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名胜同样赤红双眼:“是被那苏寒杀死的!难道我自己亲弟弟,还会是我杀了他不成!”



他死死盯着贺承丰,声音里带着极度的‘阴’寒:“父亲!你要为名飞报仇!你要为我报仇!”



贺承丰呼吸急促,同样盯着自己的儿子。,。!



“是不是大伯不敢动手?他那个懦弱的家伙!”



贺名胜用力一拍‘床’,气得浑身颤抖,“贺家是在他手下,变得越来越衰败,贺鸣威兄弟两个是废物,他更是废物,我贺家,难道要毁在他的手里?”



他说的话,跟贺承丰心里想的,几乎一模一样。



“难道我贺家,是这样任人羞辱?我不服!若是如此,身为贺家人,我只感觉到耻辱!”



贺名胜大吼着,丝毫不理会,自己说的话,是否会传到贺承钢的耳朵里。



“那苏寒不简单。”



冷静了片刻,贺承丰才开口道,“他是洪‘门’‘门’主,那个传闻,曾经被驱逐出国‘门’的‘门’派,不好对付。”



一听苏寒的身份,贺名胜顿了一下,随之眼睛更是亮了起来:“洪‘门’‘门’主?”



那个传闻被驱逐出国‘门’,狼狈如丧家之犬逃离国‘门’的‘门’派?



哪怕曾经的洪‘门’有多辉煌,但还是被驱逐了,好似一条丧家犬,灰溜溜被赶出国‘门’的‘门’派,有什么可忌惮的?



尤其是已经过去了百年之久,算有洪‘门’之人回来了,那又如何?



这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啊!



贺名胜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,他一把抓住贺承丰的手,‘激’动不已:“父亲,这是机会!这是机会啊!”



他很兴奋,声音都颤抖起来,看得贺承丰一阵莫名其妙,什么机会?



“那洪‘门’百年前有多辉煌?可还被整个武道圈子驱逐出国‘门’,还有什么可骄傲的?而他们现在想回来,如果被我们贺家阻拦,那我贺家的声威,定然能在这武道圈子里响起!”



贺名胜越想越‘激’动,他紧握拳头,“什么苏寒?什么洪‘门’?我们贺家将他们踩在脚底下位,这不是机会是什么?”



站在巨人的肩膀,自然别人更进一步,若是踩在巨人的头颅,那绝对是让人景仰而畏惧的存在!



他贺家沉寂多年,更是不断衰败,现在有个这样好的机会摆在面前,有什么理由不珍惜?



管他什么洪‘门’,管他什么苏寒,这根本不足为惧,自古以来,机遇跟风险都是并存的,不拼一把,怎么知道会不会成功?



贺承丰有些愣,没想到贺名胜会说这样的话,他自己更是没有想到这一点。



“父亲,当年若不是我出生晚了几天……”贺名胜的脸‘色’,渐渐变得狰狞,更带着一种极度的怨恨,“这贺家家主之位,本该是你的!”



贺承丰身子剧颤。



“若你是家主,我贺家又怎么会衰败到如今这个地步?又怎么会任由别人羞辱?”贺名胜咬牙,眸子仿佛恶魔一眼,散发着狠光,“这家主之位,也该换人了。”



贺承丰更是心脏剧跳,这些事,他想过,但从敢真正认真去想,可现在从贺名胜的口说出,让他压抑多年的憋屈和愤怒,瞬间爆发。



他的眸子渐渐变得冷漠,更带着一丝寒意!



这么多年的憋屈,更是让贺承丰心里涌现出一股强烈的不满和愤怒。



“是该换人了。”许久,贺承丰才开了口。



听到自己父亲开口,贺名胜冷笑起来:“没错,该换人了!”



很快,大厅里,贺家主要人员都已经到齐。



家主贺承钢,贺承丰父子,以及五位长老,全部都已经到了。



贺承钢将事情说了一遍,贺名胜死咬着是苏寒杀了贺名飞,顿时,几个长老都皱起了眉头。



“洪‘门’?”



这两个字,一直以来都让人忌惮,哪怕洪‘门’已经身在海外百年,但百年之前的辉煌,可是让他们这些老头子,心始终保持着敬畏。



“我们本不该‘插’手家族的事,既然是你们掌控,那你们做决定好了。”二长老淡淡开口,“我们几个,都老了。”



贺承钢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以我看,现在事情还不明朗,没有调查清楚,所以我想等把事情调查清楚之后,再做决定,名飞的死,是不是真的是苏寒所为,还需要进一步调查,当然,他羞辱我贺家,这笔帐,不能不算!”



他看了贺名胜一眼,贺名胜脸‘色’平静,似乎已经心死,没有任何反应。



看不到慌‘乱’,看不到悲伤,毫无表情。



“二弟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

贺承丰摇了摇头,似乎已经冷静下来:“一切全听大哥安排。”



他面无表情,但心里对贺承钢已经十分不屑,果然与他想的一样,贺承钢这种窝囊废,根本没有一点魄力,哪怕被人打了巴掌,也只会把另外一边脸送过去。



废物!



贺承丰父子什么都没说,也没有表态,让贺承钢感觉有些诧异,但也没有说什么。



他立刻派人着手调查,而贺承丰父子回到自己家,两个人的脸‘色’都极为难看!



“我的‘腿’伤了,无法动手,只能靠父亲你了!”贺名胜森冷道,“那苏寒身手高强,身边更有不少高手,但他一样还有家人,有‘女’人!”



贺名胜的脸,满是‘阴’险和毒辣:“抓住对他来说重要的人,不怕他低头!”



贺承丰点了点头:“五长老会跟我一起去,放心吧,我会让苏寒付出代价,杀了我儿,要他百倍偿还!”



……



苏寒并不知道,贺承丰父子已经疯狂到这种地步。



从省城回来,他便回了乔家,将自己关在房间,静心思考。



那一脸平静,甚至看过去有些严肃的表情,让乔雨蔓看到,更是诧异不已。



“出‘门’的时候心情不是‘挺’好的?怎么回来似乎变得有些失落?”



她嘟囔着嘴,不知道自己这个姐夫到底怎么了,两个姐姐,不像欺负他了吧?



乔雨蔓只能摇摇头,不去打扰苏寒,转身出了‘门’,便去忙自己的事情。



苏寒将自己关在房间,没有练功,也没有炼‘药’,只是躺着‘床’,认真思考着虎使者说的话。



尤其是他说的九字真经,让苏寒心情有些复杂。



“这跟九字真经,到底是什么关系……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