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发展大会顺利进行,苏寒能明显发现,周围的安保人员,之前多了不少,再没有人来闹事。。。!

整个大会十分顺利,他作为被邀请的代表,也为一些来寻求帮助的病患做了诊治,赢得不少掌声。

可苏寒总觉得怪怪的。

他感觉,这些病患跟他之前遇到的那些,不太一样,似乎,这些家伙是有人专‘门’请来的。

整个发展大会,更像是一场戏,而他们只是其的角‘色’而已。

苏寒有些意外,自己竟然会有这种感觉。

他没多想,只是心对贺鸣威这个人,更多了一丝警惕。

大会十分顺利,薛老自然高兴,对他来说,能对传播医有帮助,那是好事,所以他会不留余力地支持。

大会结束,苏寒等人便回到休息室休息。

贺鸣威从远处走来,连连鼓掌:“几位真是太感谢了,你们刚刚太厉害,让我佩服啊!”

他笑着大声道,“晚庆功宴,各位一定赏个脸,我代表青城医行业的人,可得好好感谢你们!”

温如军等人笑着应和,苏寒并没有说话。

对一个人的感觉,第一眼的最初印象若是改变之后,不会再相信一丝一毫了。

苏寒没有说什么,这边发展大会结束,算是告一段落了。

之前贺鸣威已经跟自己说了,希望自己能出手帮他救醒大哥,对此,苏寒倒是没有什么意见。

身为医生,治病救人,这本是天经地义,他向来对事不对人。

虽然贺鸣威让人感觉有些虚伪,但商场人,太正常了。

发展大会十分成功,让薛老高兴不已,拉着苏寒等人,还不断‘交’谈,在医这个话题之,他们有说不完的话。

不知不觉,已经到了晚。

在薛家座谈了一会儿,贺鸣威派来的人便已经将车开到了‘门’口。

加长款的豪华轿车,可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,足以看得出这贺鸣威的身价不菲。

“贺总生意做得‘挺’大啊。”苏寒开口,随意道。

管窥豹,哪怕只是一辆车,都足以看得出贺鸣威的底蕴。

只是,之前听薛洋说,这青城贺家,贺鸣威兄弟两个,除了他那个昏‘迷’多年的兄弟,其他人,似乎都不在这里,更是让人好。

“贺总在青城产业不少,主要集在医疗行业,据说当初他创业的初衷,是想找到能够救醒他大哥的神医。”

薛洋叹了一口气,“能坚持这么多年,当真是不容易,让人敬佩啊。”

苏寒笑笑,没有多说什么。

仅凭着一己之力,能够做到这种程度,的确很厉害,甚至自己的未婚妻乔雨珊,还要有商业头脑。

不可否认,贺鸣威的能力极强,算得是一个人物。

众人了车,便直接朝着贺鸣威的别墅而去,庆功宴安排在他的家。

苏寒知道,他是为了方便自己能够给他兄长看诊。

看来自己从来到青城开始,这贺鸣威的目的便是如此,可真是用心良苦。

庆功宴无非是一些客套话,互相恭维,还有一些当地地圈子的重要人物,各行业的代表,都会被邀请来。

毕竟有温如军等人,不管在哪,都是让人要恭敬对待的。

苏寒这等年轻的神医,更是众人结‘交’的对象。

这念头,认识一个神医,那绝对赚了几千万还要来得有意义,毕竟谁都会生老病死。

在疾病面前,能救你的,只有医生。

“苏先生,我是这边第一医院的院长,有幸能够认识您,我敬你一杯!”

“苏先生,我是青城卫生局副局长,欢迎你来我们青城作客,以后有机会,常来玩啊!”

……

不断有人来找苏寒,态度恭敬不已,客气地让苏寒很不习惯。

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医术好,这些人结‘交’自己,也是为了将来需要帮忙的时候,能够请自己出手。

但苏寒不知道怎么的,心依旧有一种感觉。

这些人主动前示好,甚至可以说,态度十分谦卑,是早安排好的,而不是他们自己发自内心的。

苏寒一下子想到了下午有人医闹,之后来寻求帮助的病患,跟那些人的眼神,一模一样。

整个庆功宴持续到了晚快十点,温如军等人年事已高,自然不能像年轻人一样疯狂。

贺鸣威左右招待,见几位老人家略显疲惫,便安排人送他们回去。

宴会宾客渐渐散去,苏寒自然留下了。

他知道贺鸣威要找自己。

“苏先生。”

苏寒抬起头,贺鸣威已经端着酒杯走了过来,脸带着笑意,显得十分轻松,“我得敬你一杯。”

苏寒笑了笑,端起酒杯,跟他碰了下,轻轻放在嘴边抿了抿,并没有多喝。

“贺总有心了。”

他一句有心了,既是说贺鸣威举办这发展大会,让薛老邀请自己过来,又是说今天医闹之后,那些来寻求安排的病人。

虽然只是苏寒的感觉,但他却相信自己的直觉,不会错。

他看着贺鸣威的表情,但贺鸣威的脸,没有一丝变化,似乎只听懂第一层意思。

“能为医行业做些事情,义不容辞。”

贺鸣威叹了一口气,“我自己亲身经历过,便知道家有人患病却不得治,是多么让人难过的事情,所以我不希望再有人,跟我有一样的经历。”

他看着苏寒,“苏先生今晚没喝多吧?”

苏寒点了点头:“还要为你兄长诊断,哪里敢喝多呢。”

“哈哈哈哈,多谢苏先生,我兄长在楼,还请苏先生移驾,等问诊完,我定要请苏先生一醉方休!”

贺鸣威坐了一个请的姿势。

苏寒点头,朝着楼梯走去。

这别墅很大,足足有四百多平方,一共三层,庆功会刚刚在一楼,而楼梯口有人把关,并不让人进去,不论是谁。

此刻苏寒走到楼梯口,两个守卫的人,见是贺鸣威带过来的,这才站开,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“一个病人,保护得还‘挺’周到。”苏寒扫了那两个护卫一眼,能够感觉得到,这两个家伙,是练家子,实力不弱。

楼跟楼下的环境完全不同,更为温馨,才像个家。

一路走去,每隔十米,便有两个守卫站着,各个都是练家子,防卫十分森严,让苏寒有些吃惊。

“兄长昏‘迷’前,得罪过人,我担心有人怕他醒来,所以才安排人日夜保护着。”

贺鸣威眸子里光芒闪动,知道苏寒肯定好,忙开口解释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