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雨蔓用枕头盖住自己的脑袋,难过不已,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何难过。!

姐姐跟姐夫真正在一起了,他们幸福美好,那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么?

自己有什么好难过的呀。

可……

心里怎么空荡荡的,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呢,那微微的失落和委屈,根本压抑不住。

那种感觉……像是失恋了一般。

而苏寒,更有些不明所以。

他摸着脑袋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这一夜的温柔,让他今生都难忘,乔雨珊那娇羞的模样,还在他的脑海里,久久不肯散去。

哪怕现在再回想起来,苏寒也仍旧感觉自己的身体,有些欲罢不能。

他没有把乔雨蔓的反应放在心,这个小姨子,从来不正常,行事想法哪里有那么容易琢磨清楚。

苏寒一番洗簌,这才爬床,准备好好休息休息。

刚躺在床闭眼睛,一丝困意便袭心头。

苏寒自己都没察觉,以他的体质,会如此困倦,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啊。

自从他修炼了,体质强悍,只要运转玄气功,什么疲劳都会一扫而光,哪怕几天不睡觉也行。

可跟乔雨珊交融之后,苏寒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变得十分沉重,没一会儿便睡着了。

睡梦之,脑海里隐隐错错浮现天经里的经,从地之卷关于医术那一篇章,随之是风水地术的内容,再然后是人之卷,玄气功的经……

像是在放电影一般,苏寒将整部都回顾了一遍。

那些经,仿佛烙刻在他的血液里,每一个字符,每一行经,都再熟悉不过。

突然间——

一个字,如黄铝大钟,突然猛地震动,浮现在苏寒的脑海。

“临!”

自己刚得到的那一页经书?天之卷的那一页经书!

睡梦的苏寒,眼皮也猛地颤抖一下,下意识地坐了起来,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。

苏寒双腿盘坐,手指弯曲,结出一个怪的印,没人看得懂这个手印是什么意思。

恐怕连苏寒自己也不知道。

此刻在他的脑海里,那个“临”字,浮浮沉沉,周围便是那一页经书的经。

“炼精化气,虚实相合……”

繁杂的经,如那阵阵神音,在苏寒的脑海里回荡着,一遍又一遍,不断循环。

房间里很安静,若是有外人在这,恐怕还会觉得诡异!

苏寒一个人坐在那,手指掐着手印,看着的确有些怪,但若是有武道高手在边,恐怕都会震惊。

苏寒的身体表面,一丝丝玄气浮沉,看过去像是朦胧的雾气,一般的武道高手哪里做得到这一步。

算是宗师境界的洪千山,也绝对做不到!

武道之路,明劲层次从入门、小成、大成到宗师,而暗劲层次,从练精化气、练气化神到练神还虚,才算是真正踏入武道之路。

而后的道路,更是遍布荆棘和坎坷,想要青云直,又岂是那么容易的?

现在的苏寒,也不过还在化气阶段,距离那真正的绝世高手,还有很远的路要走。

苏寒安静坐在那,掐着手印,紧紧闭着眼睛,没有发出一丝声音。

这样足足持续了一早,他才缓缓睁开眼睛。

在苏寒睁开眼睛的瞬间,那双眸子,竟然隐隐有一丝光芒激射而出!

清澈明亮的眼睛,让人看一眼,都容易沉醉进去。

“临字诀,真的好神。”苏寒满脸惊喜,连他自己,也都为这种机缘而感慨。

“天之卷跟其他两卷,完全不同啊。”苏寒心激荡不已,“这一页经书,是临字诀,临,那不是灵?”

苏寒忍不住笑了起来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他伸出手掌,用力握了握,不禁更是诧异起来:“玄气功又有了突破?”

他的猜测并没有错,这玄气功的进阶和突破,是建立在跟女人欢愉之,阴阳交融,让体内的玄气更是变得浑厚。

跟乔雨珊*愉,让此刻的苏寒,神清气爽,整个人都精力充沛,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。

他跳下床,活动了下,这种感觉更是强烈。

苏寒知道,这或许跟这临字诀有关,果然玄妙啊,而师父老道人说过,自己的身世之谜,也在这部之。

得到临字诀,这只是第一步而已,自己还需要努力啊。

看了看时间,这都已经大午了,他不禁摇头苦笑,自己这一练功,是一早啊。

换了衣服,苏寒便迈步走出房间。

刚好,乔雨蔓也走出了房间,她看到苏寒,脸已经没有了伤心难过,好似早什么事都没发生,又恢复到那一脸没心没肺的模样。

“嘻嘻,姐夫你醒啦?”

乔雨蔓看着苏寒,眼神里闪过一丝难掩的失落,哪里能逃过苏寒的眼睛。

“嗯,准备吃午饭了。”苏寒看着乔雨蔓,想安慰两句,不等他开口,乔雨蔓已经背着双肩包下了楼。

“我还得去玄气公司忙唱片的事,不陪你们吃饭了!”

乔雨蔓人已经跑了出去,声音才飘回来。

这丫头昨晚几乎熬夜了一整夜,现在又跑出去工作?这也太拼了吧。

苏寒不禁皱眉,这样下去,乔雨蔓的身体可会吃不消的。

算了,还是回头让乔雨珊劝劝她,算有自己的音乐梦想,那也要量力而行,不能过犹不及啊。

他走下楼,吴妈已经做好了饭。

“姑爷,今天你一个人吃饭啦,老爷跟董老爷子一起出去旅游了,这几天都不回来,大小姐忙工作,午在公司吃了,”

吴妈也有些心疼,无奈道,“连二小姐,现在也拼命工作,她啊,只是不想输给大小姐,也想做出自己的成绩来。”

她活了这把岁数了,怎么会看不出来呢?

乔雨蔓虽然还小,可也已经过了成人礼,自己的姐姐那么优秀,甚至在海东省都远近闻名,她这个做妹妹的,压力也大,也想做出成绩来证明自己啊。

苏寒心一动,突然想到早乔雨蔓的反应。

这丫头,给自己太大压力了,他并不知道,乔雨蔓心里还有别的原因。

他愣在那,吴妈喊了他两声,才反应过来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苏寒笑着,也没有多说,“回头我跟她说说。”

他刚坐下,还没吃两口,手机便响了起来,苏寒低头一看,是个陌生号码。

刚接通,那边便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:“苏先生,我是老张啊,出大事了!”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