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声回家,不知道让多少人心脏剧颤,热泪盈眶!



洪‘门’离开故土已经有一百年,这一百年,足足有近三代人,他们渴望回国,那一纸百年协议,让他们不能回去,遥望大洋彼岸,却不能回去,那种感觉,真的很难受。。。



而今天,他们可以回去,回到国内武道隐‘门’,再度造成辉煌!



“按照计划,黑鹰长老带领其他护法先行回国,苏寒已经做好接应的准备,其他堂主,随我一同回去。”



洪一刀琅琅道,“我们洪‘门’,回去了。”



这一次回去的人数不少,都属于洪‘门’各堂口的‘精’锐,苏寒在那,洪一刀自然要将最‘精’锐的人带回去。



洪‘门’既然要回去,那要回去站稳脚跟,在武道隐‘门’,再度打响洪‘门’这个招牌。



洪一刀并不高调,整个洪‘门’都十分低调,没有传出一点消息,全部都是安静地进行着。



只是,如此数量的人,从加国离开,自然引起了加国方面的注意,让加国有关部‘门’,不禁有些紧张,立刻加派了人手,随时保持警惕。



见没有任何事情发生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

海外洪‘门’,如此庞然大物,哪怕只是一些小举动,都会引起极大的‘波’澜!



这些年,从来没人敢小看海外洪‘门’,哪怕洪‘门’始终保持低调,也一样没人敢不把洪‘门’放在眼里。



洪‘门’重返国‘门’之事,在有条不紊进行着。



而另一边,仓惶逃离的贺名胜,狼狈不已,一条断‘腿’伤势严重,好似一条丧家之犬一般。



西州,地处华国西边,茫茫四野,看过去有些荒凉,在这种环境下,依旧有不少城市发展。



而距离西州城郊外的西峰山,当看到贺家那巨大的‘门’匾,贺名胜再也坚持不住了,连一声都没来得及喊出来,便昏死过去。



听到声音而出来的几个人,见是贺名胜,大惊失‘色’,连忙将他扶了进去,找人来帮他处理伤口。



贺名胜伤得很重,一路想尽办法,才得以回到西州。



此刻,他依旧昏‘迷’,躺在‘床’,脸‘色’苍白,看过去便是一副落魄的模样。



得到消息,贺家家主贺承钢以及贺名胜的父亲贺承丰立刻赶来。



看到自己的儿子,变成这样,贺承丰脸‘色’难看,心更是滔天怒火。

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!谁伤了我儿!”他脸‘色’狰狞,愤怒不已,拳头紧握,青筋一根根暴起,指甲几乎要陷进‘肉’里。



他转头看着自己兄长,喊声道:“大哥,先是名扬,再是名威,现在又是我儿子名胜,这到底是谁,要对我贺家斩尽杀绝?”



他心突然一动,想到贺名飞没有回来,之前派出去的几个人,竟然都没有回来,不禁心里猛地一沉。



“二弟,先别担心,等名胜醒过来再说。”



贺承钢身材魁梧,气势非凡,只是年纪也不小,足有六十多,脸能够明显看得出有苍老的痕迹。



他伸手搭脉,微微点头:“还好只是外伤,已经处理好了不会有什么问题,别太担心了。”



听到这话,贺承丰才松了一口气。



两个人站在那,并没有离开。



过了好一会儿,贺名胜才缓缓睁开眼睛,他一看到贺承钢他们在,顿时哭了起来,声音凄凉,身子都颤抖了起来。



“父亲……大伯!你要为名飞做主啊!”



贺名胜挣扎着爬了起来,扑通一声从‘床’滚了下来,直接跪在地,似乎丝毫不在乎自己的‘腿’已经重伤,连骨头都断了!



“这是做什么!快起来!”贺承钢立刻扶起自己的侄子,皱着眉头道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你先好好躺着。”



他脸‘色’有些难看,听到贺名胜的话,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

而贺承丰更是担心,焦急不已:“怎么回事,名飞怎么了?他人呢!他人现在在哪里?”



“名飞……名分他被人杀了!”贺名胜声音哽咽,低着头,感觉过去悲伤不已,“他死了啊!”



听到贺名飞死了,贺承丰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嗡地轰鸣起来,死了那两个字,不断回‘荡’着,几乎要将他震得昏过去。



“死了?”贺承丰喉咙发干,自己的二儿子死了?



贺承钢也大惊失‘色’,自己两个儿子如今还在昏‘迷’,现在眼前的贺名胜重伤,‘腿’断了一根,而贺名飞竟然死了?



“这到底怎么回事!”



贺承钢暴怒,到底是谁,如此针对他们贺家,难道真要将他们贺家斩尽杀绝?



“是、是那个神医……”贺名胜哽咽着,声音里满是悲痛,“我们去找他,为鸣威他们治伤,可他非但不肯,还对我们出手……”



贺名胜的眸子里爆发出浓烈的恨意,“他设计坑杀我们,我侥幸逃出来了,可名飞……他死得冤啊!”



一听,贺承钢兄弟两个,只感觉‘胸’腔被猛地撞击一声,怒火瞬间熊熊燃烧!



贺承钢捏紧了拳头,死死盯着贺名胜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!”



贺名胜点头:“句句属实,若有半句虚言,侄儿不得好死!”



那双眸子里的疯狂,让人看着都觉得可怕。



“苏寒……苏寒!好你个苏寒!”贺承丰嘴‘唇’颤抖,“你害我侄儿不说,现在还杀了我儿子,我跟你势不两立!”



他浑身散发着澎湃的杀气,仿佛一尊杀神。



“看来我贺家,真是沉寂太久了。”



贺承钢显得平静,但他眸子里的火焰,依旧燃烧得疯狂,自己两个儿子依旧昏‘迷’,现在两个侄儿也遭受毒手,一死一伤!



他贺家,是如此任人欺辱的么!



他贺家,当真可以任人践踏?



“大哥,我去取那苏寒‘性’命来!”贺承丰已经忍不住了,“我要用他的脑袋,祭奠我儿!”



贺承钢看着自己弟弟,知道他此刻杀气冲天,他同样如此,他本是想,派人将苏寒抓来,救醒自己儿子,可没想到,那苏寒竟是如此歹毒之人。



不仅凶残,而且‘阴’险狡猾!



这是要将他贺家斩尽杀绝啊!



“名胜,我之前派去的几个人呢?”贺承钢突然转头,看着贺名胜,自己当初派了几个人去,并没有包括贺名胜,他为何会去。



他想到这点,转过头,盯着贺名胜,目光深邃。



“他们同样遭了毒手,我是接到名飞的消息才急忙赶去,哪里知道那苏寒如此凶狠!”



贺名胜面不改‘色’,依旧愤怒的模样,“我还带了两个护法,现在还陷在那天海市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