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名飞睁圆了眼睛,死死抓着自己大哥的手,他算到死,也想不到,自己的亲生大哥,竟然能心狠手辣到这种地步。.。



“大哥……大……”贺名飞身子颤抖,眼神里更多的是难以置信。



“名飞,你安心地去,大哥一定不会让你白死!”贺名胜咬着牙,眸子里狠光乍现,猛地一拧,贺名飞的眼神瞬间便黯淡下去,重重倒在地,翻滚落下山坡。



贺名胜粗重地喘气,看都没有再看一眼,便拖着一条断‘腿’,朝着山路而去。



浓郁夜‘色’之,他那双眸子,显得格外瘆人。



“可恶!”



铁炮一拳砸在墙,气得身子发颤,“竟然让这两个王八蛋跑了!”



他怎么能不气恼,这么多人出手,竟然还让他们跑了,这该怎么跟苏寒‘交’代?



让他们办这点事情,竟然都办不到,他们怎么对得起苏寒的信任。



“这个不怪你们,那贺名胜显然是个狠茬子,对自己都够狠。”



杨子成没有多说什么。



他也很意外,毕竟像贺名胜这种对自己都狠的人,做出怎么事都不怪。



“我这边已经安排人追查了,你们也要继续,不要松懈。”林琳看了杨子成一眼,她没想到,这贺名胜竟然是来杀苏寒的。



杨子成点了点头:“那两个护法我已经抓住了,主要行凶的人是他们两个,你带回去审吧。”



那两个护法是贺家之人,恐怕事情还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。



林琳道:“好,我倒要看看,这贺家到底想做什么!行凶杀人,谁给他们的胆子!”



黑鬼几个人将两个护法提了出来,两个人都鼻青脸肿,显然被愤怒的黑鬼几个人狠狠教训了一顿,把人‘交’给林琳,其他人立刻再度出动,去追查贺名胜兄弟的下落。



“放虎归山,恐怕事情会更麻烦啊。”



杨子成叹了一口气,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

他想到贺名胜的狠辣,如同当初的雷虎一样!



自‘私’自利而又残忍狠辣!



“这该怎么跟苏先生说呢。”杨子成拍了拍脑袋,思考片刻,还是决定给苏寒打个电话。



此刻,苏寒正在省城刑警大队的虎牢之!



这个地方,当初关押了雷虎,还有齐白,当时那可都是海东省叱咤风云的人物。



齐白如今已经被送到京都,进行更深的调查,现在那个房间,关押的便是虎使者。



“他嘴很牢,一个字都不肯说,我没有办法。”甄勇摇头,得知雷虎已经死了,虽然不是自己亲手将他抓住,但至少没让这种恶人再逍遥法外。



现在能做的,是从虎使者那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,毕竟这虎使者的背后,有着更可怕的人物!



尤其是知道,那个人的目标是苏寒,甚至要杀苏寒,甄勇不能置之不理。



“我跟他聊聊吧。”



苏寒点了点头,迈步走了进去。



‘门’口几个看守的兄弟,见苏寒来,都恭敬点了点头打招呼:“苏先生,你小心点,这家伙伤势已经恢复差不多了。”



“无妨。”



苏寒并没有在意,现在的他,实力再度提升,之前刚突破到化神之境,可又强大不少。



更何况,他还有“临字诀”经书在身,更可以在短期内实力暴涨,现在的虎使者,他并不看在眼里。



“这虎牢,似乎专‘门’为你量身定做的。”



苏寒走了进去,便让人将‘精’钢打造的‘门’关了起来,他看了盘‘腿’坐在那的虎使者一眼,淡淡道,“虎牢虎牢,关的是虎,之前是雷虎,现在是你这个虎使者。”



听到苏寒的声音,虎使者猛地抬头,一只眼睛已经空‘洞’,毫无光彩,显然已经瞎了!



而另一只眼睛,反而变得愈发犀利,慑人至极!



“苏寒!”



虎使者暴怒,双手一拍,暴怒起来,“你还敢进来!”



他猛地挥手,手腕却是被手铐牢牢铐住,挣脱不开,为了防止虎使者暴动,这手铐脚铐都是必备的,甚至每次要进来,都得先打麻醉针或者用麻醉气体。



毕竟这等高手,一不小心,恐怕又会出现雷虎之前的情况。



甄勇可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

铁锁哗啦啦响着,虎使者挣脱不开,气得怒吼,仿佛一只狂暴的狮子。



“你别费劲了,算你挣脱开了又如何?”



苏寒坐在那,语气平静,“现在的你,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

“哼,狂妄小儿!有能耐与我再战一次,我定取你‘性’命!”虎使者咆哮,一只独眼,绽开可怕的光芒



苏寒沉默片刻,有些同情看着虎使者,摇了摇头:“你何必再挣扎,难道想跟你那些老朋友一样,都死?”



虎使者浑身一震:“你说什么?”



“海外洪‘门’长老团使者,除了你之外,都死了。”



苏寒平静说道,“八大长老造反,败坏洪‘门’‘门’规,杀害不少洪‘门’弟子,这已经是严重触犯‘门’规,我跟老‘门’主洪一刀,已经清理‘门’户,将他们都斩杀了。”



他的语气很平静,似乎在说着一件很普通的事情。



可虎使者却是心脏剧跳,眼里满是难以置信:“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”



“洪一刀毒在身,根本支撑不了多久,你的实力更不足以杀了他们,这不可能!”虎使者咆哮着,死死盯着苏寒,冷笑连连,“想骗我?没‘门’!”



他怎么都不会相信,洪一刀的确很强,强大到让人觉得可怕,可他早年了毒,撑到现在,恐怕已经耗尽了他的血气,所以长老团才会选择动手,算牺牲一两个,那有如何?



而苏寒的实力,哪怕已经突破,也绝对不是其他长老的对手!



想骗自己?休想!



虎使者歇斯底里怒吼,而坐在他对面的苏寒,却一如既往的平静,甚至脸只有同情。



他越是这种表情,虎使者越是愤怒,仿佛自己被羞辱了一般。



苏寒太平静了,甚至让虎使者心里有些慌‘乱’,似乎感觉,苏寒说的,是真的。



突然,他猛地一震,似乎想到苏寒刚刚说的话,仅剩的一只眼睛,死死盯着苏寒:“你刚刚说,老‘门’主?洪一刀什么时候成了老‘门’主?那新‘门’主是谁?是谁!”



“是我。”



苏寒看了虎使者一眼,淡淡道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