虚空道长没有一丝客气,轻抚长须,看过去还真有些得道高人的模样。

他瞥了苏寒一眼,丝毫没有在意,淡淡道:“这种江湖骗子,能不能治人不敢说,但若是害人,那后果可就严重了。”

关云一听,顿时恼火起来,张嘴就想驳斥,苏寒拉住他,看了那虚空道长一眼:“你说得没错,但把自己的底细报出来,是不是不太好?”

虚空道长一听,脸色涨红,他说的是苏寒,苏寒这混蛋,竟然说是他!

他哪里来的胆子?

跟进来的高经理更是哼了一声:“小子,你胡说什么!虚空道长怎么可能是骗子,那是仙风道观的大师,受人敬仰的道长!”

他忙走到范忠喜跟前,恭敬道:“范总,小高过来看您,特意请了虚空道长前来,这次肯定可以治好您的病,我们立洋,不能没有范总啊!”

高经理一个马屁,拍的十分娴熟,得意地看了关云一眼。

都是请人来帮范忠喜看病,目的是什么,大家心里都清楚。

只是,关云竟然找一个毛头小子来,这是脑子进水了,还是真正的傻?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让人好笑。

在高经理的眼里,苏寒这样的毛头小子,能有什么能耐,就算要骗,也找个看着像的吧。

虚空道长同样摇头,脸上的表情,分明在说:“我对这种小辈很失望。”

反倒是范忠喜,脸上的笑容依旧,丝毫没有恼怒或者不耐烦。

他看了虚空道长和苏寒二人一眼,淡淡道:“两位都是来帮我治病的,范某很感激,不论能不能看好,都是一番心意,当是交个朋友也无妨。”

范忠喜转头看了苏寒一眼,心中更是好奇起来,哪怕被虚空道长呵斥,苏寒依旧面不改色,似乎根本就没把这虚空道长放在眼里。

不是真正的高人,哪里会有这样的胸怀和自信。

在范忠喜眼里,眼前这个年轻人,反而更让他好奇,也让他更加信任。

“范总,还是请虚空道长好好帮你看看吧,你这几天咳嗽又更频繁了。”

见范忠喜没有赶走苏寒等人,柳管家忙走了过去,一把将苏寒推开,直接道,“事不宜迟,虚空道长是高总千里迢迢请来的,一身本领肯定不一般,或许真的有用呢!”

虚空道长也点了点头:“范总,这点事,还难不倒我。”

他脸上满是自信,故意看了苏寒一眼,好似是在示威。

苏寒站在那,没有说话,脸色平静,完全就没有理会,虚空道长真正层次的人物,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睛。

似乎感觉到了苏寒的轻视,虚空道长哼了一声,有些不满,心中暗道:“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我让你见识一下,什么叫做高人!”

见范忠喜点了点头,虚空道长立刻走过去,让范忠喜坐下,而后便帮他把脉。

他动作还算专业,搭在范忠喜的脉搏上,一边皱眉,一边轻抚长须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那模样,一看就像个老中医,很有水平的那种。

柳管家和高经理两个人,都认真看着,不敢出一丝声音,生怕打扰到虚空道长,而范忠喜脸色平静,丝毫没有进展,没有担心,更没有慌乱。

许久,虚空道长还是没有说话,手指搭在范忠喜的脉搏上,脸上的表情更加复杂。

他抬头看了高经理一眼,欲言又止,又转头看着范忠喜,似乎有些为难。

“不必看了,你是不是想问范总,这病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

不等虚空道长开口,苏寒先道。

他看了虚空道长一眼,淡淡道,“范总的脉搏四平八稳,甚至可以说血气充足,比一般这个年纪的人,身体要好得多,可看过去气色却不好,甚至体征衰弱,西医那边结论是活不过半年,虚空道长,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?”

被苏寒直接说破,虚空道长的脸色有些难看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苏寒明明刚进来,没有给范忠喜把脉,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么清楚。

他的确感觉到奇怪,范忠喜的脸色满是病态,很显然身体出了问题,否则也不会被判定只能最多活半年,可他把脉之后,却现范忠喜的脉象很好,丝毫不像是得病的人。

虚空道长甚至怀疑,这是不是他们商人的计谋,别有用心,所以不好开口问,反倒是苏寒,直接点破,让他十分尴尬。

“我刚刚跟范总握手的时候,就已经帮他把脉了,难道还等着装模作样么?”

苏寒白了虚空道长一眼,那不屑的神情,更是让虚空道长脸色涨红,十分难看。

“哼,好狂的口气,那你说说看,范总这毛病,到底是什么问题?”

虚空道长忍不住哼道。

苏寒笑了一声:“虚空道长,那你这是承认直接看不出来了?”

“你……你胡说,我怎么可能不知道!”虚空道长着急起来,立刻站了起来,恼羞成怒道,“我只是见不得你这种狂妄小儿胡言乱语!”

“是么,那道长说说看,我洗耳恭听。”苏寒没有生气,跟虚空道长恼羞成怒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范忠喜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,心中对苏寒,更是多了几分信任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虚空道长咬着牙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什么都没看出来,更别说能治好范忠喜的怪病了。

“哼,我倒要看看你,有什么能耐!”

虚空道长一甩手,也不再多说,直接站了起来,走到高经理身边,气恼道,“高总,不好意思,我能力有限,这病,我看不了!”

高经理脸色更是难看:“这……”

自己花了大价钱把虚空道长请来,他妈的就一句能力有限?早他妈的干嘛去了,不会说一句?

“苏先生,那你说说看,我这身体,到底出了什么毛病?”范忠喜没有理会虚空道长跟高经理,反而看着苏寒认真道。

语气之中,带着客气,没有丝毫的轻视和不屑。

他的态度,让柳管家都有些诧异,至少他知道,可没有几个人,能让范忠喜用如此语气说话。

“范总的身体,其实没有一点问题,”苏寒淡淡开口,“有问题的,是这里的风水。”

他一开口,所有人都楞了,尤其是虚空道长,气得破口大骂:“你胡说八道!”

下午继续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