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坐在主宾的座位,足以看出他的身份和在一群老家伙的地位,连温如军这等老前辈,都主动坐在次宾座位。品書網

不远处另外两桌的人,都已经看呆了。

他们的眼神里满是好,羡慕,甚至还有一丝震惊,完全了解苏寒到底什么来头。

如此年轻,有这般待遇,连他们攻邪流派,有名的天才薛振宗,都没这资格啊!

苏寒等人聊着天,像是老朋友一般。

可跟苏寒聊天的人,却都不是普通人,随便一个,那都是医界的泰山北斗啊!

宴客厅,气氛有些怪。

苏寒这一桌,聊得火热,他跟这一群老家伙,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,气氛轻松而愉快。

而另外两桌,都十分安静,小心翼翼吃喝着,不敢发出什么大的声音,不时好地看看苏寒那一桌,尤其是看苏寒。

“其实没认识苏寒之前,我的观念也是如此,这医靠的是天赋和积累,并非一朝一夕能成什么名医,神医啊。”

温如军开口笑道,“可看苏寒这小子,不过二十多岁,可这医术,我都不敢说他高明。”

他的语气里,满是欣赏,赞叹道,“这等医天才,难得难得!”

其他几个人,都点头,表示赞同。

“温老,你别夸了,当心我骄傲啊!”

苏寒打趣道。

他的医术和医德,都经过了众人的检验,算是夸他,都不为过。

“我喜欢医,更喜欢用自己的医术,去救治更多需要的人,这本是医术存在的意义,不是么?”

苏寒看着众人,叹了一口气,“只是现在医式微,毕竟现在快节奏的生活,没多少人真正愿意沉下心来学习。”

他说的的确是实话,现在社会节奏快,人心普遍浮躁,都急功近利,想用最少的时间,去获得最大的利益,赚更多钱,得更多名。

学习医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,除非真正热爱,否则谁又愿意认真去学习,打磨自己的医术?

几个老家伙也都点头,忍不住叹气。

“只可惜我们华国医,这国粹没法发扬光大,我们心痛啊!”

一个流派掌门人,拍着自己心口,显得十分失望。

“所以啊,我们能做的,尽力去做,多多推广,趁着我们这些老骨头还走得动,能多给年轻人留下的东西,多帮帮他们。”

薛洋笑了笑,看着众人道,“等年纪再大点,也都帮不动咯。”

“前辈们有这份心,已经很让人感动了,一个行业的兴衰发展,需要有人真正放在心。”

苏寒认真道,“我这一生,都会将之为己任,努力传播我们的医化。”

“说得好!”

温如军举起一杯酒,大喝一声,显得激动不已:“来,苏寒,我敬你一杯!”

他甚至直接站了起来,面色涨红,显然十分激动。

苏寒连忙站了起来:“温老你这太客气了,应该我敬你,我敬你!”

两个人一口将酒喝光,薛洋等人,也都一一跟苏寒敬酒。

这一幕,看得周围两桌,更是目瞪口呆。

一群老家伙,医界的泰山北斗,抢着给苏寒敬酒?

我了个天啊!

这世界到底怎么了?

难道大家集体都有幻觉了?

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!

两桌人,小心翼翼看过去,脸的表情各不一样,好、诧异、震惊、羡慕,甚至还有嫉妒……

可苏寒坐在那,不卑不亢,言行举止大方得体,哪里有一丝紧张拘束,像跟老朋友聚在一起一般。

把酒言欢,高谈阔论,气氛好不和谐。

酒过三巡,温如军几个老前辈,喝得有些头,面色微微发红,情绪渐渐高涨起来。

说着医,谈论着这古往今来的神医和医术,脸满是骄傲和自豪。

“要说近年来,真正让我佩服的医,有一个!”

温如军喝得有些多了,眼睛都微微赤红,他伸出一根手指,看了看众人,“你们都知道,只是现在没人提,觉得是个忌讳,但我老温得说,那个家伙,才是真正的神医!”

几个人见温如军要说,张了张嘴想让他别说,温如军却是皱眉:“怕什么?我老骨头一把了,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
“传人!”

温如军声音宏亮,“是那个传人!”

苏寒正喝着酒,顿时脑袋轰鸣一声,猛地抬头,看着温如军,传人?

“当年他的医术真的太玄妙了,我们医领域,无人能及,那个时候我才五十多岁,算是一方名医,可跟他,我自愧不如!”

温如军显得十分激动,“可惜!可惜啊!天妒英才!”

苏寒的心里,震撼无,他没想到,会从温老的口,听到传人这几个字。

难道二十多年前,同样有人掌控?

师父老道人从来都没跟自己说啊!

“老温,别说了,他不只是属于我们医领域,门之人,我们还是别说了。”

一个流派的掌门连忙开口,“你真家伙,喝多了你!”

“我要说!”

温如军哼道,脸更是多了一丝嘲讽,“门之人又如何?他仍旧是个医生,是一个医!”

他一拍桌子,气呼呼道,“我只知道他悬壶济世,锄强扶弱,一身精湛医术,不知道救了多少人,怎么可能会滥杀无辜?我不信!”

“好了!”

薛洋忙站了起来,拉着温如军,皱眉道,“你这家伙,真是喝多了,别说了,都已经说好,别再提这个人,免得招惹祸端,当年老杨的事,你们别忘了。”

提到老杨,几个老家伙脸色微微一沉,都只能叹气,忙喝了酒,不再谈这个话题。

苏寒看着几个人,欲言又止,他没想到,竟然还有的消息,而且是一个传人,他隐约感觉,那个人肯定跟自己有关!

可看薛老他们的表情,似乎那个人,已经成为大家口的禁忌,不允许再提。

若非温老喝了点酒头,恐怕这辈子他都不会听到啊。

他看着众人,忍不住道:“那个传人,为何不能说?”

温如军看着苏寒,微微皱眉,张了张嘴,还是摇了摇头,被薛洋骂了几句,有些清醒过来。

“算了,不说,不说了。”

他叹着气,苦笑一声,脸怒气横生,“当年有人觉得传人死得冤,多说了两句,结果被……灭杀满门!”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