洪菲可没理他,救命比喝酒重要多了。

她哼了一声,把酒递给苏寒:“就用这一**,不让他喝,身体不好还喝酒,就用这**!”

苏寒忍不住偷笑,洪一刀在外肯定很强势,否则不会中毒这么多年,还让秋猛等人忌惮。

他的实力不用说,恐怕在这海外,也属于顶尖的那几个,可在自己的宝贝女儿面前……

苏寒懒得说了。

洪一刀刚刚跟他说的话,让苏寒心中波动巨大,他没想到洪一刀跟自己师父认识,似乎关系还不浅。

尤其是那一句幸不辱命,他分明感觉到,洪一刀对自己师父带着一丝敬畏。

“这个死老头子,隐瞒我太多东西了吧。”苏寒撇嘴。

想来好多谜团,都在师父老道人身上,这个老酒鬼,现在到底在哪啊?

他没想那么多,当下先帮洪一刀行针,镇压住毒素,看来上一次也是自己师父动的手,帮洪一刀行针,只是过去了好些年,效果减弱了。

苏寒立刻动手,以气御针,在洪一刀身上足足扎下八十一针!

镇封住那些毒素,同时用酒在洪一刀手腕上消毒,手指一划,便割开了血管,放出不少黑血。

洪菲站在一边,早就看得瞠目结舌,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手段。

她刚开始还有些担心,但见自己父亲眼神没有一丝慌乱,甚至满是好奇和赞许,便知道苏寒的医术没有问题。

洪一刀自然熟悉,镇封毒素的办法,跟老道人的手法如出一辙,更能证明,苏寒便是老道人的徒弟。

他没想到,老道人的徒弟,竟然都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。

看着苏寒,洪一刀眸子微缩,脑海里浮现出一道身影,似乎正慢慢跟眼前的苏寒重合,若非年龄差了一倍,他真会觉得眼前的苏寒,就是那个家伙。

“只可惜,那家伙死了……”洪一刀心里叹息。

苏寒认真做着事情,好一会儿,才封住了伤口,这一次镇封毒素,至少可以让洪一刀安稳不少年。

等他找到了那几味药材,便可炼制出驱毒之药,自己如今得到了“临字诀”,不管是医术还是玄气功,都提升了一大截,要炼制驱毒之药,没有什么问题。

“好了。”

苏寒看向洪一刀的眼神有些变化,毕竟眼前这个家伙,认识自己的师父。

就像老教官一样,让苏寒莫名有一种亲近的感觉。

“你小子医术还不赖。”洪一刀赞叹道。

见自己父亲感觉不错,洪菲开心不已,美眸看着苏寒,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。

苏寒没有说话,只是看了洪一刀一眼,这个家伙,脾气太怪了,让苏寒摸不清这家伙心里到底在想什么。

但他能感觉到的一点是,洪一刀浑身透着一股正气。

“苏寒,真的太感谢你了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……”洪菲笑着,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苏寒。

“不客气,我跟门主算是有缘,举手之劳而已。”苏寒淡淡道,“不过要彻底驱除毒素,我还需要回国寻药,至少这段时间,门主的毒不会有太大影响。”

洪一刀点了点头:“多谢你了。”

他看着苏寒,轻笑了一声,“在回国之前,你是不是还要找到雷虎的下落?”

苏寒点头:“没错,这个人穷凶极恶,做了太多坏事,没有资格再活在世上。”

“你暂时找不到他了,这家伙很狡猾,也很聪明,知道黑鹰没能杀了你之后,便躲起来了。”

洪一刀对洪门之内的事情,似乎尽在掌控,哪怕十二个堂口各自为主,但他这个门主,才是洪门真正的领头人!

苏寒微微皱眉。

“你放心,雷虎现在活着,有他活着的价值,但作恶多端之人,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洪一刀郎朗道。

苏寒只好点头,雷虎躲起来了,那自己想找他可不容易,这家伙很狡猾,更是十分怕死,黑鹰没能杀了自己,让这家伙便更警惕起来。

一个暗劲层次的高手都杀不了自己,雷虎哪里还敢轻易露面。

苏寒很想杀了雷虎,送他去地狱,见他两个该死的兄弟。

但听洪一刀这么说,似乎他还另有安排,对洪一刀这个人,苏寒同样满心好奇。

“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,若是被我发现他,我定要取他性命!”苏寒认真道。

洪一刀点了点头,玩味地看着苏寒:“不过我得提醒你,虽然我是洪门门主,但我可管不住底下那些堂口,尤其是蛇堂跟虎堂,他们若是想要你的命……你自己好之为之。”

洪菲一听,顿时着急起来:“父亲,你这是什么意思?苏寒救了你的命,你竟然还……”

“菲儿!”洪一刀脸色严肃起来,难得声音大了一些。

他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,认真道:“好了,你替我送苏寒离开,我要休息了。”

似乎转眼间,洪一刀就变得不近人情,洪菲不理解,可苏寒却听出来了。

“门主,告辞。”他并没有生气,洪一刀说的话,苏寒能够理解。

他现在这个门主,恐怕也只是一个空架子,身中剧毒,若非实力摆在那,威严还在,恐怕洪门只会更乱。

尤其是蛇堂秋猛等人,早就没把洪门的规矩放在眼里,若非忌惮洪一刀的实力,可能早就暴起了。

洪菲有些生气,没想到父亲会说那样的话,他是洪门门主,难道不能开口,让那些堂主别找苏寒麻烦?

“洪菲,你父亲有难言之隐,你应该理解他,”走到门口,苏寒转头看着她,笑道,“更何况,没人可以杀得了我。”

洪菲点了点头,生在洪门,她很清楚这些堂口的实力,也清楚武道江湖中,很多事情不是她一个女孩子可以理解的。

“我送你回去吧。”洪菲笑了笑,挤出一丝笑意。

府宅之内,洪一刀站在窗前,看着苏寒离开,眼神变得十分深邃。

“苏寒……是他的儿子吧。”洪一刀喃喃道,脑海中,似乎想起了一些过往的记忆。

陡然间,他眸光散发出浓烈的杀机,就像一头蛰伏的雄狮,瞬间张开了血盆大口!

他转头,看着自己身后,挂在墙上的一把大刀,眸光炽烈无比。

“这洪门,也该整顿了。”洪一刀杀机横生,“这帮老东西,老子忍了二十年,你们可别逼我动手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