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乃是贺家堂堂二当家,算贺家在武道隐‘门’算不得什么,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羞辱自己的。。。



苏寒那一巴掌,让贺承丰的心都几乎扭曲了起来,在那么多人面前被羞辱,他恨不得死!



“洪‘门’……洪‘门’啊!”



贺承钢脸‘色’有些难看。



他这种年纪,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洪‘门’,还在他年少的时候,已经听说过,曾经的武道大势力洪‘门’,虽然被驱逐出国‘门’,但洪‘门’的实力有多强,他能判断出来。



“洪‘门’怎么会重返国‘门’?除了我们之外,还有谁知道?”贺承钢连忙问道。



他刚问完,知道自己白问了,刚刚贺承丰已经说了,是最近才回来的,而国内武道圈子里,竟然没有一丝风声。



“大哥,那洪‘门’已经被驱逐出国‘门’百年,这次回来的也只是一些人而已,不是当初那个庞然大物!”



贺承丰咬着牙,脸‘色’铁青,“至少,没有看到传闻的洪一刀!”



两个长老微微眯了眯眼睛,的确如此。



“家主,现在洪‘门’的‘门’主,便是那苏寒,并非是传说的洪一刀,所以我觉得有些蹊跷。”



三长老开口道,“洪‘门’‘门’主一直都是洪一刀,哪怕是在海外,洪‘门’声威响亮,谁人不知?”



海外洪‘门’,是真正的庞然大物,不仅高手众多,更是有着像洪一刀这等强悍如龙的绝顶强者,实力不容小觑。



可他们这次去天海,洪‘门’的‘门’主竟然成了苏寒?



当时被羞辱,让他们恼羞成怒,几乎失去理智,都没有注意到这点,此刻想来,还是有太多疑点。



“你们的意思是说,天海的洪‘门’是假的?”贺承钢眉头皱得更深。



谁会有胆子假冒洪‘门’?难道是因为洪‘门’不在国‘门’之内,有人借势?这也不可能,得罪洪‘门’,那不是小事。



三长老跟五长老两个人相视一眼,都摇了摇头:“应该是真的。”



连两个长老都能确定,那肯定不会是假的。



贺承钢有些犹豫起来。



苏寒羞辱贺家之人,他贺家自然不会放过苏寒,但现在的苏寒,竟然还有一个洪‘门’‘门’主的身份,不是那么容易解决了。



“大哥!你还在犹豫什么!”



贺承丰怒吼,“你两个儿子,现在还昏‘迷’在‘床’,而我的儿子,一死一伤,难道我贺家真要断后了?”



他咆哮着,愤怒不已,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仇怨,还是因为自己被打了这一巴掌而让他不甘心。



“贺名飞的死,暂时还需要调查。”



三长老突然开了口,他看了贺承丰一眼,“苏寒说,他没有杀贺名飞,以他的身份和实力,不像是说谎。”



“三长老!”



贺承丰猛地转头,手指着三长老,丝毫没有什么恭敬,一双眼睛已经赤红,“你什么意思?你相信一个外人?难道你是说名胜说谎?名飞不是苏寒杀的?你放屁!”



听到贺承丰如此发疯,三长老皱起眉头:“贺承丰,你不要以一己‘私’愤,害了整个贺家!”



贺家在西州的确算是大势力,可放在武道圈子里,又有什么影响力?



沉寂这么多年,甚至都已经快被人遗忘了,现在要对付的人是苏寒,是那个洪‘门’的‘门’主!



又岂是贺承丰可以意气用事的?



若是真得罪了海外洪‘门’,那贺家才是真正要断后了!



贺承丰更是恼怒,没想到三长老竟然会说这样的话,他涨红了脸,恨不得冲过去跟三长老拼命,被贺承钢喝止。



“此事不小,需从长计议,我等等会请所有长老出来商讨,另外,把名胜叫来,问清楚!”



他扫视一圈,哼道,“算那苏寒是洪‘门’‘门’主又如何?难不成可以轻易羞辱我贺家?我儿昏‘迷’,名飞之死,必定要讨回一个公道!”



贺承丰还想说什么,被五长老一个眼神拦住,只能强忍着心一口气,点头道:“大哥,我知道了,我这去叫名胜。”



见贺承丰离开,贺承钢立刻道:“五长老,麻烦你把其他三位长老都请来吧,我等商量一下。”



这么大的事,事关贺家的声威和未来,怎么敢儿戏。



五长老点头离去,大厅里,剩下三长老和贺承钢两人。



“三叔,你怎么看?”



贺承钢没有喊三长老,而是直接喊了三叔,叹了一口气,“我感觉,那苏寒不好惹。”



三长老点了点头:“他很强!强到可怕!”



算苏寒不是洪‘门’‘门’主,单那一身实力,足以让贺家忌惮,这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敌人,现在苏寒似乎并没有在乎贺家,可若是自己找‘门’,那真的是找死。



“而且,这事很蹊跷,名胜的死很蹊跷,名飞带去的两个护法,据说也自杀了,承钢,难道你不觉得太怪了么?”



三长老越想越不对劲,“我现在甚至猜测,连鸣威昏‘迷’,都可能还有别的隐情。”



贺承钢的眸子,瞬间变得犀利起来。



他脸‘色’有些为难,点了点头:“这事,还是跟其他几位长老商量下吧,不管苏寒是不是凶手,我贺家之人,死在天海,他苏寒得给个说法!”



贺承丰很恼火。



自己的儿子一死一伤,连自己都被打了一巴掌,让他心里憋着一股火。



尤其是想到自己大哥那么懦弱,更是让他愤怒!



“我贺家之人,难道该让人这样羞辱?两个儿子是废物,连他自己,都是废物!”



贺承丰破口大骂。



他推开‘门’,‘床’躺在的贺名胜立刻转头看来,见是自己父亲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

“父亲,你回来了?”



贺名胜忙挣扎着站了起来,“情况如何?”



自己父亲带了两个长老前去,那苏寒定是在劫难逃!



“啪!”



贺承丰抬手是一巴掌,狠狠摔在贺名胜的脸,歇斯底里怒吼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名飞的死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

贺名胜愣了一下,‘摸’着火辣辣的脸,才反应过来,苏寒肯定没死,而是他贺家又被羞辱了。



看着自己父亲雷霆大怒的样子,尤其是他脸,还有淡淡的五指印,贺名胜立刻明白了。



他咬着牙:“是被那苏寒杀死的!我亲眼看到被他杀死的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