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他,对苏寒哪里还有一丝怀疑,都已经被教做人了,薛振宗很清楚苏寒的能耐。。。!

能请到他为大家开课,对这些‘门’人后生来说,必定会受益匪浅!

他立刻退去,争取时间准备,明日还有别的事情,像苏寒这样繁忙的人,可没那么多时间啊。

这种机会,可是很难得的。

“长江后‘浪’推前‘浪’啊。”

温如军笑道。

“那还不是,不过话说回来,我真是好,苏寒你的师父到底是谁?能教出你这样的神医徒弟来,想必你师父肯定是个更高明的神医。”

名师出高徒啊。

他们一直都没问苏寒这个问题,心不免好起来。

之前在京都,他们还以为陈老是苏寒的师父,可没想到,陈老自己根本没资格当苏寒师父,最多平辈论‘交’。

能教出苏寒这样的徒弟的人,他们竟然会不认识。

“我师父只是一个隐居山野的道士,如今云游四方,连我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。”

苏寒无奈笑着。

他倒是想找到老道人,心里那么多问题想问,可这家伙却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
看来真得想想办法,联系到自己的师父,否则一些疑问,苏寒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开。

闻言,温如军等人点了点头:“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啊,我们几个,以后可别再说自己是流派掌‘门’了啊。”

这世间的高人太多,尤其是在华国,古老的东方化传承几千年,历经这么多岁月,难说有其他传人,一直都隐居着。

他们不出世,不代表没有更高的技艺,所以出‘门’在外,始终还是得低调,保持谦逊才好。

“温老太幽默了,在医领域,你们绝对属于最顶层的名医,作为我们华国医的代表,你们完全有资格,”

苏寒认真道,“我们医需要推广,需要传承,需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,这些,可都需要仰仗各位老前辈呢。”

“啊哈哈哈,你这小子,说话是好听。”

薛洋指着苏寒,忍不住笑道,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师父你一个徒弟,没有开宗立派,那你没考虑么?”

苏寒的医术有目共睹,若是能够传承更多的人,那不是好事么?

“苏寒的师父健在,自然要征询老人家的意思,怎么能随意开宗立派呢。”

温如军摇了摇头笑道,“这起码的礼仪尊卑,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,丢不得。”

他们只是可惜,苏寒这样的医术,若是能发扬光大,那可真是百姓之福啊。

不过苏寒的师父还在,自然要征得老人家的意思,否则那可是大大的不敬啊。

苏寒笑了一声,心无奈,他倒是想多教几个人,但这里的医术,可不是谁都学的。

老道人早说过,只能有缘人学,而他是那个有缘人,其他人算是把送给他,都未必能看得懂。

机缘二字,说得简单,却是蕴含着极为深刻的道理,说不清,道不明。

苏寒没有多解释什么,直到现在,他都没有告诉别人,自己的医术来自,这本玄妙的经书,十分神秘,恐怕知道的人,都不多吧。

“大家今天刚赶来,我老薛感‘激’不尽,我已经安排了晚宴,大伙儿晚喝点?”

薛洋看着众人,笑道,“明早请苏寒给大家讲讲课,反正大会下午才开始,各位觉得如何?”

他是对大家说,但眼神却是落在苏寒的身。

对这个年轻的后辈,他们可没有一丝小看,反而更是敬重有加,毕竟在这种年纪,都能将医术达到这种层次,他们当初可厉害多了。

对苏寒,几位老前辈,可是十分欣赏的。

“我没意见。”

“我们能有什么意见,不过老薛,你藏的那几瓶好酒,可别不舍得,该拿出来了吧?”

几个老家伙,哈哈大笑起来。

苏寒看着这帮老家伙,忍不住摇头:“看来学医的人,都是老酒鬼啊。”

不知道等自己年纪大了之后,会不会也是这样。

稍作休息,薛洋安排好各位休息的客房,便让人去准备晚宴了。

苏寒回到客房,躺在‘床’,长长吐出一口气,这才放松了一些。

跟几个老前辈‘交’流,他越发觉得医玄妙不已,尤其是几大流派之间的联系和不同。

那他的医术,又属于哪个流派呢?

而自己所学的医术,应该和风水地术一样,属于‘门’之术,而‘门’之术,还有阵法、遁甲、测算天机之术,这些连里都没有。

苏寒突然猛地坐了起来,眼神里充满了惊。

“难道这些都在天之卷?”

他不仅有些兴奋。

地之卷包含医术和风水地术,人之卷是玄气功,像是发动机一样,可以催动其他功能。

而那天之卷呢?

如今已经得到一页经书“临字诀”,让自己的‘精’神力大幅度提升,玄气功不断变强,连医术和风水地术的掌控,都了一个台阶。

那其他的经书呢?

或许其他的能力,在另外的经书之!

若是自己能再得到其他的经书,学会阵法或者测算天机之术,那自己的实力,肯定会变得更强!

“只是这天之卷的经书,到现在都没有什么线索。”苏寒无奈撇嘴,连得到临字诀,都是机缘巧合之下。

“机缘?”

苏寒脑海里,一阵灵光闪过,这两个字,最初是老道人跟自己说的。

没想到,他还真是依靠机缘,随心而动,才是真正的机缘。

苏寒尽可能保持自己平静的心态,心同样充满了期待,希望一切都能顺利,寻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机缘。

在客房好好休息了一番,调整好状态,苏寒便出了‘门’。

天‘色’渐渐暗了下来,薛家的晚宴,很有复古的感觉,十分讲究。

薛老都换了一套长袍,看起来更显得仙风鹤骨。

客厅里,众人坐着,一边闲聊,一边等待晚宴开始。

苏寒自然成了温如军他们的一员,看得周围人,满脸好,怎么一个如此年轻的小子,能够跟这些医领域的老前辈坐在一起啊。

没过多久,薛老迈着步子,缓缓走了进来,在他身后,还跟着一个年人,面‘色’温和,看起来十分沉稳,身穿唐装,身气势不凡。

“各位,我给大家介绍一下,”薛洋笑‘吟’‘吟’道,“这位,是贺氏医‘药’集团的董事长,贺鸣威先生!”

“老前辈,欢迎欢迎啊!”贺鸣威笑着点了点头,忙走到几位老前辈身前,伸出双手,跟他们一一握手,显得十分恭敬。

他走到苏寒跟前,眼里的好,越来越浓:“苏先生吧,久仰大名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