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森冷的眼神,看得胡刚浑身一颤,心底一抹恐惧,瞬间涌心头!

“你……”胡刚呼吸变得急促,咬着牙道,“你到底是谁!”

敢说这样的话,苏寒这是找死!

“从来没人敢这样得罪我们蛇堂!”胡刚怒吼起来,他张嘴要骂,苏寒已经一巴掌狠狠‘抽’了过去。!

“啪!”

苏寒的巴掌,势大力沉,直接将胡刚嘴里的牙齿都打得飞出去两颗,“那今天有了。”

他不仅要得罪蛇堂,更要让蛇堂付出代价!

接二连三找自己麻烦,想杀死自己,甚至还敢对自己身边的人出手,苏寒已经没有耐心了。

对这样的人,他丝毫不想再给机会。

天作孽有可活,自作孽,那别怪自己不客气了!

“秋枫在哪。”苏寒盯着胡刚,冷声道,“你有一分钟的时间好好想。”

胡刚惨叫着,吐出一口血水,眸子里满是恨意,死死盯着苏寒:“你休想知道!”

他心震骇,没想到苏寒竟然如此可怕,自己已经说了是蛇堂的人,他竟然还敢动手,甚至还想知道少堂主的下落。

他到底想做什么!

见胡刚执‘迷’不悟,苏寒笑了一声:“铁炮,今天教你们一招,分筋错骨手。”

站在一边的铁炮,顿时兴奋起来,苏先生的讲堂开课啦!

“这分筋错骨手,要不了人命,但会让人犹如筋骨被拆开,生不如死,”苏寒看着胡刚,那表情,让胡刚心脏猛地一沉,“刚好这里有人可以让你们练习,好好学。”

“是,苏先生!”铁炮嘿嘿笑了一声,瞪圆了眼睛,期待不已。

“你你、你想做什么!”胡刚想后退,可根本动弹不得,他看着苏寒伸出手,心里的恐惧已经瞬间攀升来,“你……你别‘乱’来!啊!”

他话还没说完,苏寒的手指已经在他的身用力点了两下,顿时,胡刚的惨叫声,几乎能撕裂整个房间。

身的筋骨仿佛瞬间被拆除了一根,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,让胡刚面‘色’瞬间惨白,眨眼间像被‘抽’干了浑身的血液!

“啊——!”胡刚惨叫着,喉咙都沙哑了。

苏寒依旧没有停手,脸‘色’平静,像在给年轻人人体医学课一般。

“这个‘穴’道,刺‘激’下去,可以让‘胸’骨产生断裂的疼痛感,这里是锁骨,还有这里,是盆骨。”

苏寒一一用手,胡刚已经感觉自己脑袋眩晕,几乎要昏‘迷’过去,可那种剧烈的痛苦,让他生不如死!

是想晕过去,都会被那痛感直接折磨得越发清醒!

“放、放了我……求你……”胡刚身子颤抖,痛苦不已。

他看着苏寒求饶,可苏寒丝毫不理会:“铁炮,你练练手,什么时候学会了再喊我。”

说着,苏寒便转身坐会了沙发,悠然泡茶,仿佛根本听不到胡刚的惨叫。

铁炮嘿嘿笑了一声,走到胡刚的面前,‘揉’了‘揉’手掌,一副跃跃‘欲’试的样子,吓到胡刚灵魂都快出窍了!

“我说!我说!不要啊!千万不要啊!”

胡刚已经被吓惨了,一张脸煞白,毫无血‘色’,“我说,少堂主在地下城……在地下城啊!”

他哭喊着,看着铁炮没再继续走,这才松了一口气:“少堂主在地下城,那里是蛇堂的根据地,我已经告诉你了,可以放我走了么?”

胡刚满脸乞求,看着苏寒。

苏寒却丝毫没有理会:“地下城?秋枫倒是会藏。”

他站起身,便转身离开,看都没有再看胡刚一眼。

而铁炮嘿嘿一笑:“不行,我得先练练,不然都忘了。”

话音刚落,他便冲了过去,胡刚的惨叫声顿时再次响起……

胡刚口的地下城,是一家会所,因为处在地下空间,名字取为地下城。

这种地方,都是挂羊头卖狗‘肉’。

外面是各种娱乐设施,而里面,经营着各种各样的生意,没有足够的背景支持,还真难在这种城市立足。

此刻,在地下城最高档的贵宾包厢。

秋枫坐在那,身衬衣已经被撕扯得凌‘乱’,看过去似乎刚经历过一场大战。

他坐在沙发,两个如水蛇一般的妖娆‘女’子,缠绕在他身,肆意**,只是秋枫的脸‘色’似乎并不好看。

他看了一眼自己下身,依旧是毫无反应,心里那股恨意和怒气,顿时汹涌起来!

“都给我滚!滚!”

他怒吼着,吓得两个妖娆‘女’子,心惊胆战,她们已经尽可能去**秋枫了,可没想到,这家伙还是不行……

“邱少爷,我们再试……啊!”一个‘女’子媚眼如丝,故意魅‘惑’,可话还没说完,便被秋枫一巴掌打翻在地,“滚!”

还想再试试?

这是在羞辱自己,在说自己是没用的男人么!

秋枫一张脸,似乎要杀人!

两个妖娆‘女’子,面‘色’苍白,被吓得身子颤抖,连滚带爬逃离包厢。

秋枫粗重地喘着气,猛地转头,盯着被绑在那,满脸泪痕,因为恐惧而不断颤抖的‘女’子。

苍之空长得很漂亮,甚至可以说美得让人心醉,长发披肩,如黑‘色’的瀑布一般,‘精’致的五官,好似瓷娃娃一般,而她略显丰满的身材,更是让男人看一眼浑身发烫!

尤其是她现在因为恐惧,脸那种楚楚可怜的模样,更是让人血脉喷张!

秋枫很想强行占有她,可……可他不行!

哪怕找了两个‘女’人来**自己,也根本没有任何作用。

他恨!

他恨苏寒。

若不是苏寒把自己废了,他哪里会沦落到这种地步。

“你姐姐若是不把苏寒杀了,那我把你杀了!”秋枫看着苍之空,眼里有一丝变态的疯狂,“我得不到的东西,那毁掉!”

苍之空拼命摇头,眼泪不断滑落,她不仅是害怕,更是担心自己的姐姐。

她早听到秋枫说了,要杀的那个人,实力高强,杀手组织一直没人敢接这种任务,可秋枫却抓了自己,‘逼’迫自己姐姐去执行任务,那不是送死么!

“不要……求你不要……”苍之空的声音糯糯的,酥软而‘迷’人,如此开口求饶,更是让秋枫心底那股兽‘欲’,瞬间腾起了火。

可下身依旧毫无反应,不争气啊!

他赤红着双眼,呼吸急促,恨不得直接将苍之空活活撕碎!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