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算是传人,我也要让你死!”

三痴脸满是‘阴’冷,心怨恨更是汹涌,若不是被苏寒废了经脉,他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,还要来挖坟。。。!

想到苏寒身的,三痴脸便是贪婪,恨不得立刻能抢到自己手。

天‘色’浓郁,昏暗不已,山林里,偶尔传来黑鸦的声音,听起来十分瘆人。

天海市的夜晚,越来越美。

各大娱乐城里,灯光摇曳,舞池那些身影依旧在摇晃着,丝毫不知疲倦。

贵宾室,董林缓缓睁开眼睛,这段时间太累,推拿着都能睡着。

抬眼看了看,苏寒早没影了。

“这小子,也不喊醒我。”

董林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起身‘揉’了‘揉’脖子,一阵轻松。

他换了衣服,准备离开,外头杨子成早安排好了人,准备好了晚饭,睡到现在,董林肯定饿了。

董林跟杨子成也不客气,大家都已经很熟悉了,再说他是肯定不白吃别人的,都算在自己的账单。

吃完了晚饭,整个人才有了‘精’神。

喊了秘书小徐来接自己,没等一会儿,董林的手机便响了起来。

“罗总,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呢?”

董林笑道。

这罗志是今天跟他签约合作的投资商,下午刚签了合作协议,晚来电话了。

电话里,罗志的声音有些着急:“董副,我是来找你帮忙的,你那个兄弟不是神医么?能不能请他帮我‘女’儿治病啊?”

董副忙道:“你‘女’儿怎么了?我老弟的确是医生。”

“唉,不知道啊,这丫头都在学校里,突然发疯一样,我老婆刚给我打了电话,吓得不轻!”

罗志着急道,“我没有苏医生的联系方式,只能冒昧打扰董副了。”

听得出,罗志声音里的急切,董林连忙道:“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,这样,我给我兄弟打个电话问问,你的‘女’儿现在在哪?”

“在我老家,水城!”罗志连忙道,“如果苏医生有空,可否明天随我一同前去水城,我准备好机票!”

董副想了想,道:“我先打个电话问问。”

他也不知道苏寒最近忙不忙,不过这人命关天的事,董林自然不想见死不救。

更何况这罗志是刚刚来天海市投资的投资商,算是帮他一个忙吧。

他马给苏寒打电话,连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苏寒都不知道给自己帮多少忙了。

苏寒刚回到乔家不久,正跟乔雨珊坐在沙发聊天,那嫩白的脚丫子架在苏寒的‘腿’,一边吃着水果沙拉,一边看电视。

苏寒轻轻给她‘揉’捏着‘腿’,既是服务,又是自己享受,毕竟这样好看的‘腿’,可真不多见。

他正陶醉在为未婚妻大人服务的世界里,手机响了起来。

“董老哥?”

苏寒笑了起来,“你醒来了?嫂子电话都打我这来了,我说了你在杨子成那休息才放心。”

“老弟,还说呢,把老哥一个人丢那,我找你……唉,老哥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又要麻烦你了!”

董林还很是有些不好意思,这一路走来,苏寒帮了自己太多,可自己却没能帮他。

“罗志?”苏寒眨了眨眼睛,“我知道,是那个跟我立下赌约,娟了三百万善款的投资商吧,行,人命关天的事,老弟我知道的,当是为天海市的孩子们,感谢他。”

苏寒挂了电话,知道今晚太迟,没有飞机前往水城,约定了明天一早赶过去。

“邪?”苏寒微微皱眉。

一般人怎么可能邪,像次的卢教授,还有今天这拆除废旧厂区的工人,他们算是邪。

这不属于一般的病症,乃是不干净的气体和液体进入身体,对人体造成了影响。

换句话说,便是环境的有毒物质,进入了人体这个环境,自然让人看起来像邪一样。

“谁邪了?”乔雨珊转过头,嘴里还咬着一块芒果,樱桃小嘴‘迷’人至极。

她洗完澡,身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,刺‘激’着苏寒的鼻子,忍不住凑了过去。

“一个投资商的‘女’儿,是今天捐款的那个投资商。”

苏寒的手没停,在乔雨珊的小‘腿’轻轻‘揉’捏着,感受着这大自然造化的神。

“天海现在发展越来越好了,不少外资都来这里发展,这是好事呀。”

乔雨珊捏了一颗圣‘女’果,塞进苏寒的嘴里:“那你明天是要去一趟了?”

苏寒点头,略显无奈道:“我如果赶得回来,陪你出差,若是赶不回来……那我等再跟着去找你。”

自己刚刚才答应乔雨珊,陪她去出差,谈两个项目。

不管什么时候,有苏寒在身边,总是让乔雨珊更安心。

“人命关天,救人更重要,若是来不及的话我自己去。”乔雨珊笑道,“我又不是小孩子,不会有事的。”

她虽然这样说,但眼里还是有些期待。

苏寒耸了耸肩:“好吧,听老婆大人的,明天没法送你,那我今晚为老婆大人送行!”

话音刚落,苏寒双手一抄,便将乔雨珊整个人抱了起来,踩着楼梯,噔噔噔了楼。

乔雨珊差点惊呼起来。

她看着苏寒,瞪大了眼睛,这可是在家里呢!

这么明目张胆啊!

还好爷爷早睡了,雨蔓在玄气传媒那边过夜,不然她还不知道得害羞成什么样。

看着乔雨珊那红着脸,娇羞的模样,苏寒只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快燃烧起来。

似乎得到“临字诀”之后,自己的感知能力变强,各种情绪也容易被放大,连这种冲动的‘欲’望,都想不断扩张!

“雨姗,你真美。”

轻轻一声,温热的气息,让乔雨珊娇躯一颤,声音更是细若蚊丝:“抱、抱我去房间……”

一夜无话。

只有阵阵莺啼,好似哀怨,又好似亢奋,压抑着爆发,更是悠远,仿佛延绵进人心海深处。

竖日清晨。

乔雨珊睁开眼睛,显得有些慵懒,满脸幸福起身洗漱,很快便容光焕发,驱车从去了公司做出差准备。

而苏寒已经坐飞机,跟着投资商罗志朝着他的老家水城赶去。

“苏医生,真的拜托你了,我这么一个‘女’儿,可千万不能让她出事啊!”

罗志担心不已。

“罗总,好人有好报,你要相信这一点。”苏寒笑着道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