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洋气得破口大骂,自己好不容易把苏寒请来了,这家伙倒好,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。

就那么直接把苏寒丢在门口?

薛振宗愣了下:“什么苏先生,外头只是一个毛头小子,就是他的徒弟……”

“徒弟你的大头鬼!”

薛洋气得脸都白了。

苏寒的医术他亲眼见过,绝对不比自己差,这样的人,自己亲自验证过的医术,薛振宗那里有资格质疑?

他哼了一声,连忙转身朝着门外走去,薛振宗已经完全愣住了,没有反应过来。

只好立刻跟着自己爷爷跑出去。

薛洋连忙跑到门口,门外,苏寒就站在那,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。

看到苏寒,薛洋忙走了过去:“都不知道你已经来了,真是不好意思,让你还在门口等着。”

薛老老脸一红,心中已经将薛振宗骂了一顿,这混蛋,什么苏寒师父,就苏寒的医学造诣,足够得到他重视和对待了。

能教出苏寒这样的神医,那他师父又会是多厉害?

自己恐怕都没资格邀请他来!

“薛老,要不,我还是等我师父一起来,不然我怕没资格走进去啊。”

苏寒看了一眼跟出来的薛振宗,淡淡开口。

薛振宗脸色一滞,知道苏寒说的就是他,脸上有些不悦。

“爷爷,一个年轻的小子,不值得你亲自出来接吧。”

他毫不客气看了苏寒一眼,“他师父都没来,这算是对我们的不尊重了吧。”

他薛家,好歹也是堂堂中医行业里,攻邪流派的代表,邀请苏寒他们一门来,竟然只来个年轻人。

别的流派可都是连掌门人都来了!

“你闭嘴!”

薛洋哼了一声,狠狠瞪了薛振宗一眼:“我邀请的就是苏寒,就是他,他就是苏先生,你还不明白么?”

听到自己爷爷的话,薛振宗顿时愣了下。

转头看着苏寒,满脸难以置信。

自己爷爷邀请的就是苏寒?他就是那个神医苏先生?开什么玩笑啊!

“爷爷,你不是开玩笑吧?”薛振宗还是有些不敢相信,能让爷爷如此郑重对待的神医,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啊。

“你别说话,一点礼数都不懂,我平时怎么教你的?”

薛洋直接喝骂起来,“就算只是普通来宾,你就可以如此无礼了么?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

说着,他不再理会薛振宗,立刻走到苏寒身前,满脸愧疚:“别生气,我这孙子,太不懂事了,苏寒,我们进去吧,他们几个老家伙可都已经来了呢。”

苏寒这才点了点头,扫了那薛振宗一眼,没有理会,跟着薛洋走了进去。

薛振宗满脸不服气,觉得自己爷爷肯定是被骗了。

苏寒怎么可能就是那个苏先生呢?

他三十多岁,才成为攻邪流派的专家,在青城小有名气,这已经是众人口中的天才。

苏寒才多大?

他怎么能让自己爷爷都如此敬重,还说帮忙推演出了鬼门十三针缺失的第十一针,他越想越觉得不敢相信。

苏寒没有理会他,对这种不懂得尊重别人的人,自然也不需要尊重他。

薛洋满脸不好意思,立刻亲自领着苏寒进了会客厅。

薛家宅院很大,此刻不少贵宾都已经到了。

听到苏寒来了,几个流派的老头子,忙都站了起来,在他们的眼里,苏寒完全就是平辈论交,甚至,他们心里多清楚,苏寒的未来,肯定比他们更加厉害!

“苏小子来了!”

“苏寒啊,你可算来了,大家正说到你呢!”

几个流派的代表,大笑起来,都起了身,走过去,迎接苏寒。

苏寒笑了笑,点头示意:“几位前辈,来得可早啊。”

“你还说呢,我们这些老骨头都先到了,你怎么才来?”温如军轻抚长须,他对苏寒最是有好感。

“这不差点迷路了,还好薛老及时出来,不然我都找不到你们。”

苏寒笑着开口。

急匆匆跟过来的薛振宗,早已经目瞪口呆,张着嘴,浑身麻木了。

看着这么些流派的掌门人,一个个在自己面前都是前辈的老家伙,跟苏寒却是如此随意交谈。

就好似他们就是同一个辈分的人。

薛振宗瞠目结舌,此刻哪里还反应不过来。

这苏寒当真就是那个神医苏先生?是爷爷亲自交代,让自己必须恭敬对待的苏先生?

想到自己从机场接苏寒过来,一路上的脸色,他心里猛地震颤起来,自己未免也太失礼了吧。

他脸色涨红,显得十分难为情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。

“都怪我,没交代清楚。”薛老摇了摇头,很不好意思,他转头看着薛振宗,立刻吼道,“还傻站在那做什么?还不过来跟苏先生道歉!”

这该死的小子,真以为自己有点医术,就飘了啊。

自己交代的事情,都办成这样,还要苏寒没有生气,直接离开,否则这帮老家伙,还不得骂死自己啊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温如军看了一眼,诧异道,“还有意外呢?”

“我这孙子,不懂礼数,冒犯了苏寒,直接把他丢门口了,唉,都怪我教导无方啊。”

一个三十多岁的人,被自己爷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训斥,薛振宗更是羞愧得五体投地。

“爷爷……”他就像个小孩子一样,低着头,十分难为情,再怎么说,他都已经三十多岁了啊!

“你还敢叫我爷爷,快跟苏先生道歉!”薛洋瞪着眼睛,“一点礼数都不懂,我薛家就是这么教你的么?”

如此对待苏寒,在其他人看来,那也是对他们的不尊重。

中医行业流派家族,这可都是传承了几百年的家族,对这些礼数,尤为看得重。

苏寒站在那,没有说话,只是转头看着薛振宗,脸色平静。

其他人也都看着薛振宗,听到薛洋的话,他们明白过来,这薛振宗就是看苏寒年轻,不把他当一回事,甚至冒犯了他。

这让他们有些不悦,毕竟,苏寒跟他们可是同辈相交。

这可是他们承认过的人,岂能容忍别人轻视和冒犯?

“对、对不起苏先生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薛振宗咬着牙,心里不服气,却不敢不听自己爷爷的。

让自己跟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小子道歉,他哪里受得了。

“算了,看你的样子也还是不服气,毕竟我太年轻,在你眼里,恐怕更像是骗子吧。”

苏寒见薛振宗那不情不愿的样子,摇了摇头道。

期待周末!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