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鸣威如今对苏寒非常好,这个年轻的神医,身隐隐有一丝影子,让他好像看到了一个人。。。



昨晚他几乎一夜没睡,都在想这个问题。



而当他想到什么的时候,整个人显得有些震动。



看着坐在台的苏寒,侃侃而谈,贺鸣威的眸子里,那一丝光芒,变得越发浓烈!



“在座的都是医,有的人学习医,可能我时间还长,但未必能真正认识医这个学科。”



苏寒声音宏亮,丝毫没有怯场,以他的医术造诣,根本也不可能会怯场。



“基础的东西空泛的东西,我都不说,现在拿几个病例来解说。”



苏寒笑了笑,看了薛洋等人一眼,“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几位前辈可得帮我指正。”



他口若悬河,从病例出发,到病症‘诱’导因素,再到致病机理,环境的影响,人体的反馈,到最后抓住病因进行诊断和治疗,都十分详细。



宛如一台手术摆在众人的面前,他们能够清晰看到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。



生动而形象,十分具体。



台下那些人,一个个聚‘精’会神,不由自主全身心投入进去,似乎连想开小差,都不能摆脱被苏寒吸引。



苏寒没有停过,甚至连思考的时间都不需要,张嘴便能说出各种医知识,让人敬佩不已。



没有对医有足够的了解,对人体有足够的了解,根本难以做到这一点。



连薛洋等老医,在医领域已经名震圈子内外,听到苏寒的一些话,都忍不住点头,细细品味,或者将之记录下来。



整个大厅,只有苏寒一个人在说话,其他人都在认真听着,做着笔记。



像是最优秀的导师在给学生课,可谁能想到,还有其他几位早功成名的导师,也在认真听讲?



有几个人,听了一个小时,都感觉自己的膀胱快炸了,可还硬是憋着,生怕错过一丝‘精’彩的内容。



苏寒一口气讲了五六个病例,除了途喝了一口水,再都没有停过。



一气呵成,让人听得几乎忘我!



“医博大‘精’深,单单只是研究其一个流派,达到了极致,同样可以成为名医,解除很多病症,”



苏寒认真说道,“但要想真正窥探医最深层次的学问,我们要学习的东西,还很多啊!”



他深吸了一口气:“学无止境,我也一直在学习,在努力提升自己,也希望有机会能跟更多的同道‘交’流,共同提高!谢谢大家!”



苏寒站起了身,微微鞠躬,台下停顿了两秒,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!



经久不息。



薛洋和温如军他们,也都站了起来,脸满是欣赏。



听苏寒一堂课,对他们来说,同样有所收获啊。



坐在台下的贺鸣威,一边鼓掌,一边看着苏寒,眸子里的那一丝光芒,越发深刻。



整个大厅,掌声没停过,哪怕苏寒已经走下台,在薛洋等人的陪同下,回到了里头。



“你小子,也给我们了一堂课啊,受益匪浅!”温如军叹着气,心服口服。



对苏寒,他甚至都找不出其他的缺点。



“温老你过奖了,有什么问题,你们可得告诉我,我得改正呢。”



苏寒笑了笑道。



“能有什么问题,你这用病例的方式来讲解,真都很不错,我学习了,回头我回到流派里,跟那些‘门’生和后人讲课,也用这种方式,效果肯定好!”



温如军大笑。



“你刚刚讲的,应该还有用西医的方式吧?”



薛洋轻抚长须,开口问道,“我感觉,像是你在做手术,而我们都在外观,你将病人都完全解剖出来了,让我们看得很清楚,不简单啊!”



他三言两语说的话,没有足够的功力,却是根本做不出来的。



众人看向苏寒的眼神,更是欣赏,他们知道,自己或许还是嘀咕了苏寒。



这家伙的医术,太逆天了!



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才能培养出这样的天才神医呢?



苏寒摇着头,只是笑,这些老前辈的夸奖,并非是故意奉承,他们哪里需要。



这些夸奖,对苏寒来说,是鼓励,同样也是压力啊。



因为他自己很清楚,饶是自己现在医术‘精’湛,甚至不温如军他们差,可却不敢说,已经‘摸’透了地之卷里的医术。



地之卷记载的医术,自己算是‘精’通,可距离真正吃透,还有不小的距离。



更何况,越是‘精’通,苏寒越清楚,这地之卷有多厉害,不仅仅是医之术,还有风水地术!



这些,同属于‘门’之术,才是真正的大类!



人体的环境,医可以改变,但这大环境呢?只能靠风水地术!



“苏先生,你的讲课,真是太‘精’彩了!”



‘门’外,贺鸣威鼓着掌走了进来,满脸都是赞赏,丝毫不吝啬对苏寒的夸奖。



苏寒眸子微缩:“贺总过奖了。”



他微微点头,算是打招呼了。



本以为贺鸣威只是来打个招呼,没想到径直走到苏寒跟前,脸带着笑意:“下午的大会,有苏先生出席,我感觉档次一下子提升去了,很荣幸,能邀请到苏先生来啊!”



苏寒面带微笑,并没有说话。



站在一边的薛洋忙开了口:“你别说,这一次大会,要不是贺总提醒我,我都差点忘了把你邀请过来呢!”



苏寒心一动,薛老邀请自己,果然是因为这贺鸣威。



这家伙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的?



似乎在这内陆城市青城,还没有自己的踪迹吧,苏寒可是第一次来这里,贺鸣威是如何得知自己医术‘精’湛呢?



他眸子里的光芒闪动,自然没有逃脱一直注视苏寒的贺鸣威。



贺鸣威笑着,叹了一口气:“苏先生,不瞒你说,我在全国范围搜寻名医,为的是我的家人,我大哥多年前突发意外,昏‘迷’至今,我这个做弟弟的,很心痛啊,只是我不想放弃,只要他还没死,我想找到能救醒他的医生。”



他看着苏寒,认真道,“我也是从朋友那无意间得知苏先生的医术‘精’湛,所以才冒昧请薛老邀请你来,若有什么冒犯之处,还希望苏先生多多理解啊。”



贺鸣威的姿态放得很低,更是亲自解释一番,换做是谁,都不好意思生气。



苏寒只是笑笑,微微点头:“无妨,我只是有些好,是你的哪个朋友,推荐我的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