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的话刚说完,薛振宗的脸‘色’顿时十分难看:“问题很多?”

他嘴角‘抽’搐,眉头更是微微颤抖,苏寒说自己的鬼‘门’十三针,问题很多?

开什么玩笑!

“你懂鬼‘门’十三针么!”薛振宗立刻呵斥道,“你若是不懂,别信口开河,这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!”

“振宗!你闭嘴!”

薛洋立刻喝道,“苏寒帮你指出问题,你还如此无礼?你想干什么啊!”

自己这孙子,心气太高,还真是接受不得一点批评,苏寒既然说了有问题,那肯定是有问题。!

饶是这鬼‘门’十三针是他薛家祖传的针法,可过了这么多年,尤其是间还经历过战火年代,丢失了一些东西,再正常不过。

连那缺失的第十一针,都是苏寒帮忙,推演出来的,苏寒有这水平!

薛振宗还想再说,见自己爷爷脸‘色’满是怒气,只好闭嘴,可脸的不服和嘲讽,丝毫掩饰不住。

“这鬼‘门’十三针,是老薛他们的看家本事,我们几个老家伙,能看出一些,但肯定没有老薛自己看得清楚。”

其一个流派掌‘门’开口道,“苏寒,你说薛振宗施展的鬼‘门’十三针问题很多,是他手法的问题,还是这鬼‘门’十三针本来的问题?”

这是不同的问题,意义完全不同。

薛洋同样点了点头,自己孙子的阵法的确不错,在自己看来,已经算是合格了,但跟族谱记载的境界,那还差太多,算是自己,都不敢说能达到那种境界。

“是啊,苏寒,你别卖关子了,这鬼‘门’十三针对我来说,非常重要,你是知道的。”

薛洋忙笑着开了口。

“这阵法经过多少代人的检验,自然没有什么问题,已经是最‘精’华的东西,才能传承下来。”

苏寒笑了笑,自然不敢大言不惭地说薛家的鬼‘门’十三针有问题。

他看了薛振宗一眼,见薛振宗脸依旧是不服气,淡淡道,“只是他施展的手法有问题。”

他见过薛洋这个掌‘门’人亲自施展鬼‘门’十三针,当初看得仔细,印象十分深刻,此刻跟薛振宗对,明显层次,差了不少,而且有不少错误。

闻言,薛洋满脸好,其他几个老家伙,也都盯着苏寒。

只有薛振宗,呼吸急促,听到苏寒说自己的手法有不少问题,脸都涨红了。

他从小到大,可一直都是在光环之下长大了,三十岁出头便成了攻邪流派,数一数二的年轻一辈专家。

又岂是苏寒这样的‘毛’头小子可以教训的?

“那你倒是说说看!我洗耳恭听!”薛振宗脸满是不服气,丝毫不相信苏寒说的话。

“第一,你施展的鬼‘门’十三针,第三针,我见过薛老施展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这一针,应该刺在百会‘穴’左侧三寸,需要控制力道,压制住百会‘穴’下的‘交’感经脉,你施展的力道,恐怕是皮肤组织再嫩的姑娘,都刺得不够深吧?”

苏寒看着薛振宗,直接开口,“第二,第四针,鬼‘门’十三针,针长一寸五,针刺入七分,这是最浅的位置,恐怕你没达到。”

“第七针!俗话说,病在何处,即针在何处,鬼‘门’十三针也不例外,除了前六针基础针,从第七针开始,便是针对病理而做出判断,你刚刚刺的那针,用在‘女’人身没有问题,但用在男人身……如果我视力没问题,这个模型应该是男人吧?”

苏寒话音刚落,几个老头忙凑到那模型前,认真看了一眼,竟然针的是男人模型!

薛振宗的脸‘色’已经极为难看,涨红着一张脸,有些无地自容,苏寒竟然轻易找出这么多问题!

不等他开口说话,苏寒继续道,“男人靠气,‘女’人靠血,这‘性’别不同,针灸之法自然不同,这点,你应该很清楚,怎么还会犯这样的错误?”

几个老家伙听了,连连点头,这算是最基本的。

“薛振宗可能没注意到这模型是个男人吧。”一位老前辈开了口。

薛振宗更是面红耳赤,他压根没关注这一点。

“那这个问题略过,然后是第十一针,这是我推演出来的一阵,薛老已经教给你了,但依我看,你依旧没有入‘门’。”

他看着薛振宗,语重心长道,“你若是不会,得虚心跟薛老请教,切莫不懂装懂,这在医,可是大忌。”

苏寒说完,摊开手道:“这些吧,后面两针,我没兴趣看了。”

全场寂静!

死一般的沉寂!

连薛老,都愣在那,仔细回味着苏寒刚刚说的那几个问题,竟然丝毫没错。

他看出来了一丝,但觉得毕竟薛振宗还年轻,针灸的火候掌握不到那么‘精’准,还需要时间来磨砺。

可听苏寒这么一说,他顿时感觉羞愧不已。

这是他薛家的祖传阵法,是他们攻邪流派的招牌,可还没有苏寒这一个外人了解得多,他能不羞愧么?

而薛振宗,已经完全傻了,整张脸,几乎麻木,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尤其是苏寒那最后一句,自己的第十一针,根本没入‘门’……

他最引以为豪的鬼‘门’十三针,竟然还不苏寒这样一个外人,甚至还没入‘门’……

薛振宗只感觉脑袋轰鸣,一片空白,血液冲头顶,让他脸更红,心更加羞愧。

他还能说什么?

苏寒的医术自己高明太多!

甚至可能自己爷爷,还要厉害!

这……这怎么可能啊!

他那么年轻,算自己,可也不会自己爷爷还厉害吧?

妖孽!

薛振宗的脑海里,突然浮现这两个字,看向苏寒的眼神,变得有些敬畏起来。

真正了解到苏寒的能耐,他甚至感觉有些恐惧,一个人对医术的理解,怎么能高深到这种地步?

苏寒脸的表情依旧平静,像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他拱了拱手,对着薛洋道:“薛老,我这并非贬低鬼‘门’十三针,还望薛老不要见怪。”

薛洋忙摇头:“你说的哪里话,听你这么一说,我才感受更深啊!”

他叹了一口气,有些不好意思道,“我们这些老家伙,一直都以自己流派的招牌为傲,想着将优点发扬光大,却没去多关注,如何改善那些缺点,苏寒啊,你点醒我了!”

薛洋转头看着自己的孙子,笑了一声:“现在,你服不服?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