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走到前面,浑身挺拔,散发着一种霸气,仿佛只要他站在那,没人可以带走这些病人。!

谁都不行!

“你的病人?”蛊禅看着苏寒,冷笑一声,“你好大胆子,那是我蛊医协会的人!”

苏寒轻飘飘看了蛊禅一眼,嘴角满是不屑:“你蛊医协会的人?”

说着,他转头看着那些被打断手脚的手,淡淡问道,“你们是么?”

“不、不是!”

“我们不是!”

“我们只是普通的病人,不是蛊医协会的人,跟他蛊禅没有关系!”

几个蛊医顿时大喊起来。

他们知道,今天若是被蛊禅带走,那他们必死无疑,别说成废人,能不能活着都是问题。

听到那些蛊医的话,蛊禅的脸色更是难看,狰狞得几乎要吃人。

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这些混蛋竟然公开背叛自己?

“不是蛊医协会的人?”蛊禅咬牙,眸子了森冷的满是杀气,“哼,我告诉你们,算你们死了,也是我蛊医协会的死人!”

他扫视一圈,眸子冰冷,看得那些蛊医浑身颤抖,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。

“我要你们死,用你们的尸体来炼制蛊虫。”蛊禅的声音,好似来自九幽地狱的恶魔。

森冷之,透着浓烈的杀意!

那些被打断手脚的蛊医,此刻是彻底绝望了,这若是被蛊禅带走,那他们完了!

可没有人他们更清楚,蛊禅有多可怕,在这南疆,他向来说一不二,根本没人可以对付他啊。

见苏寒没有说话,那些蛊医的心沉了下来。

看来算是这个来历神秘的医,也对付不了蛊禅,他们的命……到今天这了么?

蛊禅一声爆喝,立刻下令,让人去把那些蛊医带走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铁炮等人瞬间出手,没有丝毫犹豫,将几个人直接踢得飞了出去。

“苏先生说的话,你们都没听到么?”

铁炮哼了一声,捏紧拳头,脸满是嘲讽,“还是你们这些畜生听不懂人话?”

几个人挡在那些被打断手脚的蛊医面前,不允许任何人接近!

强势无!

周围的病人,看着都惊呆了,满心震撼,没想到苏寒的人,竟然敢直接跟蛊禅他们发生冲突。

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啊。

从来没有人,敢挑战蛊禅他们的威严啊!

蛊禅的脸色,已经极为难看,周围那么多人看着,苏寒这是故意在羞辱自己!

“你们……想死么?”蛊禅的脸色青黑,死死盯着苏寒,微微捏紧的拳头,关节发出咔咔脆响。

“想死的人,是你吧。”苏寒依旧平静,轻描淡写道。

他看着蛊禅,完全没有一丝把蛊禅放在眼里的表情:“你若是不来,我还要去找你,有些事,要跟你好好清算。”

苏寒淡淡道:“既然你来了,那别浪费时间了,跪下忏悔吧。”

蛊禅一怔,他以为自己听错了,苏寒让自己跪下忏悔?

他愣愣地看着苏寒,随之暴跳如雷:“你找死!”

敢让自己跪下来?苏寒真是不自量力,找死!

话音刚落,蛊禅冲了过去,他挥起拳头,黑压压的蛊虫,瞬间从他的袖子里钻出来,覆盖在他的拳头。

那漆黑如墨的蛊虫,散发着难闻的气味,显然这些虫子身都有毒。

谁若是碰到,肯定会没命的。

铁炮等人没动,因为他们知道蛊禅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,而且治疗这种“病入膏肓”的人渣,苏寒最拿手!

狂暴如龙,蛊禅的拳风十分霸道,带着那蛊虫,飞袭而来,瞬间扑到苏寒的面前,快得吓人。

而苏寒站在那,竟然都没反应过来,仿佛已经被吓傻了。

周围的人大惊失色,有的人惊叫起来,有的人捂着嘴,还有的人,已经吓得跌坐在地,仿佛已经看到苏寒被那些有毒的蛊虫包裹……

他们见过,曾经有人惹恼了蛊禅,被他的蛊虫包裹,眨眼间被吞噬咬得只剩骨头!

蛊禅那双眸子,盯着苏寒的眼睛,见他毫无反应,嘴角已经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。

自己的蛊虫,可不是蛊三那些人可以相的,只要被他的蛊虫包裹,苏寒必死无疑!

“轰隆——”

突然间,苏寒脚下猛地一跺,一股气浪在他是身体表面瞬间扩散,仿佛一阵冲击波。

不等蛊禅反应,那气浪狠狠砸在蛊禅的身,仿佛一阵飓风,更加狂暴。

汹涌的气浪,打在蛊禅的身,将那些蛊虫都给打得飞起来,狠狠砸在蛊禅自己的脸。

“啊啊——!”

蛊禅忙慌乱大叫,倒在地,用手扒拉着那些蛊虫,他虽然不怕这些蛊虫,可万一钻进嘴巴里,也会要了他的命!

那狼狈的模样,看得周围人目瞪口呆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苏寒站在那根本没懂吧。

他只是跺了跺脚,蛊禅被吓成这样,跌坐在地惨叫起来?

“胆子竟然这么小,跺跺脚吓着他了啊。”

“还好没被自己的蛊虫杀死,不然可真丢人了……”

“你还别说,听说之前有一个蛊医,被自己毒死了,丢人啊!”

……

周围的人窃窃私语,蛊禅哪里听不到,气得脸色都涨红了。

他挣扎着爬起来,恣眼欲裂,一双眼睛能喷出火光!

“你找死!”他大吼着,又朝着苏寒冲了过去,这一次,他没有用蛊虫,只是挥拳,狠狠朝着苏寒的脸砸去。

他要砸爆苏寒的脑袋!

苏寒站在那,依旧纹丝未动。

动拳头?

他还从来没有怕过谁!

当蛊禅的拳头靠近苏寒的脸,只有十公尺的距离,苏寒突然动了。

他突然挥拳,速度快如闪电,让人根本看不清他已经挥起了拳头。

“砰!”

这一拳,势如破竹!

猛地打在蛊禅的肚子,连他的后背,都瞬间鼓起了一个包,仿佛有一股强悍的穿透力,几乎要打穿他的腹部。

“啊——!”蛊禅瞪圆了眼睛,感觉到有一股气,钻进自己的身体,让他浑身剧颤,那种痛苦,他从来没经历过!

浑身痉挛,蛊禅面色发白,站都已经站不稳了,缓缓跪了下去,连呼吸都不敢用力,腹部好似已经被苏寒打穿了。

“你知道错了么?”苏寒一只手抓着蛊禅的肩膀,让他慢慢跪了下去,“既然知道错了,那跪着认错!”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