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怎么能不惶恐,听苏寒的意思,这房子现在根本不是能不能赚钱的问题,而是要命的问题啊!

他们这等知识分子,手里头有钱,自然就想投资房产,毕竟现在地产行业大热,这是稳赚不赔的,所以就连老梅也都拿出自己的退休金,买了一套。

本想等着涨价涨多点就脱手,但现在看来,这房子问题太大,他们就是想卖,恐怕都没人敢接手。

“说句不好听的,这地方你们就算不住,但来过了,对你们的生活都有影响,”苏寒看了梅升等人一眼,微微眯了眯眼睛,“你是想生孩子,但老婆一直都没有怀孕吧?”

梅升心中瞬间激动起来:“是啊!苏先生你说得对!”

他这都三十好几了,可一直都没有孩子,前几年那是工作还在上升期,没想着生孩子,但今年过来,可是一直在备孕,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两个人检查了好多次都没有问题,让他苦恼不已。

听苏寒的语气,难道是因为他们夫妻两个来过这房子?

梅升哪里能不担心,若是因为这样,不仅害得老父亲突然爆发精神病,甚至连自己都可能无后,他哪里能接受。

一套房子,竟然可以厉害到这种地步。

“苏先生,你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啊!”其他几个人此刻也想起来,似乎就从来过这房子之后,他们的生活或多或少都有被影响了。

苏寒扫了他们一眼,见他们脸上已经满是害怕,这才开了口:“记住,你们可以不信这鬼神之说,但对天地,要保持起码的敬畏!”

说完,苏寒便不再理会,径直迈步走了进去。

梅升几个人想跟进去,想了想还是没有,就站在门口,哪里敢往里走一步。

苏寒走到玄关,便有一道阴风袭来,他眸子犀利,瞳孔里光芒一闪,抬起手,手指上的铜钱戒指隐隐闪过一丝光芒,不过眨眼间,那阴风便散去了。

地术分阴阳,阴术镇魂,阳术封魄,这煞便是属于阴魂中的一种。

苏寒走到房子中间,低喝一声,手掌猛地一翻,一道玄气瞬间激发出来,他眸子扫视一圈,口中念动地术经文:“破煞,散!”

一声轻斥,整个房间的空气,都似乎在瞬间变得通透起来。

“还好时间短,没有吸引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来。”

苏寒走到阳台,将那已经生长茂盛的植物给拔了,又将窗户打开,阳光透射而进,照亮了房间,一下子就便让人感觉通透不少。

“可以进来了。”

苏寒开口道,梅升几个人这才小心翼翼走了进来。

没有了那种阴冷的感觉,心里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苏先生,那我们这房子……”梅升开口道,“是不是不能要了?”

若是真不能住人,他们只能暗暗想办法转手卖了,哪怕就是亏一点,也没有办法。

“只要按我之前说的,将格局稍微变一下,不仅没有坏处,反而是个风水好房。”苏寒开口道,“只是,若是再一意孤行,不听我的,那后果自负!”

梅升等人一听,顿时大喜,一听能变成风水好房,忙激动道:“不会不会!我们一定谨记苏先生的指点,不敢再乱来!”

苏寒点了点头,取来纸笔,将他改造的方案画了出来:“这屋子就留给老梅自己住,你们常回来看望,陪伴他,便能带来好运,明白么?”

他那一副认真的模样,让梅升等人不敢再有一丝质疑,连连点头。

“好了,你立刻找人来改造吧,我去精神病院,把老梅带回来。”

说完,苏寒便带着陈老离开了。

梅升几个人,马上分工,几个人去请装修工人来改造,另外几个人,立刻跟着苏寒前往精神病院,将老梅带出来。

苏寒走在前头,陈老站在他身边,心中暗暗道:“苏寒的实力是越来越强了,风水地术这等奇门之术,更加精通,果然不一般啊。”

只是他没想明白,苏寒要求梅升这些后辈,长回家看看,陪伴老梅是什么道理。

陈老突然心中一动,似乎想到了什么,不禁笑了起来:“这小子,想得可真周到。”

老梅退休之后,就一直都是一个人居住,孩子都长大了,平时也忙,更是很少去看望他,一个人住着,难免会觉得孤单,心情压抑,怎么可能会身体好?

苏寒这一手治疗,可不仅仅是从环境上诊治,甚至是从病人的生活习惯,乃是生活状态来对症下药。

当真不是一般的医生可以达到的高度啊!

陈老看了苏寒一眼,心中越发敬佩,这家伙,或许真的可以让中医这门学派,重新在整个世界发扬光大!

京都青山精神病院,一般精神病患者,都会被送到这里治疗和看管。

老梅差点伤了人,被认定有精神病,没有自主行为能力,只能暂时先呆在精神病院。

“放我出去,我没病!”老梅愤怒,却没有任何办法,看着周围那些真正精神病患者,他感觉自己都快疯了。

可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为何会突然失控去伤人,自己平时根本就不会那样啊。

“放我出去啊,你们这些混账,我没有病,你们放我出去啊!”

老梅声音都喊哑了,他真担心自己这这种地方呆久了,就算没有精神病,也会变得有精神病。

外头,主任办公室内,梅升正跟主任交涉。

“这位是苏先生,可以治疗好我父亲的问题,还请主任开具证明,我们想把父亲带回家。”梅升指着苏寒,恭敬道。

那主任将信将疑看了苏寒一眼,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:“你能治精神病?”

若非边上还有陈老这个国医堂的老中医在,他真会将苏寒也当成神经病。

“精神病是特殊的疾病,并非吃西药就能治疗好,你们这种方式,除了看管之外,没有别的效果。”苏寒直言不讳。

那主任一听,顿时皱起眉头:“年轻人,你这口气就大了,我们精神病院成立这么多年,口碑在那,可不是你几句话就能否定的,吃药能让他们安静下来,至少不会对这个社会有危害。”

他有些不悦,苏寒的话,明显就是在质疑他们精神病的治疗措施。

“服用镇静剂,或许切除下丘脑记忆神经,这如果算是治疗手段的话,那我可真是开眼界了。”

苏寒摇了摇头,依旧对这种方式很不赞同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