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一口气,施展鬼门十三针,迅收回了食指,看过去就好像是在点穴一般。

老吕的媳妇,都看呆了,这是什么治病的方法,也太奇怪了吧?

她正忍不住开口质疑,却见老吕咳嗽一声,睁开了眼睛。

“老吕!老吕你可醒了,吓坏我了!”老吕媳妇哭喊了起来。

老吕睁开眼睛,看到张老,忙要坐起来:“张老,我这……”

“是苏寒救了你。”张老指着坐在一边的苏寒笑道。

老吕媳妇也忙点头,哪里还有一丝质疑:“对对对,就是这个年轻人救了你,可厉害了!”

两夫妻连忙跟苏寒道谢,这么年轻的小伙子,就有这样的医术啊,老吕这病可是有些日子,差点没撑过去啊。

苏寒只是笑笑:“没事了,你们好好休息。”

老吕点点头,再三道谢,这才转头看着自己媳妇:“老婆,给我倒点水,我口渴。”

老吕媳妇正要去倒水,却被苏寒拦住。

“等等,你们这水,不能喝。”

苏寒一本正经道。

看几人满脸诧异,他继续道,“你们这水,被污染了,有毒。”

张老一听,顿时明白过来,怪不得这村子里的人,都或多或少身体有问题,而且他们的脸色蜡黄,看过去就不健康。

“我们的水有毒?”

老吕夫妇吓了一跳。

苏寒点了点头,“不过你们放心,这种毒还不足以致命,只是长期食用的话,对身体不好。”

他转头看去,村主任正搬着他车里的那一箱矿泉水来。

“先喝矿泉水吧。”

苏寒让村主任给老吕拿了两,让他先喝矿泉水解渴,村子里的水,是暂时不能喝了。

听到苏寒说村子里的水有问题,村主任脸色都变了。

“这怎么可能呢?我们村子里的水,可都是山上的泉水,喝了几十年了,没有出过问题啊!”

村主任不太相信,可见苏寒的表情,刚刚又见识了苏寒那神奇的医术,此刻也不敢打包票了。

“你们的水的确有问题,否则整个村子都受影响,又会是什么原因?”

苏寒看着村主任道。

村主任一听,便要出去告诉村民,先不要喝村子里的水,被苏寒拦住了。

“你现在去说,不是让大伙儿担心么,也不差这一天,先把污染源找到再说。”

苏寒摇着头道。

现在去跟村民说水不干净,他们还不得慌乱起来,他确定这些水不致命,影响没那么大,但也要找出原因来才行。

村主任此刻也不敢再说什么,只能听苏寒的了。

这个年轻的医生,跟他印象里的那种医生,似乎完全不一样的,感觉过去,更像是江湖术士。

“苏寒,这里是山区,没有重工业,怎么会被污染呢。”张老也有些不明所以,忍不住开口道。

苏寒笑了笑:“只要是脏东西,都会污染水,未必就要是工业废物。”

他转头看着李婉儿,“你之前去过哪里,现在带我去。”

李婉儿点头,知道苏寒已经找到了原因,自己昏迷的地方,可能就是那污染源头。

她也没有耽误时间,立刻带着苏寒跟村主任他们,朝着后山而去。

这个村子并不算大,但村子背后却是连绵起伏的山脉,山势陡峭,气势非凡!

以苏寒对风水地术的理解,这里的地形,可不太一般啊。

《天经》里地之卷关于风水地术的经文,是跟医术在同一篇章,自然也有些联系。

二者相通,也相辅相成。

“就在前面,我就是在前面昏迷,被人带回来的。”李婉儿指着前面一处清泉口。

当时他们找药材走到这,口渴便想喝点泉水,村民也说了,这泉水他们喝了几十年,从来就没有问题。

可李婉儿怎么就昏迷了呢。

苏寒没说什么,走了过去,站在那清泉口边,微微皱眉。

他的眼睛扫视周围,脸色更是凝重起来。

张老跟村主任站在一边,不敢说话,生怕打扰到苏寒。

苏寒看了一圈,这才转头看着村主任:“你们这山泉的源头在哪?”

“在山上呢,前两个月下了大雨,造成山体滑坡,差点堵了呢,”村主任赶紧解释起来,“我带你们去!”

苏寒点了点头,带着张老和李婉儿,跟着那村主任一直上了山。

到了那山泉的源头,苏寒认真观察起来,山泉拳眼周围的石壁上,已经裂开了一丝丝痕迹,有不少水滴渗透出来。

虽然看过去,这些水滴一样透明,感觉过去很干净,但苏寒知道,这泉水被污染的原因,就是这了。

“这石壁后面有东西。”

苏寒认真看了之后,才开口道。

村主任顿时诧异起来,苏寒这只是看一眼,就知道石壁后有东西?

张老跟李婉儿,也不太明白,石壁后面能有什么东西。

“这石壁上的土就是被大雨给冲掉的,以前我们也没见过这石壁,还有这些裂缝,更是都没出现过。”

村主任开口道,“那要不要我把石壁砸开来?”

苏寒摇了摇头,伸手一挥,一道玄气迸,将那些粗糙的石壁上的土渣全部震散了。

顿时,一些奇怪的文字便露了出来。

众人顿时脸色大变,尤其是张老,认得这些篆书,忍不住惊呼起来:“这石壁背后,竟然是一个墓!”

他一喊,村主任吓得腿都软了。

泉眼背后的石壁,竟然是坟墓?开什么玩笑啊!

苏寒认真看了一眼,石壁之上的文字,他并没有认真看。

但他知道这石壁之后,的确有坟墓,苏寒利用风水地术,看了这边的山势,也现这里跟地之卷中,风水地术那块经文描述的场景很像。

这样的地方,很适合墓葬,此刻苏寒的心里也十分震惊,没想到《天经》地之卷中关于风水地术的记载,竟然如此玄妙!

张老确认过之后,才继续道:“的确是坟墓,但没写墓主的名字,恐怕是那场大雨冲坏了山体,把这石壁弄裂了。”

苏寒口中所说的污染,恐怕就坟墓里的东西影响了水质。

看苏寒的表情,似乎早就知道这石壁之后是一个坟墓,张老心中对苏寒,不免更加敬佩起来。

能有如此眼力之人,可不仅仅只是在医术上有极深的造诣啊!

“我得立刻上报,这事可大了。”村主任有些紧张起来。

苏寒没说什么,只是看着那石壁下方,一行经文呆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