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心猛地一颤,随之眼神里满是怒气!

被灭杀满‘门’?

他震惊地看着温老等人,是他们刚刚说的那个老杨,只是因为为传人叫屈,结果满‘门’被杀?

他心里那团怒气,瞬间汹涌,这到底是什么回事,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情,自己竟然从来都不知道。.。

“行了,老温,别说了,这事你干嘛告诉苏寒,这件事,本来知道的人不多,年轻人不知道更好,让他过去吧。”

薛洋叹了一口气,“他们那个圈子的事,我们还是别干涉,这不是我们能管的。”

他的脸满是无奈,显然这种事情,让他们愤怒,但却敢怒不敢言。

苏寒没有再继续问,看来知道这事的人,都没有几个,也温如军他们这些了年纪,而且在医领域地位极高的人,才知道一些。

他知道问得越多,只是让薛洋他们为难而已。

看来自己所学的,有太多秘密,甚至可以说还隐藏了不少事情,可师父老道人从来都没跟自己说。

还好他从来没告诉过别人,自己是传人,恐怕有不少人都在盯着!

苏寒心脏大跳,十分震惊,他怎么都没想到,二十多年前,还有一个传人,而且已经死了。

听温如军的语气,死得很冤。

那个人……跟自己有关?

他的心脏,扑通扑通剧烈跳着,浑身的血液都瞬间沸腾起来。

尤其是听到有人因为为那个传人喊冤,却被杀了满‘门’,苏寒心里的怒气,更是化作可怕的杀气!

传人,向来以传播医术,救死扶伤,锄强扶弱为己任,竟然要落得如此下场?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看来,必须尽快找到自己师父,问清楚这些事情。

“对了,老温,你不是说收了两个徒弟么,听说资质不错,怎么这次不带过来,让我们几个看看?”

薛洋忙转移了话题,不想过多纠缠。

其他人都应和起来,仿佛刚刚说的话,都只是幻觉,只口不提。

只有苏寒坐在那没说话,默默喝酒,心里想着这些事情。

“那个圈子……”苏寒听到薛洋说这事,属于那个圈子,看来还有太多事情,自己不知道啊。

自己的身份,恐怕暂时也不能公开,苏寒很庆幸,自己并没有告诉别人。

但相信,如果有那个圈子的人出现,看到自己施展玄气指或者玄气功,恐怕已经知道了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气,调整自己的情绪,暂时将这事放在脑后。

现在的他,实力还不够,算知道,可能还会带来更多麻烦。

要不是今天温老喝多了,说漏嘴,他恐怕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知道。

苏寒心暗骂自己的师父老道人,这家伙倒真是逍遥自在,这么久了不见人影,也不知道跑去哪里鬼‘混’了。

他联想到之前在洪一刀家里,他说的“幸不辱命”,恐怕也跟这件事有关。

苏寒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,没有多去想,免得让人看出来。

跟几个老前辈多聊了几句,见温如军他们已经喝头了,薛洋便安排人送他们先回客房休息。

苏寒刚准备走,远处,一道身影走了过来。

他抬头一看,正是之前来打过招呼的贺鸣威。

贺鸣威手还端着酒杯,满脸笑意走了过来:“苏先生,一直都在忙着,没来得及找你喝酒,敬你一杯呢。”

苏寒站起身,笑了笑:“客气了。”

他看着贺鸣威,心突然有一种感觉,难道眼前这贺鸣威,是薛洋口,那个圈子的人?

苏寒始终感觉,贺鸣威看自己的眼神,跟看别人不太一样。

贺鸣威依旧儒雅,跟苏寒轻轻碰了一杯酒,喝了一口。

苏寒自然跟着喝了一口:“谢谢。”

“听闻苏先生医术‘精’湛,连薛老他们,都是赞不绝口啊,”贺鸣威看着苏寒,脸带着一丝好,“不知道苏先生是属于哪个流派的?”

医几个流派的名医,他都认识,但从来都没听说过苏寒这个名字。

反而是从雷虎那得知,这让贺鸣威心猜测,苏寒的真实身份。

不在医这个圈子里,或许是跟自己一个圈子的人。

所以他刚刚跟苏寒说,自己跟苏寒是同道人,本以为苏寒会有所反应,可没想到,苏寒丝毫没有任何表情变化。

“刚刚薛老也问过我这个问题,流派?”

苏寒笑了一声,“医博大‘精’深,真的要细分起来,何止现在这几个流派?”

他没有正面回答,对眼前的贺鸣威,莫名多了一丝戒备。

“是啊,医的确博大‘精’深,哪里能细分,能‘精’通其之一,都已经算是一方名医了。”

贺鸣威眸子里闪过一丝光芒,认真看着苏寒的眼睛,没有看到任何一丝异样。

苏寒笑笑,没有再回答。

贺鸣威知道今天刚认识,说多了并不好,再次敬酒,跟苏寒喝了一点,便告辞离开。

看着贺鸣威的背影,苏寒微微皱眉。

他总感觉,贺鸣威是故意接近自己,甚至可能薛老邀请自己来,都是因为这个家伙,毕竟这次的大会,主办单位是贺鸣威名下的贺式集团。

刚刚贺鸣威来给自己敬酒,苏寒并不觉得是因为礼貌,否则为何温如军他们在的时候,贺鸣威不过来,反而等其他人都走了,才过来。

似乎,这贺鸣威问自己的话,都像是在试探。

尤其是刚刚在酒桌,听到醉酒的温如军,说了二十多年前,传人的事,让苏寒心里,更多了一丝警惕。

“算了,不去想那么多,该来的总会来。”

苏寒摇了摇头,没有再说什么,便先回了客房。

明天早还要给这攻邪流派的人讲课,他得稍作准备。

回到自己的客房,苏寒运转玄气功,瞬间便将酒劲震散,整个人恢复清明。

他的眼睛清亮,仿佛黑夜之的明星,亮得让人看一眼,都会沉沦进去。

苏寒盘‘腿’坐在那,调整自己的呼吸,却始终静不下心来。

脑海里,依旧想着刚刚温如军说的那些话。

“传人,在我之前,到底是谁,又怎么会死,似乎还是含冤而死?”

苏寒心头一直想着,总感觉这事,或许跟自己有关。

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,若非温如军今夜喝头,说漏嘴,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知道。

可真相呢?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