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就好了?

苏寒明明什么药都没用,什么针也没打,不打针不吃药,就治好了?

李婉儿刚刚还躺在那,高烧昏迷着,让他们担心不已,现在哪里看得出有事,活蹦乱跳,眼睛比自己的还有神。

村主任摸着自己的心口,好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,用力喘着气,让自己不要紧张。

就连张老也禁不住叹一口气。

“还好,你小子来了,不然我这心啊,都悬着放不下来。”

庆幸李婉儿没事,张老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苏寒的手段,的确让人看得不是很明白,饶是他对中医也有些了解,毕竟跟许老搭档那么多年,可苏寒治病的方式,他从来就没见过。

反而,让他有些诧异。

“现在没事就好。”苏寒点了点头。

他看着李婉儿,心里也一阵后怕,要是来迟了,恐怕还真是危险了。

“我怎么会中毒呢?”李婉儿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“这个还要问你自己呢。”苏寒没好气道,“你是不是去了什么地方?”

苏寒问的是去什么地方,而不是吃了什么,喝了什么,让张老不禁心中一动。

他转头看着村主任,忙道:“主任,你先去看看那边的情况,苏寒来了,那些村民的问题,应该也能想办法解决了。”

村主任愣了下,随之忙点头:“好好好,我这就看看去!”

见村主任离开,张老这才小声问道:“苏寒,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
李婉儿也是一脸诧异,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中毒,她是个护士,绝对不会乱吃东西,很注意卫生和安全,怎么可能会中毒呢。

“张老,中毒未必就是因为吃了有毒的东西,或者吸入有毒气体,还有一种中毒,叫做环境中毒。”

苏寒看着张老,认真道,“婉儿应该是去了什么不干净的地方了。”

不干净三个字,让张老更是心中一动,苏寒用了黑狗血,他就感觉有些奇怪。

一般人治病抓药,哪里有用黑狗血的。

反倒是他听过的一些传闻,一些奇门药方,才用这等奇怪的东西。

只是这些不都是已经被科学论证过,毫无科学根据的么。

“张老,我们人啊,”苏寒见张老那诧异的模样,伸手指着天和地,认真道,“对这天地,要心存敬畏!”

张老神情一变,重重点了点头。

对天地要心存敬畏,苏寒说的一点都没错,他活了大半辈子,对这句话更是理解得深刻。

很多东西,未必就是科学能解释得清楚的。

“婉儿这中毒……”张老还是有些疑惑。

苏寒口中所说的环境中毒,是什么意思?

这跟普通的疾病似乎完全不同,他根本就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“张老,有的东西没法跟你说得很透,但我相信你能理解,”苏寒笑着道,“这属于我们中医的范畴,甚至说是比中医还更高一个层次的范畴。”

苏寒也不想解释得太多,张老毕竟是西医,若是许老在或许还能说得清楚。

当下最重要的可不是解释这个。

“我没去哪呀,只是跟着村民去了他们的山里,想找一些药材,哪里知道突然就晕倒了。”

李婉儿也诧异不已,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。

苏寒点了点头,问道:“这村子里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

刚刚看张老让村主任去查看情况,显然这里的问题还不小,李婉儿晕倒,这本就不是一件普通的事。

若非自己现在掌握《天经》地之卷中的风水地术,还真是看不出来了。

“的确,有些问题,我也还没找到原因,你来了或许就能找到了。”

张老笑了笑,有苏寒在这,他这个老头子,心里可都安定了许多啊。

苏寒点头,也没再多说什么,给乔雨珊打了个电话报平安,让她们不要担心,便安静等着村主任而来。

看着李婉儿那一脸内疚的样子,还觉得是自己影响了苏寒,可能还耽误苏寒处理别的事情了。

苏寒忍不住刮着她的鼻子:“想什么呢。”

“怕你不高兴嘛。”李婉儿哼了一声。

“你要出事了,我就不是不高兴,是要哭了。”苏寒没好气道,“雨姗她们都会责怪我没照顾好你。”

李婉儿吐了吐舌头:“这不是没事么。”

她也知道这次很危险,要不是苏寒来得及时,还不知道后果会变成什么样呢。

“张老!张老!”

话正说着,村主任急急忙忙跑了进来,满脸急色,“不好了,不好了啊!”

他神色慌张,忙跑了进来,大口喘着粗气:“老吕快不行了!”

张老脸色一变:“苏寒,我们走!”

苏寒点头,也没再多说什么,立刻跟着村主任他们离开。

那村子算得上偏僻了,要不是张老他们义诊活动来到这里,他们平时看个病,也都只能来乡镇上这个简陋的卫生所看看。

苏寒带着李婉儿赶回那个村子,一路走来,他都在认真观察这里的地形和山貌,心中不免有些猜测。

村子里有不少人,他们的脸色看起来都有些蜡黄,显然身体内部是有些问题。

苏寒他们快到了老吕的家中,见那床上老吕躺在那,呼出的气都已经变得十分微弱。

“我来看看。”

不等张老开口,苏寒已经走了过去。

老吕的媳妇一见苏寒这样年轻的小伙子要去帮老吕看病,顿时着急起来。

“张老,可不能乱来啊!”

“你别瞎说,这位苏寒医生,医术很厉害!”村主任忙解释着,把老吕媳妇拉开,“张老都说了!”

张老也点了点头,“没错,你可以相信苏寒,放心吧。”

苏寒没理会他们,伸手搭脉,很快便查出了问题,他转头看了村主任一眼,把车钥匙丢带村主任,开口道:“你回卫生所,把我车上后备箱里的矿泉水都拿来。”

村主任愣了一下,也不敢耽误,接了钥匙,又急急忙忙跑了出去。

说着,苏寒便伸出手指,并指成剑,一道道玄气浮沉,在老吕的身上点了起来。

“这还得用上薛老的鬼门十三针了。”

苏寒心中暗道,攻邪学派的鬼门十三针,对付这种病症,效果最好!

只是他的针,是气针,以气御针,施展鬼门十三针!

苏寒的动作一气呵成,那行云流水的样子,就算是薛老在这看了,也都会忍不住赞叹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