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沿海城市到内陆城市,相隔千里,如此长途奔波而来,自然让人感激。



尤其是在薛振宗看来,能让自己爷爷都如此敬重的苏先生,定然已经年岁颇高,再经历长途跋涉,可真是不容易。



苏寒倒是没这种感觉。



毕竟今年他才二十五岁,正是精力充沛,旺盛之时,更何况他练就玄气功,身体素质强于常人太多。



别说路途千里,就是飞到海外,也不会有什么疲劳之感。



不过内陆城市跟沿海城市,的确很不一样。



刚下飞机,苏寒甚至可以感觉到,这里的空气湿度,可比沿海城市要低得多,皮肤容易干燥。



“这青城湿气不重,十分干燥,看来并不容易产生瘴气毒气,薛老他们攻邪流派,却是在这扎根开宗立派,倒是有些让我意外啊。”



苏寒笑了笑,没有多想,走出机场通道,便看到外有人手里举着牌子,上面写的就是自己的名字。



他走了过去,看着薛振宗笑道:“你好,你是薛洋薛老安排来接待的人么?”



苏寒很礼貌开口。



薛振宗看了苏寒一眼,忙点了点头,笑道:“对对对,我叫薛振宗,是薛老的孙儿,特地来接你们的。”



他见苏寒年轻,心中猜测应该是那苏先生的徒儿或者晚辈吧。



“你师父呢?”



薛振宗看了看苏寒周围,可再没别人了,就他一个人?



苏寒愣了一下,这人难道认识自己的师父老道人?



“你认识我师父?不过我师父他云游四方,连我都不知道他在哪。”



他笑了笑,还真是有些意外,自己的师父老道人,根本就是闲云野鹤,别说自己,老教官,还有洪一刀,恐怕都在找他。



苏寒没想到,这薛振宗竟然也知道自己师父。



“你师父没来?”薛振宗显得有些尴尬,爷爷不是说了,苏先生马上就到,结果却没来,这让他有些失望。



苏寒更是诧异,薛老好像没说,要邀请自己的师父吧。



恐怕就是邀请了,老道人那个家伙的脾气都不会来,用他的话说,他看不上。



“薛老似乎没有邀请我师父,只是让我来就行。”



苏寒淡淡道,他看到薛振宗眼里闪过的一丝失望,“这种场合,应该还不需要我师父出面的。”



薛振宗闻言,顿时皱起眉头,干笑了一声:“小兄弟看来对你师父很有信心啊。”



各个流派宗师,都推崇自己的流派,薛振宗自然知道,不过这苏寒属于哪个流派,他倒是不知。



苏寒这语气,让他有些不满,这次的大会,对他们攻邪流派来说,可是大事,苏寒一句不需要他师父出面,未免也太看不起攻邪流派了吧。



他脸色变得冷淡,见苏寒师父没来,不阴不阳道:“那我期待着,小兄弟到时候能让我开开眼,见识一下。”



说着,他只是瞥了苏寒一眼,便转身走开,嘴里轻声嘀咕着:“早知道是个毛头小子来,随便打发个人来接便可以了,何须我亲自出面。”



苏寒无奈耸了耸肩,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这薛振宗了,自己师父不来,他都能不高兴?



他说真的,能有资格邀请到自己师父的人,恐怕除了老教官那等级别的存在,其他还真没几个人有资格。



苏寒懒得多说,要不是答应了薛老,要给他面子,他直接转身就回去了。



他跟着薛振宗离开,上了车,便朝着薛家赶去。



一路上,薛振宗都没有说话,脸色冷淡,都没正眼看苏寒一眼,丝毫没把苏寒放在眼里。



苏寒也乐得清净,没有主动开口。



只是他有些诧异,自己哪里得罪这薛振宗了,刚见面还挺热情的,知道自己师父没来,就这种表情?



他怎么不想想,就算自己师父来了,他恐怕连上前说话的资格都没有。



苏寒没有理会,就坐在那玩手机,悠闲不已。



而薛振宗见苏寒那悠闲的模样,更是皱眉摇头,越看越不满意,心道等有机会,还是得教育教育年轻人。



一天天的只知道玩手机,难道就不知道该提高自己的医术和能力?



汽车从机场开到薛家,并没有花多少时间。



此刻,薛家里已经热闹起来。



邀请了那么多流派掌门代表前来,自然在家中设宴为众人接风洗尘,是最有诚意的了。



汽车停在薛家门口,苏寒还没下车,薛振宗已经先下了车:“你自己进去吧。”



他看都没有看苏寒一眼,不想多浪费时间在这种年轻人身上,说了一句,便转身进了薛家。



苏寒站在汽车边上,略微皱眉,觉得薛振宗这人的态度有些过分。



作为东道主,不管来的是什么人,起码的礼貌和尊重总该要有吧?



苏寒拿出手机,拨通了薛老的号码。



薛振宗脸色并不好看,浪费了他几个小时,却是去接一个毛头小子,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


他走到大厅,薛洋正从里面走出来,看到自己孙子,忙问道:“怎么样,苏先生人接来了么?”



薛洋看着薛振宗,有些着急,苏寒可是贵客,其他流派几个老头,本来还有人懒得奔波不想来,一听说苏寒要来,立刻就改口一定准时到。



苏寒这面子,可比自己还大啊!



“什么苏先生啊,老先生没来,倒是他徒弟还是什么后人来了,毛头小子一个,浪费我时间啊,随便派个人去接都足够了。”



薛振宗有些不满道,“爷爷,我很忙的。”



薛洋一愣:“老先生?毛头小子?”



他皱了皱眉头,“哪里来的老先生?那小子又在哪里?”



“丢门口了啊,让他自己进来,这么大个门,总不会迷路吧。”薛振宗没好气道。



薛洋感觉奇怪,哪有什么老先生,还没开口,手机电话已经响了起来,他一看是苏寒来的电话,忙接通起来。



“苏先生啊,你来了么,怎么还没见你呢?”薛老忙笑了起来。



电话那头,苏寒的语气并不算好。



“薛老,我在你家门口,不过似乎你孙子并不太欢迎我,我考虑着,是该自己走进去,还是转身打车离开,免得见面会尴尬。”



薛洋一听,顿时猛地抬头,瞪了薛振宗一眼,没想到这混蛋小子,竟然把苏寒丢在门口!



“哪里哪里,我亲自来接!你小子可别生气啊!”



薛洋挂了电话,手指着薛振宗,气得脸都白了:“我让你去接苏先生,你把他丢门口?啊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