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洋看着自己的孙子,问他还服不服。。。!

到现在,还能不服?

薛振宗苦笑了一声,他本以为自己足够天才,在攻邪流派,甚至是在整个医行业,都算得是天赋异禀。

可在苏寒面前,在自己最擅长的鬼‘门’十三针面前,却输得如此彻底!

一想到,苏寒当初只是看过自己爷爷施展过一次鬼‘门’十三针而已,能‘精’通到如此地步,这得对针灸之法和人体构造有多深的了解才行?

薛振宗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剧烈颤抖,根本难以想象。

他看着苏寒,眼神闪烁,既是愧疚又是敬畏,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年轻人,而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前辈!

“我服!”

薛振宗走到苏寒跟前,恭恭敬敬鞠躬:“苏先生,我心服口服!”

他不能不服。

在自己最强的方面打败自己,他根本无话可说。

只是这真的很让人难以置信,苏寒还如此年轻,难不成从娘胎里已经开始学习医术?

即便如此,也才二十多年,自己的天赋要好太多啊!

“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你三十多岁能有如此医术水准,的确很厉害了,但医这一‘门’,谁敢说自己的医术是最好的?”

苏寒看着薛振宗,认真道,“算是在座的几位前辈,他们都不敢说吧?”

温如军等人点了点头。

即便他们行医一生,见过各种各样的病症,都不敢说这样的话,因为医无止境啊!

“我明白了,苏先生,多谢苏先生教诲!”

薛振宗恭敬不已,哪里还敢有一丝不敬。

算面对的是苏寒这样一个年轻人,但他在医术的造诣,自己强太多了,甚至不弱于自己的爷爷。

他算再高傲,可在这等真正的神医面前,哪里还敢班‘门’‘弄’斧?

苏寒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,对这薛振宗只是对他的态度不满,但同为医生,还是薛老的孙子,苏寒自然不会过于让他丢人。

“今天可真是开了眼界,没白来啊,哈哈哈哈!”

温如军大笑起来,“我本来还想着,在家种种‘花’,养养鱼呢。”

几个人都大笑起来,千里迢迢赶来青城这么远的地方,为的是看看苏寒展示医术。

薛洋忍不住摇头,笑骂道:“你们这帮老家伙啊,看我孙子出洋相,开心了是不是?”

薛振宗涨红着脸,一句话不敢说,在场的可都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,连自己年轻的苏寒,都是他们同辈论‘交’的高人,自己反而成了小徒弟一般的人物。

“说的什么话,医术是在‘交’流才能提升,相信你孙子经过苏寒的点拨,对这鬼‘门’十三针,肯定会理解更深。”

一个流派掌‘门’笑道,“再说,你这次青城医学发展大会,有苏寒坐镇,肯定会引起很大声势的。”

薛洋轻抚长须,脸满是笑意,他请苏寒来,为的自然是这个。

要让那些年轻人看看,不仅是老头,算是年轻人,一样可以‘精’通医,成为让人尊敬的医生。

“几位可别抬举我,我来的目的,还是跟大家学习‘交’流呢。”苏寒谦虚道。

他从来不骄傲,更不会恃才傲物,站在一边的薛振宗见苏寒拥有如此‘精’湛医术,竟然还这么谦逊,让他心感慨。

对之下,自己的确是差太多了啊。

想到之前对苏寒的态度,他满是愧疚,更觉得丢人啊。

“爷爷,这明天才是发展大会,贺总那边我已经对接过了,没什么问题,”

薛振宗开口道,“既然下午还有时间,苏先生跟几位前辈可有安排?”

几个人看向薛振宗,他忙笑了笑道:“说起来,难得能见到几位老前辈一起来,我们这些后生晚辈,很想跟诸位前辈请教一番,不知道……”

他满脸诚恳,眼神落在苏寒的身,其他人哪里看不出来。

“我们这些流派,平时‘交’流已经不少了,没什么必要了。”

温如军笑眯着眼睛,看着苏寒,“对了,苏寒啊,你到底属于哪个流派的啊?”

苏寒一怔,摇了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个‘门’派,作为传人,地之卷的医和风水地术,应该都属于‘门’之术吧。

只是现在懂得这些的人,未必能找出几个啊。

“我看啊,苏寒这是全能流派,什么都‘精’通!”薛洋大笑起来,“行了,我懂我孙子的意思,其他几个流派平时‘交’流多,机会也多,不过苏寒可是难得来,我厚着脸皮请苏寒帮个忙,能否给我这攻邪流派的‘门’生,课!”

听到薛洋的话,薛振宗脸也满是期待,看着苏寒,躬身道:“苏先生,拜托了!”

他的姿态,如后生和晚辈,向前辈请教一般,恭敬不已,没有一丝不敬。

其他几个流派的掌‘门’都开了口,他们知道薛洋一心想让鬼‘门’十三针发扬光大,能够用以救治更多的人,既然苏寒有更深的见解,又何尝不可呢?

“鬼‘门’十三针可是你们攻邪流派的招牌,我来说,不太合适吧。”苏寒笑了笑道。

这毕竟是攻邪流派的招牌,没得到薛洋承认的人,甚至连学的资格都没有。

“医术是用来救人的,我也想通了,有更多的人懂得这‘门’针灸之法,能够学习到真正的‘精’髓,这是好事。”

他以前担心的是,一些人学艺不‘精’害了人,会把这个牌子砸了,故此才设了‘门’槛。

这‘门’针灸之法想学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。

“是啊,苏寒,你当帮个忙了,老薛这渐渐年纪大了,心里挂念着这鬼‘门’十三针,现在有机会解决这心事,你可不‘成’人之美呢?”

“是,不然回头我那,想请你讲讲课,我都不好意思开口了!”

“啊哈哈哈,你们这帮老东西,心里都打着算盘呢!”

几个老前辈大笑起来,彼此开着玩笑。

见他们都开口邀请,苏寒自然不再拘着,点了点头:“那我献丑了,若是有不足之处,几位老前辈,可得帮忙指正啊。”

闻言,薛洋等人‘激’动不已,连连大笑起来。

薛振宗更是呼吸都变得急促,忙拱手拜谢:“多谢!多谢苏先生!我这是安排,通知下去,让那些后人‘门’生做好准备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