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苏寒的表情,那一脸平静,甚至连丝毫情绪‘波’动都没有,虎使者呆在那里。。。



脑海里还想着苏寒刚刚那简单的两个字。



“是你?”虎使者那一只独眼里,满是难以置信,更多的是诧异,随之变成了嘲讽,更带着一丝不屑!



“你放屁!”



他大笑起来,好似听到这个世界最好听的笑话,手指着苏寒,满是不屑,“凭你?当我洪‘门’的洪‘门’?你做梦吧!”



苏寒依旧平静,没有一丝生气,看着虎使者:“信不信随你,如今的洪‘门’,的确我在掌控,同样的,在我眼里,你已经没有资格继续留在洪‘门’了。”



“我还要告诉你的是,洪‘门’即将重返国‘门’,再创当年洪‘门’的辉煌。”



苏寒淡淡道,“只是这件事,可能与你无关了。”



虎使者一惊:“你说什么!洪‘门’重返国‘门’?”



他们一直想做的事情是让洪‘门’回国,所以十二长老使者,哪怕牺牲自己的‘性’命,也要完成此事,可到今天,虎使者知道他们失败了。



现在眼前的苏寒却说,洪‘门’要回国了?



“你们听信主的话,却不知道,主的想法真跟你们一样?”苏寒嗤之以鼻,“别被人卖了,还帮着别人数钱,我能告诉你的是,洪‘门’已经完全不同,而我会带领洪‘门’重返国‘门’,在这片土地,再创辉煌!”



虎使者虎躯一震,愣愣看着苏寒,拼命摇头:“不可能!这不可能,你肯定是在骗我!你一定在骗我!”



“我没有骗你,我也没必要骗你,洪‘门’,现在跟你没有一点关系。”



苏寒站起身,看着虎使者,眼神里有一抹同情,“你很可悲,你们长老使者都很可悲,被人利用,却还没有醒悟,身为洪‘门’长老,却是带头违反‘门’规,难道你们不怕洪‘门’列祖列宗死不瞑目?”



听到苏寒的话,虎使者整个人仿佛瞬间被‘抽’干了‘精’气神,颓然坐到地,似乎自己一直坚持做的事情,突然变得毫无意义。



甚至为此,牺牲了其他长老的‘性’命,而不如苏寒一个人。



“我不信……我不信……”虎使者喃喃自语。



而苏寒已经不再理会。



他本想从虎使者口问出点什么,但看现在的情况,虎使者恐怕不会说什么。



苏寒转身离开,心道看来主的信息,还得自己再想办法了。



“等等。”



苏寒走到‘门’外,虎使者突然抬头,那只独眼里的光芒,有些复杂,“如果你能把洪‘门’带回国‘门’,那我可以告诉你,主的目的。”



虎使者看着苏寒,“希望你不要骗我,否则我是死,也会杀了你。”



苏寒点了点头,没有多说一个字,转身离开。



看来虎使者他们知道一些,洪一刀也知道一些,但或许,他们都一样,有很多事情不能确定。



苏寒走了出去,‘门’外甄勇站在那等着,见苏寒出来,才松了一口气。



“怎么样?没事吧。”



他相信苏寒的实力,但虎使者的确很可怕,不能有半点松懈,为此,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了人手,随时释放麻醉气体。



“没事,虎使者这里应该还有不少有价值的信息,老哥,确保他的安全。”



苏寒微微皱眉,“可能有的人,未必希望他活着。”



十二个长老使者,如今只剩下这一个,他口的信息,恐怕十分重要。



“铃铃铃……”



苏寒刚说完,手机便响了起来,见是杨子成来的电话,他立刻接通。



“老杨,怎么了?”



“苏先生,贺家的人跑了,抓住了两个护法。”杨子成言简意赅,“刚刚又得到消息,逃跑的两个人,死了一个,应该是自相残杀。”



“自相残杀?”苏寒有些吃惊,抬头看了甄勇一眼,“我马回去,你让林琳看好现场。”



挂断电话,苏寒想了想,看着甄勇道:“老哥,要麻烦你跟我跑一趟,出了个命案,你较专业,帮我分析分析。”



甄勇一听,立刻点头:“好,我跟你去!”



苏寒开口让自己帮忙,他不会有任何拒绝。



两个人立刻驱车,直接从省城离开,前往案发现场。



在距离天海市不远的省道岔路口,便看到了贺名飞的尸体,而在他尸体边的山坡下,那辆被抢来的出租车已经破败不堪。



现场,林琳的等人正在勘察,调查取证,法医做着初步尸检,记录相关信息。



见苏寒跟甄勇来了,林琳立刻走了过去。



“死者名为贺名飞,是逃走的两个人之一,没想到会死在这里,”林琳看了苏寒一眼,眼里有一丝担心,“这些家伙来者不善,怕是针对你来的。”



那两个护法已经在加紧审问,还不知道问出了什么,而这贺名飞死了,更是让事情变得复杂。



“死亡原因有发现么?”甄勇开口问道。



“是被酒瓶刺死,从角度来看,是偷袭。”林琳回答道。



苏寒更是诧异起来,两个人能一起逃脱,那肯定关系不浅,十分信任,怎么会突然有一方偷袭杀人?



他对案件分析倒是不擅长,看了林琳一眼,林琳也是摇头:“目前还不知道具体情况,需要进一步调查。”



她有些担心看着苏寒:“这些人什么来头,为何要针对你?”



“有些恩怨。”苏寒不想说太多,免得让林琳担心。



甄勇没说话,默默走到尸体边,跟法医‘交’流了几句,又走到那山坡下的汽车里,仔细勘查一番,脸‘色’有些严肃。



“老哥,有看出点什么么?”



对这方面,甄勇是更专业的,毕竟从事这方面已经有二十多年了。



“我担心,这是嫁祸。”



甄勇看着苏寒,认真道,“而且我猜测,这两个人关系不浅,甚至可以说非常亲密,所以才不会有丝毫防备,如果是嫁祸的,用身边人的死来嫁祸,效果肯定是最好的。”



他是从犯罪份子的角度来看问题,结合这么多年的经验分析得出:“那两个老家伙还在审查对不对?”



见林琳点头,甄勇继续道:“提升审查压力,只要知道死者跟逃走的人是什么关系,那基本可以确定动机了。”



甄勇看了苏寒一眼:“若真是嫁祸于你,那必须早做准备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