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强势到底,丝毫不给贺家一点机会,他们先要动手找麻烦,现在倒是恶人先告状,要让自己给他们一个公道?



要公道?自己用拳头来拿!



苏寒很少这么生气,但贺家之人,未免也太不笑脸了,当初的贺鸣威想杀自己,自当受到惩罚,现在贺名胜还带人来杀自己,难不成自己还得乖乖束手擒?



他站在那,岿然不动,浑身散发着狂暴的气势,更是让贺承丰脸‘色’难看。。。



尤其是三长老,他一把年纪,却还被苏寒这样年纪轻轻的人呵斥,觉得脸挂不住。



若非黑鹰站在那,他真想直接冲过去,杀了苏寒!



贺家,在西州太多年,沉寂了太多年,恐怕都没人再理会他们了,哪怕只是刚回国的洪‘门’,那个曾经被驱赶出去,狼狈离开国‘门’的洪‘门’。



“你不要太嚣张!”五长老怒斥,手指着苏寒,“真当我贺家,不敢与你们一战么!”



苏寒笑了,眼神里流‘露’出一抹不屑,盯着五长老,吃笑道:“是么?你们若是敢,现在脸为何是犹豫?”



他朗声道:“我说了,贺名飞不是我杀的,你们不信,那我还能说什么?想把罪名强加到我头,你问问我这些兄弟答应不答应!”



黑鹰与杨子成,还有六个堂主,身后还有三十个大成境界高手!



强势如龙!



光是那可怕的气势,压得贺承丰抬不起头。



今日若是真的动手,那倒在地的,绝对是他们。



两个长老为难,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,算不是苏寒杀的,可他如此强势,让贺家丢人丢到这份,也已经是结了仇怨。



两个人没法做决定,只能转头看着贺承丰。



“呵呵呵,洪‘门’果然厉害,太嚣张了!”



贺承丰冷笑,眸子里闪过一丝嘲讽,“当初像丧家之犬一般,被赶出国‘门’的时候,怎么没见你们这么嚣张?”



他嗤笑着,脸满是不屑,“现在回来了,怎么,还想再被驱逐一次么!”



“啪!”



狂暴如风!



两个人长老第一时间便冲了出去,却根本没有挡住,苏寒一巴掌狠狠‘抽’了过去,贺承丰伸手去挡,都来不及。



被苏寒这一巴掌,直接‘抽’得翻飞出去。



“我为洪‘门’‘门’主,当着我的面,羞辱洪‘门’,真当我是死人么!”



苏寒站在那,直视两个长老,“我看你们今天不是来讨公道,而是来闹事的!”



哗啦啦!



身后一群人已经准备动手,一个个脸带着浓烈的杀气。



两个长老恼羞成怒,恨不得跟苏寒他们拼命。



贺家,竟然被羞辱到如此地步。



他们却没想过,算是被羞辱,那也是他们自己找‘门’来的!



苏寒根本没想跟他们一般见识,这等无名小卒,他哪里会放在心?



可越是跳梁小丑,越喜欢在苏寒面前蹦跶,真当苏寒是没脾气的人么!



贺承丰捂着脸,脸满是难以置信,他堂堂贺家二当家,竟然被苏寒这样的‘毛’头小子给打了?



这一巴掌,火辣辣得疼,让贺承丰几乎要发疯。



“我杀了你!”



他嘶吼着冲了出去,目光赤红,好似疯子一样。



只是不管他张牙舞爪,苏寒丝毫都不理会,甚至看都没有再看一眼,身边的黑鹰等人,已经冲了出去。



“砰!”



“砰!”



“砰!”



瞬间,便‘激’战在一起。



大厅里响起拳脚相击之声,没过多久便又消失了。



娱乐城‘门’口,贺承丰几个人,仿佛死狗一般,直接被丢了出去,狼狈至极!



连两个长老,也都头发凌‘乱’,身长袍破碎,如同街边乞讨的乞丐,丢人丢到了极点。



“贺家,可真是不要脸。”



铁炮扫了他们一眼,声音冷漠,“什么叫恶人先告状,我算是见识过了,但这,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,滚!”



贺承丰怎么都没想到,会是这种结果。



他们竟然被丢了出来?



看着娱乐城的大‘门’,贺承丰只感觉自己的尊严被践踏了,愤怒不已。



两个长老也是一言不发。



他们还能说什么?



活到他们这把岁数,在贺家也是德高望重,可在这里,却是被丢出来,还能再丢人一些么?



“长老,我们跟他们拼了!”贺承丰挣扎着站起来。



“哼,拼什么?”



五长老瞪了贺承丰一眼,真想一巴掌摔死他,“贺名飞的死有蹊跷,难道你还想在这自取其辱?”



堂堂洪‘门’‘门’主苏寒,应该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之人,他们贺家没有调查清楚,‘门’说要公道,洪‘门’如此强势,他们并不意外。



两个长老很清楚,如果换做是他们贺家被污蔑,恐怕会苏寒更狠!



“回去调查清楚,再跟我们说!”三长老同样恼怒。



这不仅是让贺家丢人,让他们这些老头子,同样丢人。



而且,洪‘门’重返国‘门’之事,恐怕武道隐‘门’之,还没几个人知道,这事若是传出去,那贺家哪里还有什么颜面,在武道隐‘门’‘混’?



贺承丰心有不甘,却不能再说什么,只好带着人狼狈离开。



他们,才真正像是丧家之犬。



大厅之,苏寒脸的怒气依旧未消。



这贺家,的确过分了。



三番两次要害自己,他已经给过机会,但现在看来,贺家依旧不死心,甚至还得寸进尺,贺鸣威的事,看来给他们的教训,还不够!



“贺家?哼,什么阿猫阿狗,都想欺压到我洪‘门’头。”黑鹰冷哼,“我们洪‘门’在海外百年,国内武道圈子,怕是已经遗忘我们了吧。”



什么贺家?



他们从来没听说过,区区一个武道小势力,也敢叫嚣着杀洪‘门’‘门’主?谁给他们的胆量!



“洪‘门’重返国‘门’,我说了三个原则,我们不惹事,但也不怕事!”



苏寒冷哼道,“从今天起,不要再给别人羞辱我洪‘门’的机会。”



“是!”



众人齐声喝道,对苏寒的强势和霸道,更是崇拜不已。



好好的接风宴席,被贺家这些无耻的人坏了兴致,让苏寒有些不悦,但他知道,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,故意栽赃陷害到自己的身。



正想着给甄勇打电话问问情况,那边先来了电话。



“出了些意外,那两个护法,死了。”电话里,甄勇声音有些自责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