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根本没有一丝客气,什么邹家?

当初那个周家,敢对自己不客气,而后便直接消失了,现在算再来个邹家,哪怕更强大,那又如何?

连自己的女人都敢欺负,苏寒不会放过他!

他左右开弓,接连几巴掌,将那邹洋的脸,打得高高肿起,仿佛猪头一般。dt

周围几个保镖,被吓得瑟瑟发抖,想站起来去保护邹洋,都已经没了胆量。

这到底是哪里来的猛人!

连邹家的人都敢打?而且下手如此狠!

苏寒没停,又是一巴掌,打得邹洋嘴角鲜血飞溅:“这股份,你还要不要?”

邹洋急促喘气,眸子里满是恐惧,更多的是愤怒!

他死死盯着苏寒,嘶吼起来:“有本事你杀了我!”

这是京都,哪怕是林家,也不敢过分对自己邹家,苏寒算是什么东西,敢打自己?他一定会让苏寒他们付出代价!

苏寒眸子一冷:“真当我不敢杀你!”

森冷的杀意,让邹洋瞬间一颤,心猛地一震,后悔自己冲动,说了如此狠话,这苏寒明显是个疯子,否则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份,还敢动手?

身后,林美妤听到苏寒发怒,想去阻止他,毕竟这是京都,邹洋身份不一般,尤其是他邹家如今更进一步,得罪了不好。

站在一边的顾峰却是摇了摇头:“妤姐,苏先生有分寸的,你放心。”

他心同样气恼,邹洋算个什么东西!

敢不把苏寒放在眼里?

别人不知道,但顾峰却是很清楚,苏寒的身份同样不一般,能随意出入龙影的人,能在短时间将肖凡送进龙影的人,会怕他邹家?

他顾家在邹家面前不敢说话,但苏寒在这,邹家也得安分一点!

被苏寒一凶,邹洋哪里还敢说话,身体颤抖着,满是惊恐。

“欺软怕硬的废物!”

苏寒提着邹洋的衣领,像丢一只死狗一般,将他丢在地,“以后别自找麻烦,我长生食坊除了我认可的人可以持有股份,其他人谁敢伸手,我砍断他的手!”

说完,苏寒便不再理会,转身走到林美妤的身边,牵着她的手,直接离开。

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情,苏寒明显能感觉到,自己的心情不算太好。

而这邹洋,还敢欺辱林美妤,直接让苏寒爆发了。

“走吧。”苏寒没多说,牵着林美妤离开。

林美妤看了苏寒一眼,只是点了点头,她能感觉到,苏寒的心情不是很好,只能说这邹洋,算是撞到枪口去了。

苏寒等人离开。

而邹洋躺在地,捂着嘴惨叫,一张本来看过去还算英俊的脸,如今已经成了猪头,连他妈恐怕都不认识了。

“王八蛋!王八蛋!我定要你们付出代价!”

邹洋怒骂,叫嚣起来,“还愣着做什么,扶我回去!快扶我回家喊人!”

敢这样打他的人,从来没有还能活在世的!

既然自己得不到那长生食坊,那林美妤他们也休想再拥有,还有那个苏寒,必须死!

邹洋立刻回了家去叫人,他不信,在这京都,还弄不死一个无名小卒。

而苏寒带着林美妤离开,直接去了林家。

顾峰在前头开车,兴奋不已,挥舞着拳头:“太解气了!他妈的这邹洋活该,苏先生你真该多抽他两巴掌!”

他怎么能不气。

在邹洋面前,他根本没有说话的资格,邹洋想夺走的是他的股份,算林美妤出面了,那邹洋都丝毫不客气。

但又如何?

还不是被苏寒大嘴巴狠狠抽着!

“那邹家不简单,本与我林家一个层次,现在我爸退下来了,他邹家反倒去一个台阶,现在已经不把我林家放在眼里了。”

林美妤却是有些担心,“苏寒,这京都圈子水深,你还是不要多生事端的好,让他占点便宜,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这种圈子里,山不转水转,做事都得留一线,说不定什么时候风水轮流转,曾经被自己踩在脚底下的人,又翻身了。

“不行。”

苏寒直接拒绝,“占别人便宜可以,占你的便宜,那是找死,更别说,还想占我的便宜。”

那长生食坊,可是苏寒跟林美妤的东西,不允许再有外人插手。

“这长生食坊现在三个股东,永远三个。”

苏寒转头看了顾峰一眼,“除非顾峰自己不要了。”

“要!要啊!”顾峰忙笑了起来,“我这可是打算当做我顾家的传家宝,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呢!”

林美妤忍不住笑了:“你这家伙,嘴贫。”

既然苏寒有分寸,那她也不担心了,反正自己的男人,她很清楚,从来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他,算是邹家,又算得了什么?

“对了,你这次过来京都,是有事吧?”

林美妤看着苏寒道。

苏寒点了点头:“是有点事。”

他倒没有明说,毕竟武道圈子的事,跟林美妤说了也没用,反倒让她担心。

他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,没多久那边接通了。

“没想到你小子会给我打电话,有什么事么?”

电话那头,声音似乎有些印象,林美妤不禁好起来,苏寒是给谁打电话呢。

“我有事要见你师父。”苏寒回答道,“前辈有空么?”

“见我师父?有空,我师父说了,只要是你找,什么时候都有空。”那边顿时大笑起来,似乎早料到苏寒会来京都。

说好在长生食坊等,苏寒便挂了电话。

见林美妤一脸好的模样,苏寒笑了笑:“是江龙,我找他师父有点事。”

林美妤一怔,有些没反应过来,坐在前头的顾峰,更是手心一紧,心脏差点跳出了喉咙。

“江龙?”

那个传教官?!

林美妤知道苏寒跟江龙有过一面之缘,可没想到他们关系竟然这么密切,她此刻才回想起来,当初乔雨蔓过生日,成人礼的时候,江龙可是也去了!

他师父……不是老教官?

苏寒竟然有资格,可以直接找那个老教官!

两个人都愣了,半天没回过神来,车到了长生食坊,都还没反应过来。

苏寒倒是没想那么多,在他眼里,江龙跟老教官一样,都属于武道圈子人,至于他们的其他身份,苏寒没有什么概念。

感觉过去,嗯,可能较不一般吧。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