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老道人像老顽童,他又何尝不是一样?

似乎在他们的眼里,很多东西早看透了,再难以让他们的心有一丝的‘波’澜。.。品書網

“这世千万种人,但有一种人,再强大都不过分。”

老教官吃着鱼,自言自语,“因为他们的存在,是为了守护更多的人安稳生活。”

他吃了两口鱼,咂咂嘴,回味着新鲜美妙的味道,举起杯子送到嘴里,倒了半天,都没有一滴酒,顿时让他一阵无奈。

“老酒鬼,你还我酒来!”

……

从老教官那离开,江龙便直接送苏寒去了林家。

“真看不出,老道人的徒弟,还如此风流。”

江龙打趣道,“在这点,我很崇拜你。”

苏寒耸了耸肩:“说得轻巧,这也很累的。”

江龙愣了一下,随之无奈:“我只能当你是炫耀了。”

汽车开到林家那个小区,看到车牌号,便没人敢拦,车听到林家大‘门’‘门’口,苏寒刚下车,看到林道然开‘门’走了出来。

见是江龙亲自将苏寒送回来,不禁眼睛一亮。

“林叔,好久不见了。”江龙笑了一声,打了个招呼,指着苏寒道,“我把你‘女’婿安全送回来了。”

林道然大声笑起来:“麻烦你了!”

“不麻烦,那我还有事先走了,改天有时间,我找林叔请教点东西。”江龙笑道,便掉头离开。

林道然心情不错,江龙那是何等人物,哪怕还如此年轻,但算自己没有退下来,论影响力,也不江龙啊!

他竟然说要跟自己请教点东西?

他还有什么事需要跟自己请教的么?

算是客气话,恐怕也都是因为眼前的苏寒。

想到这,尤其是想到江龙刚刚那句,把自己‘女’婿送回来了,不禁乐得眉开眼笑。

“林叔,你笑得有些吓人。”苏寒翻了个白眼,看到林道然那笑,不由得心里发‘毛’,这老家伙,是不是又在想什么不正常的事情。

“以后别喊叔了,美妤都跟了你,你喊声老丈人不过分吧?”

林道然眉‘毛’竖了起来,“至于领不领证什么的不重要,反正你要是敢欺负美妤,那我肯定跟你拼命!”

苏寒真的无奈,这老家伙,整天脑子都在想些什么。

老丈人?

他刚要张嘴拒绝,见林道然眉‘毛’快拧起来了,只得点了点头,反正只是一个称呼,懒得得罪这个家伙。

“老丈人,你赢了。”

听到这声称呼,林道然顿时又眉开眼笑起来,得意至极。

“走走走,进屋,美妤已经‘弄’好菜了,陪我喝两杯!”林道然声音宏亮,满是笑意,伸手拍了拍苏寒的肩膀。

两个人正要进‘门’,身后又传来了一声汽车喇叭。

林道然跟苏寒同时转身看了过去,见一辆黑‘色’的轿车缓缓开了进来。

看到那车牌,林道然脸‘色’微变,随之沉了下来,连眉头都皱了起来。

苏寒一看,便知道林道然并不喜欢来人。

车停了,邹洋从驾驶位走了下来,忙又开了后车‘门’,恭恭敬敬喊了声:“爸,到了。”

苏寒抬头看去,从车里走出一位年纪林道然年轻个十岁左右的男子,浑身散发着气息显得很强势,气宇轩昂。

他迈步下了车,抬头便看到了林道然,忙笑了起来:“老林!”

“哼,邹刚,你几个意思?到我林家来做什么!”林道然语气不善。

他自然不喜欢邹家的人,自己退下来了,而邹刚更进一步,让他邹家这段时间都好像膨胀了一般,几次针对自己林家,似乎是想从林家找优越感。

这让林道然十分不悦。

邹刚笑了笑,尤其是看到站在林道然身边的苏寒,不禁心头一动。

他转头看了自己儿子一眼,邹洋脸依旧有着惧‘色’,微微点头,示意那个人,是自己口说的苏寒。

那个江龙亲自来接,去见老教官的苏寒!

“老林,你别生气,我今天来,是来给你道歉的!”

说着,他脸‘色’沉了下来,转头盯着邹洋,“你这个‘混’账!还不跪下给林叔道歉?小小年纪不学好,嚣张跋扈,谁给你的胆子?”

邹洋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低着头:“林叔,对不起,我年轻不懂事,太冲动了,无意间冒犯了林家,这是我的错,请林叔原谅我!”

林道然愣了一下,没想到邹洋说跪跪,这事传出去,他邹家还有什么脸面?

邹刚亲自带着儿子‘门’负荆请罪?

林道然可不是小孩子,自然看得出来,邹刚这么说,肯定不是因为自己,否则之前也不会针对林家了。

他心一动,想到刚刚江龙送苏寒回来,顿时明了。

“哼,受不起!”

林道然手一挥,“你邹家现在不一样了,我林家岂敢让你邹家的人跪?折煞我林道然了!”

他丝毫不想理会,看了邹刚一眼,心底怒火压抑不住:“邹刚,大家都认识几十年了,玩这套有意思么?你若是想踩着林家来彰显你邹家的威风,尽管来!”

邹刚脸‘色’微微有些难看。

自己带儿子过来道歉,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,可没想到林道然竟然丝毫不给自己台阶下。

要不是因为苏寒跟江龙走得近,甚至能接触到老教官,他才不会来。

“老林,何必呢,给我个面子……”

“你的面子很值钱么?”

邹刚话还没说完,苏寒开了口。

他看了邹刚一眼,指着邹洋道,“你儿子之前可不是这样说的,他要欺负妤姐,欺负我的‘女’人,还想抢夺我的长生食坊,这不是仗着你的面子?”

邹刚脸‘色’难看,心里有火也不敢发。

眼前这个年轻人,可不一般啊!

可被这样一个年轻的小子指着鼻子嘲讽,邹刚同样很不舒服。

邹洋一听,恼羞成怒,差点没忍不住站起来怒骂。

来之前,他跟邹刚商量过了,算苏寒跟江龙有点关系,那江龙也不会因此照顾林家吧?毕竟自己邹家,现在可是更进一步,林家重要多了。

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子,见邹刚正心里权衡着,得罪苏寒和林道然对自己邹家的影响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邹刚有些诧异接通了电话,顿时瞪大了眼睛,猛地抬头看了苏寒一眼,忙点头应着:“明白,我明白,绝对不会,请您放心,放心!”

他放下电话的手,微微有些颤抖,深吸了一口气,突然一巴掌,狠狠扇在邹洋的脸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