闹出这么大的事情,更是惊动了省城的甄勇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,。!

一不小心,连自己都得搭进去,吴派可不想这样。

他立刻让人将这些相关人员全部带走,这次不把事情解决清楚,以后恐怕会发生更严重的事情!

安排好了一切,吴派忙转头,走到苏寒跟前,恭敬道:“苏先生,请您放心,我一定把事情处理好,等会我联系林业局和土地局,将这些历史遗留问题,想办法处理清楚!”

他郑重道,“这些问题,困扰了我们很久,一直没能下定决心去做,这一次,是个教训,我深刻检讨自己!”

苏寒看了苏派一眼,知道这些都是场面话,这些在系统里的人,说起来都是一套一套的,但做起来,未必了。

“你不是要对我负责,跟我说没用。”

苏寒指着吴派身的制服,严肃道,“你要对你身这身制服负责!你头顶的帽子,还有你腰的枪!这些东西时刻都在提醒你,你的职责是除暴安良,保护百姓的利益不受侵犯,你别忘了。”

吴派浑身一震,苏寒的话,让他震耳发聩,立刻站直了身子:“是!多谢苏先生提醒,我定不会忘记自己的使命。”

这么多年,似乎还真是有些懈怠了啊。

“我不需要你偏袒任何一方,依法办事,按照规定处理好。”说完,苏寒扫视一圈,微微皱眉,“把人带走,这么吵,吵着我妈休息了。”

他转身便走进了屋子,吓得吴派心脏都快跳出来了,苏寒的妈?

我滴个乖乖!

黄主任那一家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么?欺负的是苏先生的妈妈?

算是省城那些大家族、大势力,甚至是省城的首富,面对苏先生都得恭恭敬敬,不敢有丝毫倨傲,这黄主任是瞎了眼么!

“这再不严肃处理,什么时候惹到更大的事情,会把我都给害死!”吴派咬牙,吓得一身冷汗,哪里还顾得其他,立刻离开去处理这些事情。

外头,铁炮几个人站在‘门’口守着,免得又有不长眼的人来闹事,扰了这里清净。

屋子里头,苏寒坐在那,安静地等待着,老耿同样坐在一边,‘抽’着旱烟,显然有些着急。

他心情更是十分复杂,刚刚能明显看出来,苏寒的身份不一般,连那吴派,算是这里很有地位的人,在苏寒面前,都恭恭敬敬,大气不敢喘一声。

这样的人,却是喊自己老伴妈,让他有些局促,有些惶恐。

“叔,你别想那么多,是你家六子有出息,换做是他,一样会像我这么做。”

苏寒压低声音,看了老耿一眼,“往日你们好好生活,是六子最希望看到的事情。”

老耿心头一松,点了点头:“我明白了。”

两个人安静等了一会儿,躺在‘床’的六子妈妈动了动,随之坐了起来,她伸着手,喊道:“老耿?老耿你在么?”

听到声音,老耿立刻丢了旱烟,走了过去:“在呢在呢!”

“妈,你先别动,我帮你处理下这‘药’。”

苏寒笑了一声,扶着六子妈,走到桌子前坐了下来,这才小心翼翼解开纱布,将‘药’材取了下来。

六子妈依旧闭着眼睛,似乎有些紧张,老耿忙取来‘毛’巾,将那些‘药’渣给擦干净,见自己老伴还闭着眼睛,他有些着急:“这、这真的好了么?”

苏寒点了点头:“睁开眼睛看看。”

六子妈睫‘毛’动了动,似乎有些紧张,又似乎是这么多年都在黑暗度过,让她有些害怕去尝试。

她缓缓睁开眼睛,一丝光亮便从眼缝穿透而进,那种微弱的光芒,让她下意识伸手去挡:“有些刺眼。”

“刺眼?”听到这个词,老耿几乎要兴奋地跳起来,“你看得到了!”

六子妈也浑身一颤,顾不得许久没有见光,缓缓睁开眼睛,进入眼球的光亮越来越多,那些曾经只在想象的桌子、椅子、窗帘、还有……六子!

她看着站在眼前的苏寒,嘴‘唇’颤动,眼泪顿时落了下来,哪怕视线还有些模糊,可看着这个年轻的孩子,她哪里还忍得住。

“你、你是……六子?”似乎还有些不相信,她这一生,都没见过自己的孩子长什么样子,眼前这张脸,很陌生,但却让她感觉亲近。

“妈!”

苏寒笑着,大声喊道,“我是六子!是你的儿子!”

“六子!”

‘妇’人一把扑了过去,将苏寒抱在怀里,“我以为这辈子都没法看到你的样子了,呜呜……”

苏寒感觉鼻子有些酸,轻轻拍着‘妇’人的后背:“这不是看到了么?回头我把媳‘妇’带来,让你看看,她长得很漂亮。”

两“母子”聊了起来,说得都是大城市里的生活,车水马龙,各种有意思的东西,坐在一边的老耿,早红了眼眶,似乎连眼泪,都变得甜了。

重见光明,这时隔多少年,六子妈自己都记不清了,现在能看到东西了,让她兴奋不已,仿佛恨不得立刻接受这世间的一切新鲜事物。

在六子家呆了一天,吴派早早在‘门’口等候,说想跟苏寒汇报情况。

得知吴派等相关部‘门’,已经将山林产权划分清楚,解决各种争端,苏寒便没有过问,这本不是他的事情,若非送六子回家,苏寒根本不会知道。

他只提醒吴派,记住自己的职责,维护一方安稳,除暴安良,这才是他真正应该做的!

安顿好了六子父母,苏寒等人便要准备离开。

看着多年没回来的孩子,这又要出‘门’远去,六子妈心里很是不舍,连夜做了不少腊‘肉’,让苏寒他们带走。

“孩子长大了,在外面拼搏发展,有什么可担心的,他们都是大人了。”

老耿一边‘抽’着旱烟,看着自己老伴红着眼睛,忍不住一边大声道,“你别瞎‘操’心了,咱六子,现在出息着呢!”

他看着苏寒,两个人眼神‘交’换,彼此点了点头,有的事情,他们知道便可以了,没有必要再让六子妈,难过一次。

“妈,你放心,儿子过段时间回来看你,到时候,把你儿媳‘妇’也带来,让你高兴高兴!”

苏寒轻轻笑着。

他想到乔雨珊,知道她现在肯定心情还十分低落,乔雨珊一直很自责,对六子的人,十分内疚,看来还是得赶紧回去安慰安慰她啊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