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事情,想多了没用,现在没有任何线索,连自己的师父也没有下落。!

除非找到自己师父,否则自己从哪里去得知更多的事情?

温如军他们,并不知道多少,自己问了也没用。

苏寒想了想,便没有再去多纠结。

他是这样,这次什么时候该放在心,什么时候该先放到一边,让自己不痛快,可不是他的生活原则。

在攻邪流派的‘药’房逛了逛,不少人看到苏寒,都立马停下自己的手里的活,恭恭敬敬喊一声苏先生。

甚至连一个年纪看过去已经有四五十的男子,同样低着头,满脸恭敬。

苏寒哭笑不得,见众人看自己在这,都不好做事了,忙转身离开,不影响他们。

自己这身份,可不温如军他们这些德高望重的前辈,可不管他们怎么说,让他们把自己当普通的年轻人,他们都不敢。

一个让他们掌‘门’都欣赏的年轻人,让那些多医领域德高望重的老前辈都平辈论‘交’的年轻人。

又岂是他们可以冒犯的?

苏寒没在意那么多,四处走了走,便见薛振宗找来,看到自己,笑着道:“苏先生,我爷爷让我请你回去,早点吃完午饭,还能休息一会儿,下午的发展大会,可需要不少时间呢。”

苏寒点了点头。

薛振宗跟之前的态度起来,现在已经完全不同,对自己的恭敬程度,让苏寒反而有些不习惯了。

每次看到这些年纪自己大,甚至有的自己大一轮的人,还客客气气的样子,他都有些无奈。

可没办法,哪个行业都是如此,达者为师,师便是尊。

“好,那我们回去。”

苏寒没有多说什么,跟着薛振宗回了薛家。

午饭很丰盛,薛家这次请来的,可都是贵客,随便一个摆出来,那都是响当当的人物,自然不能怠慢。

苏寒随便吃了一些,便回房休息去了。

下午两点发展大会开始,温如军几个老前辈,年事已高,自然需要休息,调整调整。

看到这些一把年纪的前辈,还为了医的发展而奔‘波’,苏寒心十分感动。

自己若是能多做一些事情,他自然更愿意多做。

对这次的医学发展大会,声势浩大,不仅仅有贺鸣威名下的贺式集团赞助,还有鲁省青城最为有名的医流派,攻邪流派坐镇。

更是请了国内医领域,各个流派的代表,可以说是医行业的盛会,是之京都国医堂,都不逞多让!

大会的现场在青城人民广场。

这样大的场面,吸引了不少人来观看,许多家长带着孩子,都是满脸好。

医这个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,已经延绵了几千年,如今虽然式微,但在人群,还是有很大的名望,不少人依旧相信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,才是最好的。

苏寒跟温如军等人,坐着专车到了广场,便在休息室里等候。

“这青城气候干燥,才不到四月份,已经如此炎热了啊。”

温如军擦了一把汗,笑道,“我一直问老薛,攻邪流派,主要是针对湿毒和瘴气入体的针法,青城这种环境,得湿毒的人,应该都不多啊。”

这样一来,对他积累病状,并非是有利的环境啊。

苏寒点了点头。

他刚到青城的时候,也考虑过这个问题,作为一名医,在自己的领域,寻找合适的地点开宗立派,自然是有好处的。

“薛家世代都在青城,在这种环境下,还能研究出攻邪流派的针灸之法,更能体现这鬼‘门’十三针的厉害啊。”

另一人开口道。

几个人‘交’谈着,倒没有觉得特别怪,毕竟一个流派一种方法,未必要与别人相同。

苏寒认真听着,从他们的‘交’谈得知,这攻邪流派的传承,的确不简单,据说过去能使用鬼‘门’十三针的人,无一不是内功高手!

只是渐渐衰败,到如今,已经完全没有。

“看来随着时代的发展,很多东西都消失了。”苏寒心叹了一口气。

突然,他不仅心一动,“这些东西,是都消失了,还是隐藏起来了?”

他隐约记得,在京都的时候,老教官说了武道圈子的事,似乎百年前达成了什么协议,因此连洪‘门’,都被直接驱逐出了国内。

苏寒笑了一声:“有意思的事情,真多。”

外头,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,伴随着一阵阵的哭喊声,还要叫骂声,声音很大,现场似乎都‘乱’了起来。

苏寒等人相视一眼,忙起了身出去看。

外头广场,几个穿着普通的人,正跪在地,怒骂着。

“贺鸣威,你不得好死!”

“你害死我家人,你是畜生啊!”

“还我们公道,贺鸣威你猪狗不如……”

……

那些人怒骂着,脸满是悲痛,甚至还有绝望。

苏寒等人,顿时皱起眉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这些人怎么会如此谩骂贺鸣威?

不等他们反应,已经有人出动,强行将那些人拉走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“估计是医闹,贺鸣威名下的产业,还有医院,出了事故,肯定找他了。”

周围有人忍不住开口,对这种事情,似乎见得多了,已经有些麻木。

温如军等人摇头,显得有些无奈。

对于医‘药’,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,医患关系,在这种社会,越来越复杂,这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局面。

苏寒没说什么,只是心对贺鸣威这个人,更多了一丝防范。

表面温和,谦逊有礼的人,骨子里到底是什么样子,恐怕没几个人知道。

苏寒感觉,至少贺鸣威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的,肯定不是他真实的样子。

“这个人,藏得深啊。”

他看着远处,坐在指挥亭子里,稳坐如山的贺鸣威,似乎一点都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有任何情绪‘波’动。

似乎,哪怕有人当场死在他的面前,对他来说,都没有任何关系。

苏寒看了过去,刚好,贺鸣威也转头看了过来,两个人四目相对,那一瞬间,贺鸣威的眼神,瞬间有了变化,带着丝丝笑意。

苏寒微微点头,算是回应,但心瞬间涌现出两个字:“虚伪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