,苏寒口齿伶俐,自己根本就说不过他,“你……好好好,我倒是要看看,你有什么能耐!”

竟然说是风水问题,这根本就是在开玩笑!

虚空道长看了范忠喜一眼,心道范忠喜这等人物,肯定不会被苏寒所愚弄。

什么风水问题,不过是骗人的把戏而已,范忠喜既然已经得了病,甚至是绝症,那自己看不出来,更只能说明这病十分麻烦。

可范忠喜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,反而一脸好奇看着苏寒。

“苏先生,你说这风水问题,具体是指什么呢。”他语气平静,根本就不像是生气的样子,反而好似在跟苏寒请教,又或者是在交流。

“风水指的是风和水,我们古人生活的环境比较简单,通透见风,清澈见水,这便是好的环境,而现代文明,虽然是在进步,但环境上,却比以前更加复杂,”

苏寒看着范忠喜,认真道,“尤其是环境污染上,更是影响巨大,当然,这只是很浅显地说明,范总的家里,现在就有这个问题,局部上风水不畅,甚至还有一些不干净的气息环绕,导致你的身体被侵蚀。”

他的话刚说完,虚空道长便冷哼了起来,不阴不阳道:“江湖骗子的惯用伎俩,接下来你是不是说,自己可以化解这种风水问题?希望范总开个价格对不对?”

苏寒瞥了虚空道长一眼,声音冷淡下去:“你若是无知,那就闭嘴!”

他直接呵斥,丝毫不给面子,“什么都不懂,还在那说什么风凉话,既然看不出范总还有什么病,那就站在那看着,难不成还想再丢人一点?”

被苏寒当中驳斥,虚空道长脸色青一阵白一阵,极为难看,仿佛被当众扇了一耳光,让他十分难堪。

就连高经理也怒了,手指着苏寒,怒斥起来:“黄口小儿你懂什么!虚空道长是你能诋毁的么!还不给我滚出去!”

“高经理,苏先生是我请来的贵人,你说滚就滚,这难道是你家?”关云忍不住了,冷哼一声,“还是说,你根本就不想看到范总的身体恢复?高经理,你安的什么心啊。”

他一句话让高经理不敢再说,哪里敢让范忠喜认为自己不想让他恢复啊。

高经理甩手,冷哼:“虚空道长,我们就等着看他笑话便是!”

从头到尾,范忠喜都显得很平静,到了他这种层次,哪里会轻易有情绪波动。

他看着苏寒,笑道:“苏先生,还请明示。”

苏寒点了点头,在屋子里来回走动一圈,随之指着大厅墙壁上的一幅画,开了口:“范总,这幅仕女图,可是什么时候买来的?”

范忠喜微微皱眉,看了高经理一眼:“这幅画是高经理去年送给我的,我这人比较喜欢书画,这仕女图很有意境,我便收下了。”

站在一边的高经理连忙讪讪笑着:“范总,哪里的话,您喜欢就是我的荣幸。”

他得意地看了关云一眼,似乎在炫耀,毕竟能有资格送画给范忠喜的人,整个立洋集团,恐怕都没有几个。

关云不语,只是静静听着。

苏寒瞥了高经理一眼,见他还一脸得意,声音冷了下来:“范总,不瞒您说,你身体的问题,就出自这画,你可以回想一下,是否是从得到这幅画之后,你的身体就渐渐开始恶化了。”

他一句话,让高经理几乎没跳起来,如同炸了毛的公鸡,眼神都变得慌乱:“你你你胡说些什么!怎么可能是这画,你胡说!”

自己好心送画给范忠喜,为了博得他喜欢,本来还得意着,不知道跟多少人炫耀过,现在苏寒一句话,说范忠喜身上的病,就是这画引起的?

甚至害得范忠喜活不过半年?

高经理惊出一身冷汗,急忙辩解起来,“范总,你可不能听他胡说八道啊!”

“我没胡说八道。”

苏寒淡淡道,见范忠喜认真看着自己,继续道,“范总可能有所不知,这幅仕女图的确是真品,而且画工精良,是上乘之作,但画这幅画的女子,或许深藏宫中,却一直得不到宠幸,直到死都没能再更上一层楼,那怨气……可不小啊。”

范忠喜心中一惊,没想到苏寒还是懂书画之人,只是看一眼便直到这幅画,是出自女人之手,而且是深藏宫中的女子?

“那女子直到死都没能得到皇帝宠幸,郁结一口怨气在身上,死后便附身在这画中,而现在这画,就放在范总的家里,如果我猜的不错,范总每天在这客厅呆的时间最长。”

苏寒直接道。

范忠喜点了点头:“不错,我每天在这呆的时间最长,喝茶看报,跟客人聊天,甚至处理公务,我都喜欢在这客厅,难不成真是这画影响的?”

站在一边的高经理,双腿都已经打颤,他看了虚空道长一眼,眼神里满是求救。

这若是让范忠喜相信苏寒的话,那自己可见完了!

虚空道长脸色同样难看,苏寒当着自己的面一派胡言,显然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!

他正要呵斥,范忠喜开了口:“说起来,的确是得到这幅画之后,我渐渐感觉身体容易疲劳,仿佛有什么东西吊在自己身上,沉重不已,哪怕我休息得很好,这种疲劳感也难以消除。”

他一句话,让虚空道长不敢开口,竟然真像苏寒说的一样?

这怎么可能!

虚空道长震惊地看着苏寒,心跳加,有些不敢相信,难不成这苏寒,真懂风水之术?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