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他的语气,似乎还有些期待,自己带领洪‘门’回国,恐怕会掀起国内武道隐‘门’的风雨,老教官难道一点都不担心么?

“前辈,你不担心么?”

苏寒忍不住道,“洪‘门’毕竟已在海外百年,当初……”

“过去的事早过去了,现在都什么年代了?”

老教官眯着眼睛,“当年的事,很复杂,洪‘门’的确有不对的地方,但更多是个人,而不是整个洪‘门’,你明白我的意思么?”

苏寒点了点头,他听洪一刀也说过。

当年是因为有个别人为了自己一己之‘私’而犯了错,结果是整个洪‘门’接受惩罚。

过了百年之久,当初的人都已经化作黄土,那还有什么可说的?

更何况现在的洪‘门’,苏寒是‘门’主,跟当初的洪家,更没有任何关系,尤其是苏寒的身份,是老道人的徒弟,老教官怎么会有不放心?

“这件事你自己安排吧,当然,不管什么情况下,不要过线,否则哪怕你是老道人的徒弟,我一样要收拾你。”

老教官提前打好预防针,哪怕心里知道,苏寒这种人,是断然不会干这种事的。

“我知道了,有前辈这话,我心里更有底了。”

苏寒是个聪明人,听得出老教官话里的意思。

“行了,别愣着了,动筷子吧。”老教官给苏寒倒了一杯酒,“我这酒可藏了好多年,没被你师父发现,趁他不在,赶紧拿出来喝。”

苏寒哭笑不得,看来自己师父那个老酒鬼的形象,可是让老教官防不胜防啊!

他拿起筷子,夹了鱼尝一口,忍不住咂咂嘴:“前辈,你手艺真好!”

这鱼味美清鲜,入口即化,娇嫩不已,没想到老教官这等武道高手,竟然还有一手如此‘精’湛的厨艺。

看到苏寒脸满是诧异,老教官得意大笑起来:“我这一手,还是当年打战的时候,跟随军的厨子学的,这么多年,都没有丢呢。”

那些年的岁月,对他来说,是一辈子都刻骨铭心的,这煮一锅鱼,更是让他能经常响起当年那些事,回味无穷。

“你别说,要不是你今天来,我可没这口福。”

江龙也打趣道,一边说着,一边丝毫不客气,“今天我可得多吃点,回去好跟我师兄炫耀。”

三个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他们一边聊着在海外发生的事,一边聊着武道之路,让苏寒也收获不少,至少他清楚了,自己未来的道路,是怎么样的。

老教官喝了几杯,江龙倒是守规矩,要开车,滴酒不沾。

这酒的确不错,苏寒只是喝了一杯,便能感觉到,绝对是珍品:“我师父要是知道前辈有这好酒,恐怕会忍不住过来的。”

老教官哈哈大笑,眸子里闪过一丝光芒:“你师父那德‘性’,我还不清楚?”

苏寒只能摇头,对自己这个师父,他根本没有别的话好说,根本是一个老酒鬼,只是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
他没有久留,酒足饭饱,便跟老教官告辞了。

既然得到了老教官的允许,那苏寒心便更有底了,洪‘门’重返国‘门’之事,可以尽快去办了。

“江龙,你送苏寒回去,另外京都这边‘交’代一下,别让那些不长眼的找苏寒麻烦。”老教官吩咐一句,他倒不是担心苏寒吃亏,是担心那些不长眼的,把苏寒惹恼了,自讨没趣,别‘弄’得最后还得他去擦屁股。

“是。”

江龙带着苏寒离开湖心小筑。

老教官依旧坐在那,吃着鲜美的鱼,喝着美酒,眯着眼睛,笑得十分狡猾:“出来吧,真不知道你躲个什么劲,自己徒弟也躲。”

叮叮当当一阵脆响,一个身材并不高大的道人迈步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他看起来并不像所谓的得道高人那般仙风鹤骨,反而看起来有些滑稽,长发盘起,发簪‘插’在‘花’白的长发,嘴‘唇’两边的白须,更是搭到了‘胸’口。

一眼看过去,活脱脱一个老顽童!

“这小子现在要是看到我,非得问各种各样的问题,烦都会被烦死。”

老道人笑了一声,看都没看老教官一眼,直接从他手里,将那珍品美酒抢了过去,往嘴里倒了一口,“你这老家伙,有这个好东西,竟然藏了这么多年,不厚道啊!”

老教官一脸无奈,自己的酒,给自己倒一杯都不行啊?

“那他毕竟是你徒弟,你这个当师父的,把那么多事情丢给他,他能不问你?”老教官看着自己已经空了的杯子,忍不住拍桌子,“给我再倒一杯!”

老道人才不理会,将酒倒进自己腰的葫芦里,连一滴都没剩下。

“要不是没酒喝了,我都懒得回来,这俗世有什么意思啊。”

老道人眸子里光芒闪烁,盯着老教官道,“苏寒这小子,天赋异禀,没想到这么快突破到了化神境界,连风水地术都掌控了,不愧是我老道人的徒弟。”

他的脸满是得意,带着一丝骄傲。

“那跟他爹呢?”老教官玩味道。

“更强不少。”

老道人毫不避讳,“要是他爹知道苏寒这小子现在这么优秀,恐怕会忍不住从昆仑回来啊,哈哈哈,我回去跟他说一说,让他开心一下。”

“当年的事……”

“等苏寒自己‘弄’清楚吧,这也是个过程。”老道人淡淡道,他往嘴里灌了一口酒,美滋滋眯起了眼睛,“时机成熟了,什么都会清楚的。”

听老道人说这话,老教官不禁眉头一挑:“你的意思是苏寒未来也会去昆仑?”

老道人没有回答,只是眼神深邃,仿佛穿透了空间,能够看到未来。

“这俗世虽好,但留不住真正的英雄。”

说完,他便不再说,摇晃着酒葫芦,里面传来晃晃‘荡’‘荡’的声音,还略有不满:“难得出来一趟,竟然没装满,真是,下次有好酒,都给我留着点,我走了!”

话音刚落,老道人便没有了踪迹,来去如风。

老教官苦笑摇头:“这老家伙,还跟当年一个脾气,跟老顽童一样。”

他眯了眯眼睛,放下筷子,心里想着老道人刚刚说的那句话。

“是啊,这俗世最好,但留不住真正的英雄,那些俗人还在为了自己的一己‘私’‘欲’在谋划,可真正的英雄,已经站在最前线了。”

他摇了摇头,笑得玩味:“反正会很有意思吧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