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表情有些复杂,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关于老道人实力的话,能一巴掌拍死两个长老使者的实力……



算是站在自己身边的洪一刀,差点迈步进入化劲层次,能够超凡脱俗的高手,都做不到吧?



洪一刀看了苏寒一眼,淡淡道:“我说了,你师父是另一个层次的人,不可用常理来揣度。”



他没有说的另一句话是,个传人,苏寒的父亲,同样天赋强到让人震怖。



这二十多年过去,自己因为毒没有什么提升,但他不一样啊,如今恐怕已经成长到自己难以想象的地步了吧。



苏寒点了点头,心对自己的师父老道人,更多了一分了解。



“也正是因为主重伤,所以我们才没有立刻动手,否则洪‘门’主活不到今天。”虎使者开口道。



他看了洪一刀一眼,又看了苏寒一眼,“主很强,但自从他重伤之后,似乎变了一个人。”



洪一刀心一动,忍不住道:“他的真实身份……”



“重伤之前,是一代老‘门’主,你的二叔,但重伤之后,我不能确定。”



虎使者没有半点隐瞒,“这几天我都在想这件事,或许从他那次重伤之后,事情变得完全不一样了。”



他苦笑一声,心暗骂自己傻,当初的确有些察觉,但却根本没去怀疑。



那个时候他们的信仰,是主!



听到这话,洪一刀也只能摇头,他之前的猜测便是如此,但看来,现在已经不是,主的真实身份,又变得扑朔‘迷’离。



苏寒在一边听着,更觉得诧异,这洪‘门’之的更替,看来还有不少秘密。



“苏寒,我能告诉你的是,主的目的,是为了九字经书!”虎使者突然喝道,“那是最为玄妙的经书,哪怕只得到一部分,都足以成为这个世界的王者!”



他的脸‘色’渐渐变得疯狂,“主承诺我们,得到经书,便杀回国内,一洗被赶出国‘门’,百年协议的耻辱,可没想到,他骗我们!他骗我们啊!”



虎使者怎么能不愤怒,他恨不得杀了主!



为了这个信仰,他拼命了二十多年!用自己的‘性’命,拼了二十多年啊!



甚至为此,牺牲了多少兄弟!



虎使者仰天怒吼,老泪,双拳紧握,关节咔咔作响,若是主此刻在这,他哪怕是死,都要跟主拼死一战!



被人欺骗,好似耍猴一般,玩‘弄’于鼓掌之二十多年,谁能接受这种事实?



苏寒心更是震撼,九字经书?



跟又有什么关系?



自己得到了,是天之卷的一页,经的第一个人,便是“临”,这难道是九字经书的一个字?



那其他的呢?



又是什么?



苏寒只感觉自己的头脑思绪,顿时翻滚起来,似乎自己之前对的认识,都是不对的。



分三卷,地之卷、人之卷和天之卷,“临字诀”是天之卷的经,这跟九字经书又有什么关系?



莫非,只是不同称呼而已。



“我恨!我恨啊!”虎使者怒吼咆哮,情绪有些失控,苏寒想问,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

此刻的虎使者,像一个疯子,双拳不断轰击墙壁,震得整个走道都轰鸣作响,发泄着自己的情绪。



“苏寒!”



虎使者突然猛地抬头,死死盯着苏寒,“主一定会再来找你,你身至少有两页九字经书,主一定会来找你,替我杀了他!杀了他!”



那只独眼,闪烁着疯狂的光芒,看得苏寒不禁心一跳。



自己身至少有两页经书?



他正要开口再问清楚,虎使者突然低吼一声,转身猛地朝着墙撞了去,他像一头蛮牛,脑袋狠狠撞在墙壁,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动,那是头骨破裂的声音!



不等苏寒跟洪一刀阻拦,虎使者的尸体,已经软软倒了下去,头顶开裂,红白之物渗透出来。



“自杀了。”洪一刀叹了一口气。



此刻看来,十二个长老使者出发点只是为了重振洪‘门’荣耀,却没想到被人利用了二十多年,甚至是一个连他们都不知道底细的人。



这的确很可悲,更是让人难以接受。



“他那些兄弟都死了,所以虎使者也不想活了。”苏寒看着虎使者的尸体,摇了摇头。



本以为能从虎使者这里得到更多信息,现在反而让他变得更加‘迷’‘惑’。



“九字经书?”苏寒微微皱眉,自己的跟九字经书又有什么关系?



他突然眉‘毛’一跳,心脏扑通扑通,剧烈跳了起来,难不成自己那个猜测,是真的?



“你没事吧?”



见苏寒脸‘色’难看,洪一刀连忙问道。



虎使者说的东西,有些价值,但价值并不大,反而让主的身份变得更加神秘,虎使者恐怕早将想到死了,临死之前说的话,应该不是假的。



那现在这个主,到底是谁?



“我没事。”苏寒摇了摇头,却好似失了神一般,注意力都有些不集。



甄勇很快进来了,见虎使者自杀,同样诧异不已,没想到是这种结果。



“你们没事吧?”



他担心地看了苏寒跟洪一刀一眼,忙问道。



洪一刀摇了摇头,眼神看了苏寒一眼,甄勇立刻明白过来。



“前辈,你先带苏寒出去吧,这里我来处理。”甄勇立刻喊来人,虎使者畏罪自杀,这事情得尽快处理清楚。



而洪一刀带着苏寒离开。



一路,苏寒依旧沉默,不时皱着眉头,似乎在思考自己的事情。



洪一刀也没有打扰,或许虎使者说的信息,有的对苏寒很有用,此刻的苏寒,是在理清自己的头绪。



而此刻。



西州,贺家。



狼狈而回的贺承丰及两个长老,面‘色’十分难看,仿佛丧家之犬一般回了贺家,让他们羞怒不已。



“洪‘门’?你们说那个海外洪‘门’?”贺承钢猛地站了起来,盯着贺承丰冷声喝道,“海外洪‘门’,什么时候重返国‘门’的?”



这么大的事情,他们竟然什么都不知道!



“在我们去找苏寒的时候。”贺承丰的脸,还有鲜红的五指印,哪怕已经不痛了,依旧让他感觉火辣辣的。



苏寒那一把,打得他的自尊,在那一刻,全然粉碎!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