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看了韩立炫一眼,淡淡开口,气得韩立炫两眼一黑,差点要晕死过去。品書網



他哪里知道苏寒有这等能耐,刚刚那个副会长说,有资格以医身份进入国际医学会的只有苏寒?



那自己算什么?



韩立炫张着嘴,想到自己跟苏寒试输了,现在还把脸送来给苏寒打,更是恨不得找个地‘洞’钻进去。



“你还在这做什么?”秦风哼了一声,嘲笑道,“还不回你们‘棒’子国,在那没人知道你是骗子。”



这么点医术还敢来京都哗众取宠,真不知道他脑子是出了什么问题。



更让人觉得可笑的是,这家伙竟然还挑战了苏寒,跟苏寒医术。



连自己都不是苏寒的对手,这韩立炫恐怕连挑战自己的资格都没有!



韩立炫只感觉头晕目眩,被苏寒等人嘲笑,让他羞愤不已,可却没有一点办法。



“你、你你……”



你了半天,一口血涌来,哇的一声直接喷了出来,整个人瞬间没了‘精’神。



“‘交’流医术本是愉悦之事,阁下却能咳出几两血出来,当真是让人佩服啊。”



苏寒看了韩立炫一眼,不咸不淡道。



他这一句话,更是气得韩立炫脑袋眩晕,脚下站不稳,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,差点跌坐在地,被身边的人扶着,才没有出洋相。



一行人哪里还敢说什么,看到苏寒的时候,他们已经感觉到今天要倒霉。



跟昨天一样,有苏寒在这,他们还能做什么?



丢人啊!



架着昏‘迷’的韩立炫,再次灰溜溜逃走。



连着两天,韩立炫都被苏寒羞辱得晕死过去,让那些人更是感觉苏寒根本是恶魔,得罪不得。



在这些真正的医高手面前,韩立炫哪里还有什么资格叫嚣。



“这‘棒’子国的人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”陈老对韩立炫这种人,也十分鄙视。



“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,他喊得再大声都没用,医是我华国的国粹,可不是他声音大能抢去。”



苏寒自信道,“他若是再敢胡来,我亲自到他们‘棒’子国走一遭,谁敢说自己医厉害,我让他输得心服口服!”



他豪气万丈,在医这块领域,绝对不允许任何别的国家来挑衅!



医是华国的国粹,是五千年历史化的瑰宝,任何人都别想玷污!



“说得好!”秦风‘激’动不要,忍不住大声喝道。



对苏寒,他早心服口服。



不再去管韩立炫的事,苏寒指着叶菲儿,笑道:“陈老,想给你推荐一个学生,不知道能不能请你代为教授一些基础的医学知识。”



叶菲儿一直没说话,可看到苏寒刚刚那豪气万丈的模样,眼睛里的光,更是亮了。



“陈爷爷,我想当医!”叶菲儿扑闪着大眼睛,‘露’出两颗小虎牙,可爱至极。



“你这么小,想当医啊?”陈老笑眯眯的样子,十分和蔼,伸手‘摸’了‘摸’叶菲儿的脑袋,“学医,可是很辛苦的事情呢。”



“我不怕!”



叶菲儿坚定地点头,“我想成为医生,这边能帮更多的人看病啦!”



陈老哈哈大笑:“好好好,难得看到这么懂事的孩子,那我国医堂收下,教教基础,还这么小,慢慢学。”



苏寒点了点头:“那多谢陈老了。”



“谢什么,现在有几个孩子肯吃苦学医?这么小有这份医德之心,我这老家伙高兴着呢。”



陈老轻抚长须,笑眯眯道,“菲儿,以后有空来陈爷爷这,秦风叔叔他们都会教你,咱们慢慢学,不着急。”



“嗯!”叶菲儿眼里的光,灿烂至极,“谢谢陈爷爷,谢谢秦叔叔!”



看到叶菲儿如此有礼貌,陈老跟秦风都十分高兴。



“秦风,那你先带叶菲儿转转,学学认识‘药’材。”陈老吩咐着,秦风立刻点头,带着叶菲儿到国医堂转一转。



他把苏寒请到诊室,先是帮还在等待的十几个病人看完病,这才放松下来。



“今天可真是长了见识了。”



陈老摇着头,想到刚刚那个‘棒’子医生韩立炫,根本是一个笑话。



“这种毫无自知之明的人,不去理会便是。”



苏寒根本没把韩立炫放在眼里,他若是识趣,赶紧离开华国,免得再丢人。



“对了,有个事要跟你说一下,你还记得老梅么?”陈老笑了笑道。



苏寒点头。



他记得之前来国医堂的时候,那个老梅来看病,结果不是他人有病,而是他家房子的风水出了问题,自己已经帮他解决了。



“你看那。”陈老指着墙的一面锦旗笑道,“他送来的。”



苏寒转头一看,墙的锦旗写着:“神医再现,悬壶济世!”



他忍不住大笑起来:“我可不是什么神医,是一个普通的医生而已。”



“说起来,连我都佩服你,不仅‘精’通医之术,更是连风水地术都如此‘精’通,现在还开了‘药’膳食坊,苏寒啊,你到底还要给我们这些老头子多少惊喜啊?”



陈老都想不到,还有什么是苏寒不会的。



甚至他都听说,苏寒甚至还开了一家经纪公司,涉足娱乐圈,这可跟医行列,完全八竿子打不着啊。



苏寒大笑着:“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啊。”



两个人大笑起来。



陈老顿了顿,继续道:“有件事我得提醒你一下,我们医领域都免不了有些心术不正之人,风水地术这一块恐怕更是,你‘精’通这方面,难免会遇到这个领域的人,切记要小心。”



他毕竟年岁摆在那,经历的事情多,也了解一些事情。



苏寒点头,眸子里光芒闪动,他自然知道陈老的好意:“多谢陈老,我会小心的。”



两个人聊着,‘交’流一些医的问题,外头,传来一道声音,急切还带着一丝恼怒。



“你们开什么玩笑,让这么小的孩子抓‘药’?害死人了你们负责么!”



苏寒闻声皱眉,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。



他起身走了出去,见万佳荣正指着站在‘药’柜前,手里正拿着‘药’好看着的叶菲儿破口大骂。



“老子的命金贵着,你这要是拿错‘药’害我出事,老子要你的命!”



叶菲儿已经被吓呆了,脸‘色’煞白,几乎要哭出来。



刚刚秦风拿了一些‘药’出来,准备教叶菲儿认识一些基本的‘药’,哪里是给万佳荣抓的‘药’,这家伙却如此凶恶。



“看什么看,找死啊!屁大点的孩子敢抓‘药’,你们国医堂招牌不要了么!”



“我看是你的命不想要了!”苏寒大喝一声,沉着脸走了过去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