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这话可是说得够霸道了。

要是老梅检查不过关,那就连苏寒都得留下来关着?

陈老愣了一下,觉得苏寒太冲动了,张了张嘴想劝一句,但想了想,还是没说,既然苏寒出手了,那就肯定没有问题!

那主任一听,得意笑了一声,当即开口:“你放心,就算没有床位,我也会帮你争取一个出来!”

说着,他立刻带着老梅等人去了检查室。

苏寒没有再说什么,跟着他们一起过去。

检查室中,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在那,见主任带人来做检查,立刻就开动了检查仪器。

“先帮他检查,看看是否有精神类疾病。”

主任瞥了苏寒一眼,这种检查,主要是看化学性质,检测有身体内部神经结构损失,往往这是引起精神病的根本原因。

几个医生点了点头,立刻带着老梅进了检查室。

苏寒等人就在外面等着。

梅升有些紧张,生怕要是再检查不过关,那父亲可就真得留在精神病院里,呆一辈子了!

不仅如此,就连苏寒也要留下来,这可不是把事情闹大了么!

他看了苏寒一眼,苏寒却是神情自若,丝毫没有担心的样子。

“年轻人,当医生不是这么当的,太过自信,往往是会害了自己的。”主任忍不住教训起来,满是嘲讽的口吻,“别以为上了几年学,看过几个病人,就真当自己是神医了。”

苏寒转头,瞥了主任一眼:“我没上学,大学都没毕业。”

主任一听,顿时愣了,看来自己还高估苏寒了?

就连大学都没毕业,这种人有从业资格证书么?

他突然感觉,别苏寒本身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,在这胡闹呢!

可见国医堂陈老也在,主任又不敢说,否则不是说连陈老都有病,被苏寒这样忽悠来忽悠去。

“哼,你太儿戏了!”

把病患当玩具么?

主任呵斥道。

苏寒却不再理会,他气定神闲坐在那,丝毫没有担心的样子,甚至玩起了手机,好似完全不关心。

陈老等人就站在一边,安静等待着,见苏寒这样子,心道肯定没有问题了。

别人不了解苏寒,陈老自己怎么可能不了解?

哪怕苏寒只是说了有七成的把握,那都绝对万无一失!

好一会儿,老梅走了出来,几个医生跟了出来,脸上满是诧异和不解。

“结果如何?”

主任连忙开口问道。

“主任,没有神经结构损失,没有查出任何问题。”其中一个医生开口道。

“都说了我没病,非得把我关起来,我看你这人才有病!”老梅气恼不已,指着主任大骂道。

主任脸色难看:“没有结构损伤,不代表你就没有精神病,有的是病理性的,有的是心理性的,你懂个屁!”

他有些不服气,不相信苏寒那江湖骗子一般的手段,真能把老梅治好。

见苏寒坐在那,丝毫不理会,仿佛任由自己去检查,更是让主任很不满。

“我问你几个问题,若是你能正确回答,才能判定你没有病。”

主任看着老梅道。

“快问快问!”老梅已经不耐烦了,不想在这种鬼地方待下去。

他感觉自己没病,但这些医生,一个个心理肯定都有问题!

“第一个问题,一个浴缸装满了水,边上放着一个汤匙,还有一个水瓢,你该如何在最短时间内,让浴缸里没有水?”

主任盯着老梅,认真问道。

他问题一出,几个医生都愣了下,心中不由自主思考起来。

“肯定用水瓢啊!”其中一个医生,忍不住小声道。

另一个也点点头,好奇主任怎么会问这么无聊的问题,这不是小学生都知道该怎么选么。

梅升心里也是这般想着,他看着老梅,担心老梅判断不清楚,会选择汤匙,那可就是完蛋了。

老妹却是眉头一皱,嘴角更是抽搐一下,看向主任的眼神,好似看着一个白痴。

“这还用问?”

老梅气得吹起了胡子,“傻子才会用水瓢!”

他一开口,主任脸上便得意起来,不用水瓢,那老梅选择的就是汤匙了?这还没有问题?这已经不仅是精神病的问题,更是智商都受影响了。

主任刚要开口,老梅又继续道,“拔掉塞子啊!还用水瓢?用汤匙?主任你是不是自己脑子有病?问我这种无聊的问题!”

老梅一喊,全部都人沉默下来,几个刚刚选择水瓢的医生,更是觉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他们竟然没想到拔掉塞子,让水自己排掉,还选择用水瓢……

看来他们才是真正有病!

主任脸色涨红,没想到老梅反应如此快,更是嘲讽自己一番,让他脸颊滚烫。

刚要开口再问,苏寒已经站了起来:“主任,你别再丢人了,正常人就不会问这样的问题,我看这里病得最严重的,就是你。”

他盯着主任,毫不客气道,“你只是想证明自己是对的,可从来没想过,病人到底需要如何才能康复,病人又到底怎么样才形成病症的,你,根本就不专业。”

苏寒的话,如刀子一般,狠狠刺在主任的心口,尤其是那一句“你不专业”,让主任喉咙瞬间发干,愣在那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“老梅是症由气结,卡在心口,更因为他平时一个人生活,心情压抑,缺少子女亲人陪伴,再加上他生活环境并不好,所以才导致意识不清,失去理智,算什么精神病?”

苏寒淡淡道,“能治好的病就算不得什么,如果不能,只是因为你的医术不够,水平不高。”

他说完,便不再理会,让梅升带老梅去办出院手续,而留下主任站在那发呆,已经不敢再回应。

苏寒等人离开,主任也不敢再拦,被苏寒连声呵斥,他哪里还有什么话敢说?

尤其是说他不专业,更是让他羞愧不已,仿佛戳中了他最担心别人发现的东西。

苏寒带着人离开,陈老跟在一边,都忍不住笑起来。

“你小子,可真是不留情,那主任怕都会被你说得抑郁了。”

“不想着帮病患解决问题,一味想证明自己错误的理解是正确的,这种人,就算抑郁也是活该。”

苏寒淡淡道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