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刚嘶吼着,看着那张本应该是鲜红的红桃a,整个人都懵了,脑袋顿时一片空白。

这根本不可能!

他早就看过了,自己的底牌是红桃a,怎么可能变成了梅花a?

那可漆黑如墨的梅花a,仿佛一柄刺刀,瞬间穿透他的心脏,让他绝望!

站在周围的人,一个个心脏都快跳出胸口,哪里想得到,会发生这样的事。

几个之前已经看到牌面的人,都不敢相信,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可一个人看错,怎么可能大家都看错?

他们怀疑苏寒出老千,可苏寒从头到尾就没离开过,手也都在桌面上,根本就没有可能。

在众人惊骇的眼光中,苏寒缓缓翻开自己的牌,那张红桃a,依旧在苏寒那,跟第一把一样,苏寒赢。

“你这么喜欢红桃a么?我送给你。”苏寒手指一飞,那红桃a,便飞了过去,砸在胡刚的脸上,顿时,胡刚的脸被划破,鲜血流了下来,“现在你的狗命,是我的了。”

“太……太神奇了。”

“妈啊,这才是赌神!”

……

此刻众人看向苏寒的眼神,不仅仅是崇拜,甚至还有一丝畏惧!

能做到这一切的人,哪里会是普通人?

没人看到苏寒是怎么动手的,甚至他们根本不知道,苏寒到底有没有动手,要说是运气,那这运气靠老天有眼肯定不够。

至少得跟老天爷有血缘关系啊!

胡刚整个人面如死灰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仿佛瞬间就被抽去了精气神。

他没想到自己今天会输得如此彻底,输得一败涂地,所有的自信和骄傲,都已经被苏寒丢在地上,狠狠摩擦!

胡刚脸色苍白,看着那张梅花a,突然好像发疯一般,一把将牌抄起,狠狠塞进自己的嘴里,就像是一只疯狗!

他用力撕咬,将牌咬得细碎,狠狠吞了下去:“我没输!我没输!”

胡刚大吼着,手指着苏寒:“老子没输!你休想动我!”

苏寒很平静,但周围的人,已经摇头,没想到胡刚竟然输不起,真的输不起,就像苏寒说的一样,他根本就输不起。

“怎么,在这赌场玩,可以不认账?”

苏寒没看胡刚,只是转头看着那个荷官,“那我若是输了钱,是不是也可以赖账?”

那荷官的脸色顿时就变了。

这关系到赌场的声誉!

他脸色一沉,看了胡刚一眼,冷哼道:“我们赌场在不夜城的规则,所有人都知道,在这赌场里下的赌注,那就得认,否则别怪我们赌场不客气!”

胡刚咬牙,怒拍桌子,他当然知道这规矩,他更清楚只要苏寒不揪着不放,他就不会有事。

“哼,你可知道我是谁?”

胡刚冷笑连连,“我是洪门蛇堂的人,你敢动我,蛇堂不会放过你!”

报出自己的名号,在这不夜城,谁敢动自己?

就算是这赌场的人,也不敢轻易招惹洪门!

听到洪门蛇堂,荷官脸色微变,没想到胡刚还有这样一个身份,他没说话,看着苏寒。

周围看热闹的人,也都十分诧异,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。

“洪门蛇堂的人,就可以输了不认账?看来你们堂主教得不行啊。”

苏寒站了起来,脸色渐渐冷了下来,“既然如此,那我不介意替他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人。”

唰——

他话音刚落,身边的铁炮跟黑鬼已经冲了出去,好似两道闪电,瞬间就到了胡刚的面前。

“轰隆!”

两个人同时出手,抓住胡刚的手臂,猛地一折!

“咔咔!”两声脆响,胡刚的手臂直接被铁炮他们硬生生折断。

“啊——!”胡刚惨叫起来,眼白一翻便直接晕死过去。

这快如闪电的动作,让周围的人都没反应过来。

见胡刚已经晕过去,被铁炮二人架着,苏寒这才转头看着早已经被惊呆的荷官:“我赢的赌注,能带走吧。”

荷官忙点了点头,看向苏寒的眼神,更多了几分忌惮。

“可以带走。”

荷官忙恭敬道。

到了这份上,他难道还看不出,苏寒一开始的目的便是这胡刚?只不过是在胡刚最擅长的领域,狠狠挫败他!

苏寒绝对不是普通人,这样的人到了赌场,他必须立刻上报。

尤其是刚刚最后一把,明明已经确定的牌,却是硬生生改变了,足以看得出,苏寒的手段惊人。

苏寒转身离开,而铁炮跟黑鬼一人提着胡刚,就像提着一头死狗,一人拿着一大堆的筹码去兑换钱。

周围围着的人,立刻散开,分出一条路站在两边,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声音,看向苏寒的眼神,都带着一种敬畏!

看着苏寒等人离开,那些人才敢松一口气。

“太可怕了,原来还是个高手!”

“我后背都紧张地湿了,现在腿还在抖!”

“你只有后背湿了么,我裤裆都快湿了!”

……

几个人满脸不可思议道,喉结忍不住滑动。

而荷官更是深吸一口气,连忙跑去汇报,出现这样的高手,甚至就连胡刚已经自报家门是洪门蛇堂之人,苏寒都丝毫不在乎啊。

海外洪门,声名显赫,就算是他们赌场背后的势力,都不敢轻易招惹洪门啊!

但苏寒可不在乎,别说蛇堂,就算是整个洪门,苏寒也不会有任何忌惮。

甚至,若是有机会,他定要将洪门彻底清洗一遍,至少当年围杀传人的十二个长老,得让他们付出代价!

胡刚已经昏迷,被黑鬼像拖着一只死狗一般提着。

苏寒直接将他带回了慕斯的台球厅那。

“滋……”

一盆冷水交过去,胡刚顿时惊叫起来,感觉到自己双臂被折断,他立刻惨叫起来:“啊——我的手!我的手啊!”

“啪!”

铁炮一巴掌狠狠抽了过去,冷哼道,“你连命都输给苏先生了,一双手又算得了什么?”

胡刚脸高高肿起,抬头看去,苏寒坐在沙发上,正悠然喝着茶。

他顿时咆哮起来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!竟然敢伤我,我们蛇堂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

“啪!”

铁炮又是一巴掌,脸上闪过一丝杀气:“对苏先生尊敬点!”

他那硕大的巴掌,打得胡刚两边的脸,顿时红肿,看起来就像个猪头。

胡刚粗重地喘着气,被铁炮揪着头发,眼神里满是痛苦和恐惧。

苏寒放下茶杯,站起身走到胡刚面前,微微俯视着他,淡淡道:“蛇堂?是我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准备干蛇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