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!

他们只觉得苏寒是疯了!

就算想出风头,也不是这样出风头的吧?难道不能见好就收,非要丢人么?

别说台下那些人,就连陈老跟温如军等流派代表,也都愣在那,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

苏寒这不是开玩笑吧?

这大话说出来,可就收不回去了。

看得懂是一回事,能理解又是另一回事,还能推演出来缺失的那样一针,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不可能。

苏寒这吹牛吹大了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,若是能办得到,那薛老不是早就自己推演出来了么?

哪里还需要等到苏寒这个年轻的小子来,这不是说薛老根本比不上苏寒么。

苏寒依旧一脸认真,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。

“我认为,这第十一针,应该就是连接第十针跟第十二针的过渡针,缺少这一针,明面上看似乎影响不大,但对效果而言,差别很大。”

他看着薛洋,一脸诚恳,笑道:“当然,我是有这种想法而已,鬼门十三针是薛老你的看家本领,我只是一个晚辈,断然是不敢轻易冒犯的。”

苏寒若是要动手,那自然要征得薛洋的同意,否则,他随意去推演,那就的确算是不敬了。

此刻,薛洋哪里有考虑到那么多,他颤抖着嘴唇,一双眼睛都快要爆出眼眶,连忙快步走到苏寒跟前,忍不住道:“你真能推演出这第十一针,帮我完善这鬼门十三针?”

饶是薛洋觉得苏寒说的话就像是做梦,可他还是希望这是真的。

这鬼门十三针缺失一针,这些年也一直让他很遗憾,如此瑰宝,却不是完整的,就算他再精通,想传给后人,也都只是残缺。

薛洋不是没想到自己来推演,补充这缺失的第十一针,可都失败了啊,饶是他的医学造诣极高,可也做不到。

眼前的苏寒,虽然年轻,但接连给他震撼,更是只通过看自己行针,便能判断出缺失一针,这种能耐,他自认比不上。

薛洋期待地看着苏寒,眼睛微红,此刻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,连忙拱手道:“若是可以,还请小友帮我老薛这个忙!”

这鬼门十三针若是可以完善,那对他攻邪流派来说,绝对是一件大事!

苏寒点了点头,也拱手道:“既然薛老信任我,那我便试试。”

全场再度沸腾了起来,他们这次来,可真是长了见识,哪里会想到,横空出世一个妖孽一般的年轻中医,竟然连薛老也都客客气气拱手行礼?

见苏寒走到薛洋刚刚针灸的老人跟前,众人的眼睛都看了过去,目不转睛,生怕会错过任何一点细节。

“老人家,刚刚薛老为你行针,本已经可以治好你的病了,但我的办法,或许可以让你好得更快,不知道我能否试一试。”

要行针,苏寒自然要征得老人家的同意。

那老人看了自己儿子一眼,随之点头,笑道:“我这条老命,本来都不抱什么希望了,既然能有幸得治,再多扎几针又算得了什么。”

他看向苏寒的眼神,也满是赞叹,没想到能遇到这样年轻的神医,自己就算是帮个忙,也没什么。

“小伙子,你尽管动手!”老人家伸出双手,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

苏寒笑了笑,点头道:“那就多谢老人家了。”

薛洋忙走了过去,将自己的金针取了出来:“我的针借你吧。”

苏寒摇了摇头:“无妨,我自己有针。”

薛洋愣了一下,没想到苏寒也精通针灸啊,怪不得能看出自己鬼门十三针的缺陷。

不等他开口再说话,薛洋看到苏寒手指那浮浮沉沉的气针,整张脸都涨红了起来!

“气针!以气御针!”薛洋几乎是喊出来的,瞬间感觉自己血脉喷张!

这等手段,就算是他,也没有啊!

这小子,太逆天了吧!竟然还会以气御针?薛洋的眼里满是震撼,看向苏寒的眼神,更是完全不同。

温如军等人也都瞪大了眼睛,他们这些老头子,哪里不知道以气御针是多么高明的手段,他们中根本就没人会,没想到,今天竟然在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身上看到了。

温如军转头看着陈老,见他一脸得意的模样,忍不住笑骂:“你这老陈头,早就知道了吧?也不事先跟我们说说,是想故意看我们出丑是不是?”

若是早知道苏寒有这等手段,谁还会反对他进入协会,成为中医专家?

他完全有资格!

“乱说,我哪有,苏寒这小子很谦虚,他来只是想跟你们学习交流的,”陈老也叹了一口气,有些无奈道,“可我觉得啊,是我们该向他学习啊!”

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长江后浪推前浪啊!

众人不再说话,屏气凝神,全部都盯着苏寒在看,这等鬼斧神工般的手段,已经看呆了众人。

苏寒手指以捻,便有一道气针浮浮沉沉,他眼神犀利,光芒奕奕,手指一抖,便精准刺进穴道——

跟刚刚薛洋为老人家行针的位置一模一样!

甚至就连力度和深度,也都毫无差别。

薛洋深吸着气,伸手捂着自己心口,生怕自己太过激动而突然晕过去,苏寒只是看了一遍,就学会了自己的鬼门十三针?

他可是精研了几十年才到这种地步啊!

“中医界的天才啊!”薛洋心中喊着,喉咙都已经干,他不敢再有丝毫分心,认真看着苏寒一针又一针走这。

越是靠近第十一针,他的心跳得就越厉害。

苏寒的鬼门十三针,的确不如薛洋,拿捏得没有薛洋那么到位,但即便如此,也已经足够让人惊叹了。

他认真盯着穴道,以气御针,手指间的气针,浮浮沉沉,精准无误!

所有人都盯着,眼睛连眨都不敢眨。

“第九针!”薛洋喉结划动,那种兴奋和期待,就写在脸上,“第十针了!”

他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,看着苏寒那行云流水般的行针手法,仿佛比自己行针,还要让人振奋。

薛洋盯着苏寒抬起的手,整颗心脏也跟着剧烈跳动起来,他的眸子里,这一刻只有苏寒的手,只有苏寒手里那根气针!

苏寒眸光如电,盯着手臂上的穴位,高抬起来的手,突然猛地向下刺去。

“第十一针,就是这里!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