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鸣威姿态摆得很好,对温如军等人恭敬,对苏寒客气,说话得体,让人感觉很舒服。

他一一握手打招呼,最后到苏寒这,眼神变得有些不同:“苏先生,可是久仰盛名啊。”

苏寒笑了笑,贺鸣威如此客气,他自然以礼相待。

“贺总你好,过奖了。”

他能感觉到,贺鸣威看自己的眼神里,带着一丝期待和欣喜,只是自己似乎并不认识他。

而且这青城,自己也是第一次来,除了薛老之外,这里甚至都不认识别人。

久仰盛名?

还真是客气啊。

贺鸣威并没有过多关注苏寒,更像是场面客套话,一一握手打招呼,显得十分有风度。

“半年前有幸见过几位老前辈,那次可是受益匪浅啊。”

贺鸣威笑着,举止有风度,仪表堂堂,一看便是真正有教养之人。

他看着温如军几个,笑道:“这次青城医学展大会,我就跟薛老说,务必要将几位老前辈请来,我们这些晚辈后生,可都想从你们这多学点东西呢。”

“贺总太客气了,传承中医文化,这是我们的本份,更何况,老薛开口了,我们怎么能不来呢?”

温如军笑了起来,对支持中医文化之人,他当然喜欢。

“对对对,温老说得没错,传承中医文化,的确是我们的分内之事啊。”

贺鸣威笑着,看了苏寒一眼,故意道,“苏先生应该是第一次见面,说起来,我们都是同道中人啊。”

他的话,似乎有另外一层意思,在温如军等人听来,说的只是他们都是医学行业的人。

可在苏寒听来,似乎有不同的意味。

贺鸣威所说的同道中人,未必就是单是指这医学行业。

他认真看了贺鸣威一眼,见他身姿挺拔,气息平稳,浑身血气充足,虽然是中年,但身上散的那种气势,一看就不是普通人。

“是么,那看来还真是有缘。”

苏寒心中暗道,“这贺鸣威,看来也是武道中人啊!”

不仅在医学行业,更是武道中人,这贺鸣威的实力,甚至可能还很厉害。

苏寒笑着道,并未太放在心上。

一路走来,碰到的武道中人已经不算少了,从当初的蛇老、剑王他们开始,到在京都碰到的老教官,更是属于武道圈子里,顶级的存在!

眼前的贺鸣威隐藏得很好,要不是自己得到“临字诀”,感知能力变得极强,可能都看不出来。

贺鸣威一一打招呼过去,说完便先离开,去筹备安排其他事情了,这次的是薛老的攻邪流派承办,而主办人就是这贺鸣威,以他贺氏医药集团的名义进行。

贺鸣威对苏寒,似乎只是普通的打招呼,但苏寒却感觉,他看自己的眼神,跟看温如军他们的不一样。

不过自己,好像之前真不认识这个家伙。

苏寒等人闲聊了一阵,薛振宗便快步走了过来,恭敬道:“各位前辈,晚宴已经要开始了,还请各位入座。”

他走到苏寒跟前,格外客气:“苏先生,这边请!”

苏寒点了点头,随之转头看着温如军等人,笑道:“请!”

礼仪尊卑,该有的顺序位置,自然不能少了。

温如军等人笑着,对苏寒的欣赏,可不只是他的医术。

众人起身,前往晚宴厅堂,温如军年龄最长,自然走在最前头,随后是其他几个流派的掌门,苏寒随后一步,显得很客气。

华国文化历史传承已久,几千万的文化传统,尤其是在礼义廉耻上,更是十分讲究。

一举一动,尽显儒雅之风,长幼有序,对前辈的尊敬,都不需要多说。

苏寒做得很到位,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医术造诣,能跟温如军这些老前辈平辈论交,就失了礼数,让温如军几个人,更是欣赏。

晚宴在专门的厅堂,一共就摆了三桌,除了苏寒他们这一桌,分量最足。

其他两桌,也只有这次大会相关的重要人员,以及薛家直系血脉,得到薛洋承认的门人和后生,才有资格来。

只是他们此刻,只能正襟危坐,不敢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,脸上满是恭敬。

看到苏寒他们走进来,众人立刻起身,显得十分恭敬。

他们在温如军几个人的身上扫过,脸上除了敬佩之外,还有崇拜。

众人视线看到后一步的苏寒,眸子里不禁多了一丝诧异。

哪里来的这么年轻的小伙子,如此不懂事,怎么跟在这些老前辈身后?未免太不懂礼仪了吧。

几个门人,见苏寒甚至比自己年轻,心中忍不住犯嘀咕,满是好奇,不知道是谁,也不敢开口问。

薛洋站在上座,请着温如军等人落座:“老温,这主宾的位置,得你来坐啊。”

温如军忙摇了摇头:“说得哪里话,我都来多少次了,而且我这次来,可是蹭吃蹭喝,不敢坐啊,哈哈哈哈!”

其他几个老家伙,都笑了起来。

温如军转头看着苏寒,笑眯眯道,“苏寒远道而来,才是贵客,更何况明日还要帮你讲课,得苏寒来坐!”

他一说,其他几个老家伙都点头,没有异议。

苏寒一怔,诚惶诚恐道:“几位前辈,这可使不得啊,我一个晚辈,哪里有资格坐主宾位置。”

他笑着,忙摇摆了摆手,“温老,还是您坐吧。”

这座位,在华国历史文化中,可是十分讲究,苏寒自然明白。

“你怎么没资格?你完全有资格!”温如军笑了起来,故意道,“老薛,苏寒这不给你面子,我可没办法哦。”

薛洋看着苏寒,眯着眼睛,伸手坐了个请的姿势:“苏寒啊,就别客气了,老温都开口了,你不给我面子,也得给老温他们一个面子吧?”

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苏寒拱手道谢,知道自己再推脱,薛老真会生气。

苏寒落座主宾,稳如次宾,其他人都一一坐下,薛洋这才双手虚压,看着另外两桌的人,笑着道:“都坐下吧。”

另外两桌的人,此刻都是一脸诧异,有的人甚至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满脸不敢相信。

苏寒竟然坐在主宾座位上,还是几个老前辈强烈要求让他坐的?

他们都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坏了,苏寒明明那么年轻,难道是自己的视力不行,苏寒其实也是个德高望重的老家伙?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