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到蛊医,就连那个司机也都愤慨不已。

他的家境算是还过得去,可给孩子看一场病,几乎都用光了存款,若非偷偷去医院找了大夫,从百草园寨子里拿了一些药草,自己的孩子恐怕命都没了。

“那些蛊医很坏,现在不允许任何人靠近百草园寨子,更不许用他们的药草,真是太过分了!”

司机怒骂着,“我们这些普通人,根本就没有办法。”

哪怕有人知道蛊医不是好人,其他医生也能帮人看病,可根本就没人敢忤逆蛊医协会。

因为这些人,无恶不作!

苏寒点了点头,看来这些蛊医协会的人,已经不只是借着行医的幌子大肆敛财,更做不少天怒人怨的事情。

“苏先生,这些家伙真不是东西,竟然都没人管么?”

铁炮咬牙,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过分的事。

“那些能管的人,可能都被他们控制了。”

苏寒微微皱眉,蛊医手段邪异,尤其是用蛊虫来控制人的行为,更是让人反感。

看来,这蛊医协会不解决,南疆这片地区,就难以安定。

那司机开车送苏寒他们到了附近最大的医院。

“这钱我不要了,只希望你们真的可以帮到大家!”司机见铁炮要取钱给自己,立刻拒绝,“我对那些蛊医,也是恨之入骨,巴不得他们滚离南疆啊。”

他招了招手,便开车离开:“你们有需要用车,随时给我打电话!”

苏寒感觉得到,这司机心里对蛊医的怨气,可不是一般的大。

足以见得,这些蛊医有多么招人恨。

医院里,来看病的病人寥寥无几,甚至感觉过去,敢来医院看病的,都是已经被逼上绝路,毫无希望的疑难杂症患者。

他们的眼神,也都是灰暗的,没有一丝神采。

正是这样得了疑难杂症,已经完全没救的人,那些蛊医才“放过”他们,不压榨他们的钱财,任由他们自生自灭。

这种重症、绝症,再来医院,就算是这医院里最好的医生,也无能为力啊。

这样便是恶性循环,蛊医那边能治好,而医院这里,却总是治不好病。

绝症,谁能有办法呢?

苏寒带着铁炮走了进去,大厅里连个护士都没有,导诊台空空荡荡,根本就没有需要问询的病人。

铁炮好不容易抓到一个路过的医生,两人才问到院长的办公室在哪。

“你们这些庸医!”

“还我们的钱来!”

“你们怎么跟蛊医大师们比,他们能治好病,可你们却怎么都治不好!”

院长办公室门口,围了不少人,用力敲着那已经用钢板加固的门。

那骂骂咧咧的声音里,满是绝望和愤怒。

他们本身就没有带着希望来医院,完全是走投无路,可真正绝望之后,这一切的愤怒,全部都算在医院的头上。

办公室的门被砸得砰砰响,吓得里面的院长,就连逃离都没机会。

“院长跑了!”

铁炮突然大喊了一声,指着空荡荡的楼道便追跑了过去,“他刚刚从那逃走了!”

他一跑,门口那一群人,全部都跟着冲了过去。

苏寒趁机敲了敲门,见那院长依旧不敢开门,他也懒得浪费时间,伸手用力一拍,门直接被他推开。

躲在办公室里的院长,浑身一颤,见门被砸开,惊恐大叫了一句。

“这不关我的事!不关我的事啊!”

苏寒轻轻掩上门,看了那院长一眼,微微皱眉:“你是院长?”

那院长看了苏寒一眼,见只有他一个人,而且看过去,不像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人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你是?”他依旧有些迟疑,紧张地看着苏寒。

“我是一名医生,中医,”苏寒看着院长,“你们医院的情况,我看到了,很痛心,没想到救死扶伤的医院,会变成这样。”

“你是中医?”院长脸色一变,忙道,“那你赶快离开,要是让蛊医协会的人知道,你就走不了了!”

苏寒心中微微点头,这院长看来还有些善心。

“我见过他们了,”苏寒淡淡道,“他们不敢招惹我。”

蛊三中的死,就是给他们一个提醒,胆敢乱来,苏寒绝对不会有半点客气!

院长一怔,苏寒说蛊医协会的人不敢惹他?

这是开玩笑吧?

“你真的是中医?”院长有些不相信,苏寒太年轻了,他印象中国的中医,都是一些老家伙。

哪里有这么年轻的中医啊。

“如假包换。”苏寒淡淡道,“我是京都国医堂的中医专家,你如果不信,可以上网查,上面有我的身份认证。”

见苏寒一本正经的认真模样,院长将信将疑,立刻打开电脑查询起来,当看到官方网站上,苏寒的照片和认证,他顿时惊呼起来。

“你真的是中医专家?可你怎么这么年轻!”

苏寒笑了笑:“谁说年轻人就不能是专家了,院长你这是偏见。”

院长一阵不好意思:“可你来我们医院做什么?你这种专家,我们医院也请不起,更不敢请啊。”

京都国医堂的专家,那放在全国也都十分有份量的,在他们医院,万一出事,那可就完了。

他这个院长,可承担不起。

“你们医院现在这个样子,毫无公信力,甚至没有多少病人信任你们,还需要医生做什么?”

苏寒忍不住道,“院长,难道你希望一直这样下去?你也是一名医生,可被人质疑,污蔑的感觉,好受么?”

院长眼睛红了起来,抓着头发,满脸都是无奈。

“我没办法……我没办法啊!”院长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,“你也看到了,那些蛊医协会的人,把能治的病人都抢走,而那些疑难杂症,绝症的病人送我们这,我们治一个死一个,谁还敢相信我们啊?”

院长急得眼睛都红了,多少医生都被赶走,甚至是被打跑的,谁还敢来这里当医生啊。

他话音刚落,外头又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伴随着更为凶狠的骂声。

“那个骗子,院长就是办公室里,别让他跑了!”

“打死他!打死这个骗子!”

“他们就是刽子手!”

听到那一声声斥骂,院长脸色大变,可门都已经被苏寒弄坏了,他现在冲出去也逃不了啊。

“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”

苏寒看了院长一眼,转身走到门口,见那一群人红着眼睛冲来,朗声道:“你们的病,我能治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