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者父母心。

苏寒当然知道,像陈老这等医德高尚的老中医,现在可真是没那么多了。

“陈老放心吧,这算不得什么大事。”苏寒笑了笑,看着林美妤,“那我先跟陈老去处理一下。”

“嗯,我在店里看看,刚好最近有个活动需要策划,我跟大家商量一下。”林美妤道。

苏寒也不浪费时间,立刻跟着陈老去了国医堂。

诊堂门口,几个人坐在那,脸色不善,显然就是陈老口中老梅的家属,这些日子,他们天天都来,就是要讨个说法。

哪怕明知道,这事已经跟陈老没关系了,但除了陈老,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该去找谁。

好好一个人,突然就得了精神病,换谁也接受不了。

见到陈老出现,几个人立刻围了上去:“陈老!陈老你可来了!快救救我爸,想想办法吧!”

梅升看着陈老,忙开口道,脸上满是愁云,“我爸这好端端的成了精神病人,怎么会变成这样!”

“陈老,你得负责啊,我爸就是来找你看病的!现在变成这样,你有责任的!”

“就是,国医堂这么大的招牌,陈老你也不想砸了吧?”

几个人三言两语,听过去更像是威胁。

陈老还没有开口,苏寒已经不悦:“老梅是自己一意孤行,现在还想怪到陈老头上?当初跟他说了解决的办法,他自己不听,能怪谁?”

这些家伙还真是过分,陈老好心帮他们,结果他们还想威胁陈老?

国医堂的招牌,又岂是他们几个人就想砸了的?

见苏寒开口,梅升皱起眉头:“你是哪位?”

他语气不善,“年纪轻轻少说话,这些事情不是你能插手的!”

“是么?那我不插手!”

苏寒冷哼一声,“本来还想救老梅一次,但看他的家属都是这种态度,那就算了,让他在精神病院呆着吧!”

众人一听,顿时诧异,苏寒能救老梅?

“你们这些人,太过分了!”陈老目露愠色,“我把苏寒请来,帮老梅治病,你们这是什么态度?我可以告诉你们,能救老梅的,只有苏寒!他若是不肯出手,那你们怎么闹都没用!”

他冷哼一声,“真是不可理喻!”

梅升一听,顿时有些慌乱起来,将信将疑看了苏寒一眼,问道:“你真能救我爸?”

“爱信不信。”苏寒语气冷淡。

梅升忙转头看向陈老,态度立刻变得恭敬起来:“陈老,对不起,我们也是着急,真不是故意冒犯你们,我家老爷子一把年纪了,还要在精神病院里受罪,我们这些做儿女的,真的心里难受啊!”

他哭丧着脸,“求你了,陈老,我知道你是好人,是个大善人,求你帮帮我们,救我爸吧。”

陈老哼了一声,他自然是无能为力,否则也不会去请苏寒了。

他看着苏寒,想看苏寒的意思,毕竟,能救老梅的,只有苏寒。

“要救你父亲也行,”苏寒眯了眯眼睛,看着梅升等人,“只要把他买的那套房子丢了就行。”

“丢了?把房子丢了?开什么玩笑!”

“你知道不知道那房价现在涨到什么价格了?已经八万每平米了!你说丢了?”

顿时,有几个人喊了起来,苏寒说的是丢了,而不是卖掉,这个方法,陈老之前也说过了,可他们哪里肯。

那可是价值大几百万的房产啊!

“哼,在你们的眼里,房子比老梅的命重要多了。”苏寒的语气里,满是嘲讽,“既然房子更重要,那你们还来闹什么?让老梅在精神病院里呆着不就好。”

几个人顿时恼怒起来,想要张嘴呵斥,梅升立刻拦住他们:“够了!都什么时候了?还房子房子,你们都差这些钱么?真想看到老爸死在精神病院?”

他大吼着,双眼赤红:“就算那房子值钱,也是老爸的产业,你们再废话,那就滚!”

梅升是几个人年纪最大的,自然要听他的。

“苏先生,烦请你出手,房子既然不能卖,那就荒废在那吧,现在我只想让我爸好起来,他那个人在精神病院呆久了,我担心他会想不开!”

梅升最担心的就是这点,被抓进去之前,老梅差点杀了人,仿佛精神已经不受控制了!

“被煞控制了,你以为是那么容易解决的?”

苏寒见这梅升还有点良知,心中怒气消除不少。

若是他们一意孤行,不肯放弃房子,苏寒才懒得帮他们,连自己的儿女都不在乎自己的父亲,那老梅只能说是被他自己的儿女害的。

“煞?”

听到这种东西,几个人脸上满是震惊,感觉苏寒说的东西,太过玄乎了。

他们都是一些知识分子,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人,听苏寒说这样的东西,顿时又想反驳。

梅升眼神一扫,让他们闭嘴。

“苏先生,我们都听你的,还请出手相助,至于诊费,我们一定满足你的要求。”梅升恭敬道。

苏寒点了点头:“先带我去老梅买的房子吧。”

老梅肯定是中了煞,要解除,就得先去找到煞的根源。

煞,在风水地术中,就是因为风水淤积而产生的毒瘴,不同的环境,产生的煞气并不一样,甚至有的煞形成久了,甚至可能有点灵性,再沾染些不干净的东西,一旦侵入人体,那危害太大了。

对风水地术越是了解,苏寒就越是明白,这个世界并非是肉眼就能看清的。

有太多的东西,都在人的认知之外。

这煞,便是其中一种。

华国上下五千年历史文化,早就有人发现这些了,只是到了近代,少有人学习,去掌握这方面的知识,毕竟就连中医这等医术都式微,更何况更加深邃玄妙的奇门之术?

苏寒跟着梅升到了那座房子,苏寒并不陌生。

开了门,顿时一股寒气冲了出来,站在前头的梅升,顿时浑身一颤,冷得瑟瑟发抖,明明已经是四月天,自己刚从大太阳下走进来,怎么会冷成这样。

他心里不禁有些害怕,忙站到苏寒身后:“苏先生,这房子……”

“感觉到了么?在这种地方住,那就是不要命!”

苏寒直言不讳,吓得梅升几个人,心中猛地一颤:“苏先生!你可得救我们啊!”

谢谢几位兄弟打赏,酝酿几天爆发一波!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