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处长摸着脸,眼神里满是诧异,这种火辣辣的感觉,难道自己刚刚被苏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狠狠抽了几巴掌?

苏寒脸色依旧平静:“若是不用力抽几巴掌,那些蛊虫出不来,还请高处长理解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!”

高处长恍然大悟,忙点了点头:“无妨无妨,我还得感谢苏先生,打得好,打得好!”

站在一边的院长跟护士,硬是憋着不敢笑出声。

被苏寒狠狠抽了十几巴掌,还要感谢苏寒?

这要换做别人,恐怕高处长已经发飙了,不过他也知道,算他发飙,也肯定没用。

自己带来的几个执法者,才一个照面,被苏寒给打得飞了出去。

谁能是苏寒的对手啊?

“苏先生,这些蛊医协会的人,太坏了,对我下蛊,控制我的言行,我也是无可奈何啊。”

了解了苏寒的身份,高处长也禁不住一阵后怕。

苏寒可是京都国医堂的专家,肯定跟京都大人物也有很大关系,自己要是动了他,后果可严重了。

尤其苏寒来这南疆,是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的,若是出事,那他们真的吃不了兜着走。

“我知道,他们用蛊虫控制了不少人,所以才敢这般肆无忌惮。”

苏寒冷哼道,“蛊虫对他们来说,本是治病救人的手段,但没想到,他们邪念升起,竟然用来害人,用来谋取利益!”

高处长点头:“对,主要是那个协会会长蛊禅,从他担任蛊医协会会长之后,这蛊医啊,完全变味了,几年来,变本加厉!”

一边用蛊虫控制他们这些主管领导,压迫医院,另一方面,用暴力手段,阻止病人去医院看病。

让这些病人只能去找蛊医,有时候倾家荡产,可能只是看个感冒。

不知道有多少人,是得一场病,便会家破人亡!

苏寒越听越是愤怒,那个蛊禅,是个人渣!

“把你们可能被控制的人,都带到医院来,我一一为他们解除。”

苏寒吩咐道。

高处长满脸惊喜,立刻点头,便转身去办。

只要解除了蛊虫的控制,那好太多了。

苏寒却知道,真正控制这些家伙的人,是那个蛊禅!

什么是害群之马,什么是坏了一锅汤的老鼠屎?那蛊禅便是!

要彻底解决南疆蛊医协会的问题,这蛊禅,不能轻易放过。

苏寒给老张打了电话,把事情说了一遍,老张也是恨得咬牙切齿,对那蛊禅,恨不得直接杀了他。

“好,我立刻让人带着必备药材,赶去医院,势必让那些被控制的人,都摆脱蛊禅的控制。”

老张挂了电话,便喊金朗等人过来。

“我们药材库里,把那些必备药材都取出来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金朗点了点头:“张叔,我们这是要跟蛊医协会的人开战了么?”

他严阵以待,若是真要动手,他是拼了这条命,也要让蛊医协会的人付出代价。

“开战?”

老张挑了挑眉头,若是苏寒没来,那他们别无选择,只能开战,但现在,苏寒来了!

“哼,那些蛊医协会的人,还没有跟苏先生开战的资格!”老张冷然喝道。

别说这些蛊医了,在天海的时候,强如傅御剑王,也没敢跟苏寒直接开战。

还有那雷龙三兄弟,不也是两死一逃?

更别说连京都的大家族,如今都不敢觊觎海东省这块肥肉,因为什么?

因为苏寒在那!

小小蛊医协会,仗着这南疆地处偏远,肆意妄为,今天是要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。

金朗浑身一颤,感觉一股血气,从天灵盖冲天而起!

“是!”

他没想到,那个年轻的医生,竟然如此厉害,在他心里,对苏寒的敬佩,也越发厚重。

金朗立刻安排人,将药材库里的药材,分门别类,送到医院支援苏寒救治病人。

短短几天时间,这医院,已经成为名气最大的医院。

医院里那些坚持留下的医生,像不知疲倦一般,只要有病人找门,他们是不吃不睡,也要尽力将病人看好。

医生负责,病人也十分感激,医患关系,从来没有这么和谐过。

不少病人家属,见医生如此辛苦,也都自发准备好食物,带着自己亲手做的糕点送到医院,表示感谢。

礼轻情意重,哪怕只是简单的糕点,也让那些医生感动不已。

人与人的尊重都是相互的,他们如今,体会更深。

而在另一边,苏寒坐诊,他的目的一个,解除那些被蛊禅用蛊虫控制的人。

高处长将可能被控制的人,都带到了医院,甚至还有不少级别很高的领导,也都被他请来。

苏寒不耽误时间,来一个,他诊治一个,发现体内有蛊虫的,立刻出手解除。

有他的玄气指,那些蛊虫根本无所遁形。

一个下午的时间,几十个被控制的主管领导,全部都被苏寒解除了控制。

当他们恢复意识清明的时候,对蛊医协会的所作所为,更是愤怒不已。

“我们一定要彻查这件事,让这些为恶的蛊医,付出代价!”

“没错,敢控制我们来为他们谋取利益,这已经是触犯了法律,必须严惩!”

几个男子,脸色难看,被人控制着,干了坏事,这差点害死了他们不说,更是对百姓的不负责。

若非有京都国医堂这个医专家前来,他们还不知道要被利用到什么时候。

几个人对着苏寒恭敬一拜,便立刻忙碌去了。

这一次,他们要让蛊医协会付出代价,严厉整治!

苏寒坐在那,像一位得道高人,身气势十足,高处长站在一边,也显得有些拘束。

越是跟苏寒呆得久,越是能感觉到苏寒的不凡。

高处长的脸,有一丝疑惑,几次张嘴,欲言又止。

“有什么想问的说。”苏寒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。

“苏先生,我有一个疑问,想冒昧问一下,”高处长讪讪笑了笑,偷偷看了苏寒一眼,见他点头,这才问道,“刚刚我看到您为他们解除蛊虫控制,并没有抽巴掌啊……”

站在一边的院长跟护士,脸更是绷得紧紧的,差点没笑出声来。

“你的意志力是他们最顽强的,普通的蛊虫根本控制不了你,所以解除的方式也不一样,”苏寒脸色不变,认真看了高处长一眼,一本正经道,“高处长,这点,我很佩服你啊。”

高处长一听,苏寒夸自己意志力顽强?怪不得帮自己解除控制的方式不一样,原来是自己特殊啊!

“多谢苏先生夸奖,我这是去调查故意协会的人!”高处长一拱手,满面红光,显得兴奋不已,立刻转身离去。

院长跟那个小护士,都已经快要憋出内伤,可苏寒依旧脸色平静,仿佛说得跟真的一样。

外头,挂号窗口,突然传来一声惊呼。

“是那些被打断手脚的蛊医,他们怎么也来医院挂号看病了?”
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