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鹰等人强势无,开什么玩笑!



他们洪‘门’刚重返国‘门’,有人来捣‘乱’,更是当着他们的面说要苏寒的命?



谁给他们的胆子!



真当他洪‘门’没人在么!



“你们!你们到底是什么人!”贺承丰气恼,暴跳如雷,他们竟然敢说贺家之人,杀了杀了?



太嚣张了吧!



黑鹰冷哼一声,看了他们一眼,淡淡吐出两字:“洪‘门’!”



听到洪‘门’儿子,贺承丰愣了一下,脸闪过一丝‘迷’茫,而他身边两个长老,顿时脸‘色’十分难看,惊愕地盯着黑鹰等人看了又看。



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



洪‘门’?



洪‘门’回来了?这怎么可能!



“洪‘门’的百年协议已经到了么?”五长老声音低沉,警惕地看着黑鹰,心震撼不已。



“看来你年纪大,还听说过,”黑鹰点了点头,“不错,洪‘门’的百年协议已经到了,如今苏先生更是我洪‘门’新的‘门’主,带领我们回国,我们刚回来,你们要‘门’杀我洪‘门’‘门’主,当真是给我们送了一份大礼啊!”



他冷哼一声,声音里爆发出浓烈的杀意:“你倒是问问,我洪‘门’兄弟答应不答应!”



龙堂主几个人,浑身战意沸腾,全部盯着贺承丰等人,看得他们顿时感觉后背一紧。



他们没想到,苏寒竟然是洪‘门’‘门’主。



洪‘门’啊!



海外洪‘门’庞然大物,在海外发展百年之久,哪怕没有回国,名声也传了回来,而在百年前,洪‘门’更是武道隐‘门’,数一数二的强大势力,哪里是他们贺家能的?



看着那么多人,已经将包围起来,贺承丰心更是恼怒,咬牙道:“洪‘门’重返国‘门’,还敢作‘乱’,难道不怕武林通道,再次将你们驱赶出去!”



他咆哮着,“苏寒杀了我儿子,难道想这么算了?仗势欺人,我们贺家也不会答应!”



听到贺承丰的话,苏寒不禁冷笑:“我杀了你儿子?你可有证据。”



他心暗道,果然,甄勇猜的不错,贺名飞的死,果然是栽赃陷害到自己的头。



“证据?我儿子贺名飞是死在天海,恐怕现在尸体还在你们天海吧!”贺承丰有些歇斯底里,“你们洪‘门’的确很强大,但若是想仗势欺人,我贺家也不会善罢甘休,大不了拼个鱼死破!”



黑鹰的脸闪过一丝不屑,鱼死破?你贺家算什么?还没这资格!



“贺名飞的尸体的确在天海,但他不是我杀的。”苏寒淡淡道,“谁回去给你报信的,你倒是可以好好审问审问他,为何要杀贺名飞。”



贺承丰心一顿,面‘色’更是狰狞:“你少血口喷人!”



贺名胜是贺名飞的亲生大哥,怎么可能会杀自己的弟弟?



见苏寒竟然如此诋毁贺名胜,贺承丰心那股怒火,根本压抑不住:“杀我贺家人,更是羞辱贺家人,现在还污蔑我贺家人,真当我贺家人好欺负么!”



轰隆——



话音刚落,三长老跟五长老二人,便掠了出去,探出手,直接冲着苏寒而去,强势不已。



什么洪‘门’不洪‘门’,哪怕算是洪‘门’,如今已经不是那个时代,敢杀他们贺家人,那得付出代价!



只要抓住了苏寒,算黑鹰他们真是洪‘门’的人,那又如何?



刚重返国内,‘门’主被人抓了,这洪‘门’还能更丢人么?



两个长老速度极快,双臂掀起狂风,更是狠辣至极,带着浓烈的杀意,冲向苏寒。



而苏寒站在那,纹丝未动,丝毫没把两个人放在眼里。



甚至,现在根本不需要他动手!



“想动我洪‘门’‘门’主?大胆!”



黑鹰爆喝一声,瞬间掠了出去,速度两个长老不知道快了多少,只是相差一个境界,实力却是差了太多!



“砰!”



一双利爪,疯狂拍去,三长老和五长老,顿时惊愕不已,感觉自己的手掌被狠狠击,连连后退,脸忌惮不已。



“谁敢动我洪‘门’洪‘门’,先杀了我!”黑鹰气势非凡,朗声道。



六个堂主全部站了过去:“还有我们!”



他们齐声吼着,声音更是带着极大的威慑力!



“哼,敢动苏先生,踩着老子尸体过去再说!”铁炮等人站到两侧,三十个人站一起,哪怕只是站在那,都带着极大的视觉冲击力。



一个化神境界高手,六个至少宗师境界的强者,还有三十个大成境界的疯子!



算贺承丰今天带来再多长老级别高手,也得死在这里。



三长老和五长老相视一眼,也只能咬牙,别说这么多人,算是黑鹰一人,他们都不是对手,仅仅一招,便能感觉到了。



这强势一幕,让贺承丰惊惧不已。



可此刻,他不能后退,退了,那贺家还有什么脸面?



被人伤,被人杀,被人辱,他贺家还只能退缩?休想!



可若是冲去,那今天贺家之人,只是白死在这里,连一丝水‘花’都溅不起来。



贺承丰心正为难,进退两难。



“我说了,你儿子不是我杀的,倒是你贺家之人,可不是第一次想杀我了。”苏寒看了贺承丰一眼,同样有一丝怒气。



跟这贺家,不是朋友,苏寒一直都很清楚。



当初贺鸣威想‘逼’迫自己给他兄长治病,苏寒拒绝了,结果贺鸣威想杀了苏寒,对这种人,苏寒不会有一丝客气!



而贺名胜再来天海,依旧派了两个护法来杀自己,只是他根本没想到,派那种垃圾来,怎么可能杀得了苏寒,反而被铁炮等人活捉。



“你贺家之人,还没杀我能耐。”



苏寒脸满是不屑,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斩草除根!”



他是医生,心存善心,但对要杀自己的人,自己若是还放过对方,那是傻!



苏寒的话,让贺承丰浑身剧颤。



那强势的样子,丝毫没给贺家一丝机会,今日他贺承丰不管进退,都注定要丢人。



他怎么都不会想到,苏寒竟然是洪‘门’的‘门’主,而海外洪‘门’,重返国‘门’!



贺承丰站在那,进退两难,脸‘色’极为难看。



“长老,现在如何是好?”



他转头看着两个长老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。



三长老看了苏寒一眼,眼里满是浓浓的忌惮。



他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:“那贺名飞,真不是你杀的?”



“我堂堂洪‘门’‘门’主,又岂是敢做不敢当之人!”苏寒朗声喝道,“你若要战,那我们奉陪到底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