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中年男子微微皱眉,瞥了苏寒一眼,不禁冷笑,指着面前一堆小山般的筹码:“这里将近五千万美金,我输不起?”

他生性好赌,就喜欢在赌场里呆着,更有一手高超的赌术,从来就不怕赌,更别说怕输。

“五千万?”

苏寒摇了摇头,“太少了。”

他看着那个中年男子,淡淡道,“这里赌场的人都知道,胡先生是赌场高手,从没输过,不过今天,你恐怕要输了。”

胡刚看了苏寒一眼,微微眯着眸子,脸上满是不屑。

“像你这样说大话的人,不是第一个了,但从来没人能让我输。”胡刚伸手,将那小山一般的筹码推了出去,故意挑衅道,“你若是能赢走,那算你本事。”

苏寒打了个响指,黑鬼立刻跑去兑换了筹码,急匆匆又跑了过来,在苏寒面前就放了十万的筹码。

赌场的规矩,一把最少下注十万美金。

看着那只有一注筹码的苏寒,胡刚脸色有些难看:“你什么意思?若是玩不起,就别在这丢人!”

就拿十万美金来,还说自己五千万输不起?

苏寒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着,摇了摇头:“我说了,今天你要输,十万美金,对付你足够了。”

胡刚冷哼一声:“没兴趣,请你离开。”

十万美金就跟自己赌,真当自己是谁?

苏寒坐在那没动,认真看着胡刚,眼神里带着一丝玩味:“你怕了?”

那平静的模样,带着一丝戏虐的笑意,让胡刚微微皱眉,他很不喜欢苏寒这种挑衅的模样。

怕了?

自己从来就不会怕!

他是赌徒,什么都敢赌,只是苏寒的语气,让他十分不舒服。

“十万美金,就想赢我五千万?”胡刚冷笑,“你怕是在做梦!”

苏寒没有废话,手掌轻拍,桌面上的扑克牌顿时腾空而起,他手指忽然探出,快到让人眼花缭乱,瞬间抽出了三张,丢到桌上。

“可你连赢我十万美金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胡刚怒了。

苏寒一而再再而三挑衅,让他十分不爽。

他脸上的不屑,丝毫就没消失过,十万美金,对他来说,根本就是九牛一毛,丝毫无法引起他的兴趣。

只是苏寒这种语气,让他忍不住想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

尤其是刚刚看苏寒展示了一手,知道苏寒手里有活,看来还有些能耐。

“十万美金赌注太小,”胡刚看着苏寒,嘴角扬起一抹邪笑,更带着一种嚣张,“你若是输了,我还要你一根手指!”

“只要你不怕输,我奉陪到底。”苏寒手指在桌面上轻敲,带着一种特殊的韵律,“一根手指又如何?”

见苏寒答应,胡刚渐渐有了兴趣。

赌钱,已经没有什么意思,不玩点刺激的东西,那有什么可赌的。

他冷哼一声,眼里闪过一丝玩味,盯着苏寒的手,语气森然:“你有十根手指,可以赌十次。”

说着,他随意推出一把筹码,一眼看过去便足足有上百万美金。

“荷官作证,那我跟他赌一把!”

只需要一把,便可以砍掉苏寒一根手指,既然他不知死活,自己又能得到乐趣,何乐而不为?

周围的人,见胡刚开始跟人赌,甚至赌的是一根手指,都围过来看热闹。

胡刚在这赌场的名声很大,是这里有名的赌神,没见过他输,眼前这个年轻的小子,是哪里想不开?

还敢跟胡刚赌手指,他这是在自杀!

“想取代胡刚成为这里的赌神?他肯定是疯了,这代价太大了!”

“一根手指,他怕是一双手今天都得留下来了!”

“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,可惜啊。”

周围的人,看向苏寒的眼神除了同情之外,还有幸灾乐祸。

赌场中的赌徒,从来就不缺少疯狂的人,为了能赢,赌钱赌命,什么都敢赌。

可十赌九输!

这种场面,他们都不是第一次见到了,曾经就有人跟胡刚赌一条胳膊,输了便被胡刚直接一刀砍了下来!

苏寒坐在那,脸色平静,丝毫没有一丝慌张,更没有后悔。

“现在放弃还来得及。”胡刚直接从口中掏出一把匕首,丢在桌上,“这把匕首,砍断过四根手指,还有一条胳膊,等会儿就轮到你了。”

那闪着寒光的匕首,看起来格外渗透,在那尖端,是胡刚故意没有擦去的血迹,已经干枯。

“发牌吧。”

苏寒淡淡道,“我说了,只要你输得起,今天我奉陪到底。”

站在周围的人,越来越多,一个个都忍不住议论起来。

苏寒若不是疯子,那就绝对是真正的高手,否则如何敢这样挑衅赌神胡刚?

不少人直摇头,这种场面,他们见过太多了,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,总以为自己学到点皮毛,就敢出来嚣张,这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!

见苏寒依旧没有放弃,荷官点了点头:“赌场之上,落地生根。”

这种赌场,只要你敢赌,哪怕赌命,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意见,当然,不能在他们赌场杀人。

荷官看着苏寒,认真道:“规则你都清楚了么?”

苏寒摇了摇头,“我从没玩过,你可以跟我介绍一下。”

他从来就不赌博,怎么会懂这些。

闻言,周围一片哗然,苏寒从来就不赌博?

那还敢跟胡刚赌一根手指?他绝对是疯了!

此刻,众人看向苏寒的眼神,更像是看着白痴,一个从来没有玩过的人,竟然跟这里最有名的赌神赌自己的手指?

他绝对是疯了!

就连荷官都愣了一下,他只是例行公事问了一句,哪里想到,苏寒竟然从来都没玩过。

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,深吸了一口气,忍不住道:“先生,你若是不会,那我建议你先学习再考虑是否要开始。”

身为荷官,他本不应该说这样的话,但这局面明摆着苏寒根本就是送死!

坐在对面的胡刚,脸上那种笑意,已经带着一丝嘲讽,就像看着一个傻子一般看着苏寒。

“我很佩服你,能想到这样的自杀方式。”他看着苏寒,幸灾乐祸,“我会成全你的。”

“请你告诉我规则便可以了。”苏寒没有理会,看着荷官笑道。

他的手指依旧在桌面上轻敲,转头看着胡刚,淡淡道:“你现在想放弃的话,还有机会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